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老实交代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70 2019.12.04 08:14

  过了几天秋果果在去学校里的自助取款机取钱的时候,发现余额多了五十万。

  正当她在想是不是水望川给她打钱了的时候,她的手机接到水望川的来电。

  “钱收到了吧。”听声音,水望川的心情不错。

  “你……你的钱我真不能要……你一下子给我这么多钱,我心里不踏实,更受之有愧。”秋果果说的是实在话,而不是客套话。

  “我乐意给的,也不图你什么,你不用怕,也不用觉得不该拿这么多,价值这两个字,每个人心里有不同的衡量标准,我给你多少,你都值得拥有,以后你会明白的。”此时,水望川的左手食指正敲着办公桌。

  “你让我觉得可怕,真的,我怕你……”秋果果欲言又止。

  水望川坐在椅子上,上身往后一仰,“你现在除了年轻美貌,什么都没有,而我不图你的年轻美貌,我对你,不是男人对女人,而是……自己在对待另一个自己。你现在糊涂没事,知道我是真心交你这个朋友就够了。你今天有空吗,我想约你去一个地方。”

  “好。”秋果果也想跟他坐下来好好谈谈,把钱还回去。

  水望川带秋果果去了一家高级健身房,华丽的紫色吊灯让这里看起来笼罩着一种神秘的高贵。

  “我想帮助你锻炼出一副健康的身体,健身能使你更有精力和能力,也能使你更美丽。我给你办一张贵宾卡。”水望川边走边说。

  “我想把五十万还给你,如果你愿意,我接受贵宾卡,如果不愿意,以后你联系我,我也不理你……大哥,你就把钱收回去吧,我这个人从来不接受朋友如此馈赠……”秋果果心想,自己真是遇到奇葩了。

  “既然你这么说,我答应你。走吧,我今天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陪你熟悉这里。”

  水望川帮她办完卡,就领着她认识这里面的器具和功用,以及教她怎么使用。

  秋果果在跑步的上跑了半个小时,下来的时候已经汗流满面。

  而水望川脸不红气不喘的,“走,去歇歇,喝点水。”

  “好……”

  歇息过后,水望川自己开车把秋果果送到了宿舍楼下,引来无数人的侧目和私语。

  秋果果隐约听到一些声音,有些后悔没有拒绝让水望川送到这里。

  “水先生,以后,你还是不要来送我了吧……”

  “果果你记住,成熟聪明的人,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水望川的手表在方向盘上熠熠发光。

  秋果果抬起眼帘,没有反驳他。

  “谢谢你,我下去了,再见。”秋果果在车里如坐针毡。

  “再见。”水望川还向她挥手,“有事联系我。”

  秋果果看着他的笑容没有说话,直接跑进宿舍。

  她一进宿舍可不得了了,四个室友全一拥而上。

  “果果,楼下那个开车送你的人是谁啊?豪车哎!”廖慧抢先说。

  “果果,老实交代,是不是你男朋友!”孔如梦眯着眼睛说。

  “你什么时候认识有钱人了,深藏不露啊!”林佳音对着秋果果竖起大拇指。

  “跟这样的人交往,你要小心点。”舒心好意提醒。

  “你们怎么也这么八卦,我跟他不熟,刚认识。”秋果果坐回自己的床铺,抱起床上的蓝色大熊。

  “刚认识就知道你在这里上学?还特意来送你!”林佳音八卦起来不嫌事大。

  “这个……很正常啊……”秋果果有点底气不足。

  “我说果果,通常出现这种情况,说明人家想泡你。”孔如梦拍了一下秋果果的肩膀,对她坏笑。

  “没毛病!”廖慧也这样以为。

  “哎呀,你们戏太多了吧,一个男的刚认识我就是喜欢我啊,我怎么这么讨人喜欢呢!不跟你们说了,一个个的都往歪处想。”秋果果假意瞪她们一眼,把鞋蹬掉,双腿翘到床上。

  “这不是还有一见钟情的说法吗,哈哈!”孔如梦不想放弃打趣果果的好机会。

  “如梦,趁没课赶紧找你的萧山铭去,再打趣我就没意思了啊!”

  秋果果说。

  “哎呦呦,如梦喜欢萧山铭……大新闻哪!”林佳音的眼睛亮极了,“如梦你偏心,告诉果果不告诉我们!”林佳音说着,上去要挠孔如梦的痒痒,孔如梦脚下抹油跑出去,林佳音跟着出去了。走廊里传出她俩的打闹声。

  水望川这边刚到公司,秘书说温碧云回来了,约他晚上八点吃饭。

  水望川有一瞬间的恍惚,时间一晃,算下来,温碧云去国外进修已经两年了。

  “我今晚上有其他饭局吗?”水望川问。

  “七点半您和正光集团的范总有个饭局。”秘书翻了翻时间表说。

  “推了它。”水望川双手撑在桌面上,闭上了眼睛。

  “推了谁的?”秘书小心翼翼地问。

  “范总的,就说我突然发烧了。”

  “好的。”秘书拿着文件夹出去了。

  水望川绕着桌子走了半圈,半仰着头似乎是在回忆什么,走到椅子和桌子中间的时候,他坐了下来,并从一抽屉里的一本书里,找出一张大头贴,那上面,一个女孩的笑脸像莲花一样纯洁干净。

  他出神了一会儿,把大头贴放回原位。

  他心道:“我真是在自我折磨啊!”

  晚上七点五十分,水望川出现在和温碧云约好的餐厅,温碧云已经在中间位置优雅地坐着,抿着果汁。

  他没有说话,只默默走近。

  “你来了,好久不见。”在他离她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她淡淡地说,目光还没有转过来。

  水望川的身体一僵,仿佛这一刻,仿佛这一句都不真实。

  “坐啊。”女孩穿着一身藕色雪纺裙,抬起眼帘看向他,玫瑰色的嘴唇小巧又精致。

  他眨了眨眼,坐了下来。

  女孩打了一个响指,“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她暗夜湖水似的眸子终于定在水望川的眼睛里。

  她说:“望川,菜我是按你原来的口味点的,有变化吗?”

  “没有……”在他眼里,她也没有变。

  “没有就好,我今天早晨下的飞机,在英国这两年,我习惯了西餐,中餐现在需要重新适应了……”

  “没关系,慢慢再适应。”

  水望川没有看着她,而是盯着盘子。

  “你知道我的,可能得半年……望川,这次回来,我不会再出去了。我觉得我们之间……”

  来送菜的服务员使水望川自然地转移话题。

  “菜来了,先吃。”

  温碧云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吧。”

举报

作者感言

飘零感卿

飘零感卿

已完成签约,求推荐求打赏,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2019-12-04 08: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