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精神损失费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090 2019.12.02 08:05

  秋果果精神放松下来,坐到医院走廊的蓝色椅子上。

  “小姐……”水望川走到她面前,蹲下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

  因为自己亲身经历,所以他是有神主义者,他的灵魂深处,还再为这场相逢震颤。

  眼前这个女孩子,真真切切是他的转世,虽然容貌性别都跟他天差地别,不过,这不也是转世轮回的神奇?

  这一世,他不再是重病缠身的富家公子,而是叱咤风云的上**英,他会好好善待五百年后的自己,让她也变得优秀而富有魅力。

  秋果果这会儿才仔细看了水望川一眼,心想还得谢谢人家呢。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人和自己之前好几回梦到的男人好像!去掉发型和服饰,根本就是一个人嘛!

  “你……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秋果果突然觉得害怕,自己为什么会做那么奇怪的梦。

  “我见过你。”水望川没有说他调查过她。

  “……见过我?你确定?”

  “为什么要确定呢?以前见或不见,与今日无干。今天我的车差点撞到你,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歉意,我想给你五十万。”水望川的笑意一直都在。

  “五十万!?”秋果果吃惊得站起来了。

  秋果果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某天能有五十万。

  “这,这个……先生,我不能要你的钱……还有……你站起来吧……”

  一高一低的,她觉得别扭。

  水望川优雅地按着膝盖站起来,“这是你应得的,是我给你的精神损失费。”

  “啊?……不行……太多了吧,再说,是我自己没注意红绿灯,我也有责任,这事不能全怪你……我现在没事,也没受什么伤,不能要你的钱。”秋果果连忙摆手。

  “我这个人是这样处事的,你因我而受到了惊吓,我给你一点经济赔偿,合情合理,五十万对于你来说可能不少,于我,是当零花钱用的。”

  水望川温柔地望着她。

  “可是……”

  “你就当我是因为现在心情好,又财大气粗吧。”水望川笑得更浓,把双手插进口袋。

  “心情好?”秋果果心想这个人真奇怪,花钱给陌生人还高兴,难道是因为太有钱了,还是另有图谋……

  “嗯,这是我的名片,你收好。”水望川递过去。

  “CEO……”秋果果有点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请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一下,交个朋友吧。”

  秋果果觉得自己交不起这么有钱的朋友,本想拒绝,却听见他说,“你不告诉我,我也能知道的。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

  水望川的话还没说完,这时有人给他打电话,他说抱歉,走到一边接。

  “有什么事?”

  “水总,工地那边有农民工闹着要钱。”电话那边是个男人。

  “我说过多少次,不能拖欠他们的工资!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吧。”水望川有点失望和生气。

  “水总,这回不是工资的事,是有个工人摔伤了,他家属索要赔偿款呢!”

  “工伤吗。”

  “是工伤,摔断了一条腿。”

  “这点小事你找我?按照程序给他赔偿款不就好了!你怎么办事的!”水望川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压住自己的脾气,可尽管是这样,电话那边的人已经在冒冷汗。

  “是他家属无理取闹,狮子大开口,一条腿想要四十万,而按规定我们只需要赔十五万而已,这边怎么说都说不通……”

  “那工人的腿伤严重吗?多大年纪?”

  “会落下残疾。四十一岁。”

  “可以给他们三十五万,你再去谈。”水望川看向外面的高楼大厦。

  “是不是,太多了……如果每个工人都这么要……我们不好开先例啊……”

  “你要传达给他们这么多钱的原因,一,工人因公致残,日后不容易找到工作,我们是善意扶持残疾人,二,他这个年龄上有老下有小,特别是孩子需要上学,我们是给孩子助学,如果别人也想向公司多要钱,那就看看他是否已经没有了工作能力,懂?这也是一次树立口碑收买人心的好机会,你自己看着办。”

  “是,水总。”

  水望川这边挂了电话,护士通知秋果果秋梅醒了。

  司千里又上来了。

  秋果果展开眉梢,对他们两个人说,“司叔叔,水先生,很谢谢你们今天的帮忙,我妈醒了我想进去看看她,你们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一个人应付得来。”

  “也好,不过我走之前,小姐不能忘了给我联系方式,礼尚往来。过两天我再来探望伯母。”

  水望川说着,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

  秋果果不是一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见他真诚,输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姓名。

  秋果果深深地看了水望川一眼,把手机还给他。

  “司叔叔,水先生,那我进去了。”秋果果向他们鞠了一躬,随后进了病房。

  司千里对水望川还有话说,没有跟进去,他是想去看看秋梅的。

  “水总为什么想认识秋果果?”

  “司总以为会是什么理由呢……我都没有问您为什么会认识她们呢。”水望川似笑非笑。

  “秋果果还是一个单纯的孩子……”

  “您的意思是我会污染她?您也是干净的吗。”水望川字字损人,让人听着却像是朋友之间的调侃。

  “你……我不想跟你耍嘴皮子,你要是敢伤害果果,我也不会放过你!”司千里板着脸。

  “据我所知,司总最近好像在调查病床上的人,不知道是出于好意还是歹意。”水望川拍打了一下左袖口的灰尘。

  “你调查我!”司千里的皱纹发生位移。

  “对待老对手,我不全面了解一下,怎么行呢。司总您忙,我那边还有关于千里集团的项目没有处理,失陪。”水望川转身之前还对司千里挥了挥右手。

  司千里握着的拳头渐渐松开,他想进病房的时候家里来了电话。

  “怎么了?没急事我挂了,还在忙。”

  “千里,星辰回国了,妈让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回来,一起吃饭,可以吗。”那边的女声带着卑微的温柔。

  “你都把妈搬出来了,不能不可以吧,我知道了,挂了。”

  司千里说完,敲了两下秋梅的病房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