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谁的儿子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96 2020.01.03 08:06

  “你瞎说什么呢,这孩子……怎么淋成这样了,快去洗澡。”秋梅背对着秋果果,在她说话之前,有什么东西好像掉在了地上。

  “妈,你不要躲避问题,请现在就干干脆脆地回答我。”见到母亲的反应,秋果果的心悬了上去。

  “妈没有躲避问题!你现在淋成这样了,快去洗洗,否则会生病的!以后一定要关注天气!”秋梅理直气壮地说谎。

  “妈,你回答我一下,我立马就去洗。”秋果果说着,眉间微皱,手心朝上,手臂向前。

  “你……你先去洗……出来之后,我再跟你说。”秋梅行缓兵之计,并摘下自己的灰白色围裙。

  秋果果思忖片刻,决定听妈妈的话。

  在秋果果洗漱的间隙,秋梅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地踱步,她强烈地感觉到:稍后自己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有可能埋下一颗炸弹!

  果果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呢?司千里找她了?还是只因为果果看到了那张照片……这些疑惑,秋梅想不明白。

  “妈,我出来了。”秋果果的声音吓得秋梅肩膀一抖。

  秋果果敏感地捕捉到了母亲的这一反应。

  “妈……”她有点害怕明白真相,如果司千里真的是她的爸爸,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和妈妈是被抛弃的人……

  “果果啊……”秋梅缓缓转身,与女儿四目相对,“妈,和你司叔叔,的确处过对象,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说着说着,秋梅低下头,目光不敢触及人的眼睛。

  “噢……妈,你还爱我的爸爸吗……”母亲的躲闪令果果心下一沉。

  秋梅抬起头来,眼角的皱纹挤得像蒲公英的一角,她看着女儿,“我,已经不爱他了,所以,很少向你提起他,我不愿意提起他……果果,你今天为什么会突然问妈这些……谁跟你说什么了?”

  “是的。我在医院跟你提过的,那个我本来不认识的阿姨,她告诉我,司叔叔是我的……我的亲生父亲……”秋果果诚实地全盘托出,是想换来母亲的坦诚相待。

  秋梅听后,她的身子有一瞬间的不稳。还好她及时扎住了脚,身体才不至于倾斜下去。

  “那个阿姨说的是真的,对吗。”秋果果的声音微微发颤。

  “不对!怎么会对!一切都不对!你快去休息,别胡思乱想!你是陈朋裕的闺女!”秋梅睁大了双目。

  “妈,你的一连串反应已经出卖了你……”秋果果一阵心疼。

  “不,没有,告诉妈,那个阿姨是谁,那个女人是谁!”秋梅心里生出一股羞怒。

  “她说她是司叔叔的老婆……妈,她还说司叔叔病入膏肓,命不久矣……”

  秋果果心想:如果妈还在乎司叔叔,她应该会在说话时露出担心。

  秋梅愣了一会儿,扶额,闭目,“你别说话,别说话,我给你爸爸打个电话,让他来告诉你,你到底是谁的女儿……”

  打通电话之后,秋梅先把事情大致告诉了陈朋裕。

  陈朋裕淡然处之,对果果说:“果果,不认识的人说的话,信她干什么,我就是你爸!如果我不是,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我想一定是司千里恨不过我娶了你妈,故意找人来挑拨我们的关系!什么亲子鉴定,肯定是忽悠你的!你要是还不信,明天,爸跟你一起去医院做一份!”虽然事发突然,陈朋裕已经想好了不易穿帮的对策——瞒着果果,用自己和儿子的鉴定结果来过关。

  幸好儿子在这边上大学。

  “好……爸……打扰你休息了,早点睡,晚安。”秋果果的心依然像钟摆一样摇啊摇。

  不过,她定了定神,上前握住了母亲的手,“妈,还请你不要生我的气,我也是很困惑,想要一个答案。而且刚刚看你那些反应,我……”

  “别说了,去睡吧好吗。让我一个人静一静……”秋梅抽回自己的手,背过身去。

  第二天一大早,当陈朋裕提出要跟儿子做一份亲子鉴定,以此来骗取秋果果信任的时候,牛佩琪端着牛奶的右手一抖,餐桌差点被染湿。

  “你怎么了,没事吧?”陈朋裕咬着土司片问。

  “没事,就是,手腕突然一麻,可能,可能是因为昨晚的睡姿不好……”牛佩琪吞吞吐吐地回道。

  “以后睡觉的时候注意。等会你给儿子打电话,让他请假半天回来吧。”

  “朋裕,我们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牛佩琪的音调越来越低。

  “帮人帮到底,这样一来,果果那边就不会再怀疑了。”陈朋裕吃完了土司,喝起了牛奶。

  “可是孩子学习也很重要啊,听说路灿最近有一个考试……要不,让路珍回来?”牛佩琪底气不足。

  “耽误不了多少功夫,我相信儿子也是乐意的,路珍上初三,学习压力不是更大?再说,路珍又没在这边。怎么啦,你不愿意我这么做?”

  “没有没有,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她勉强扯出一抹微笑。

  陈朋裕听完微微一笑,用自己的手心盖住她的手背,“你真是我的好老婆。”

  牛佩琪的心境已经混乱得不堪一击,也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是丈夫的妻子。

  她隐瞒了二十年的秘密,再也瞒不下去了吗?

  不!她不能让秘密见于天日!

  吃完早饭,陈朋裕下楼去散步,牛佩琪没有一起去,等他走远,给儿子打了电话。

  “儿子,如果你爸今天打电话给你,让你请假,你就跟你爸说你生病了,今天请不了假,在医院……不不不,你不能这么说,你就说今天你请不了假。”

  “妈,怎么了,你为什么让我这么说啊?”正在操场跑步的陈路灿停住了脚步。

  “我是为了你好。别问这么多,听话,啊。”牛佩琪已经在忍耐自己的焦虑。

  “这样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推了明天,还有后天、大后天。爸爸是想让我做什么?”

  “……儿子,你让妈怎么向你开口……”

  “妈,我长大了,能扛住事!”陈路灿淡定地说。

  牛佩琪咬了咬下唇,目光不见丈夫回来,安了心,左手挡在下巴旁边,低声说:“孩子,其实,你不是你爸爸的亲生儿子,是我太自私,没跟你爸说实话……你爸爸今天要带你去做亲子鉴定,不是因为怀疑我,而是为了帮别人……事已至此,我不想再瞒你……”

  陈路灿那边寂静了许久,吓得牛佩琪屏住呼吸,不敢再多说一句。

  “那,我是谁的儿子……”这一问,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