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得寸进尺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26 2019.12.26 08:05

  “果果,我被虐待了!”郭镶玉那边带着哭音。

  “啊?!那个史诗长真这么不靠谱?你别哭,我等会请半天假去找你!接你回来!”秋果果在心里把史诗长臭骂了几百几万遍。

  “不,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人,你来了再说吧,反正我不能在这待了……”郭镶玉可怜巴巴地说。

  秋果果走到地方,看见郭镶玉的那一刻,郭香玉正在擦眼泪,目光朝着房间窗户。

  “小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受这么大的委屈。谁欺负你了!”秋果果的心疼全化作了愤怒。

  郭镶玉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史家的女佣端着水果上来了,说:“

  两位小姐不要生气,吃点水果吧,史先生马上就回来了。”

  “阿姨,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秋果果转问别人。

  “不好意思秋小姐,我不便多说……”她作为佣人不能在这说三道四。

  正在这时,三个人听见有脚步声上楼。

  “肯定是史先生回来了。”女佣说着把水果放下,先立在了一旁。

  “他回来也没有用,我还是会走,我不能在这里白白受气。”郭镶玉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脚,虽然已经好多了,但是还会隐隐发痛。

  “怎么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要走啊?是嫌童妈照顾不周还是嫌我照顾不周?”史诗长已脱下了西装外套,上穿一套深蓝色衬衫。

  郭镶玉的目光不去直视史诗长,“不是你们的原因,是程小姐,她可能不太喜欢我住在这里,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打算离开了。真的很感谢这段时间你们对我的照顾,给你们添麻烦了。”

  “误会,什么误会?我怎么听不明白,程蓝怎么了,她对你说了什么吗?”史诗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他觉得那个小丫头不会有什么恶意,“如果她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让你心有芥蒂,她还小,应该是无心的,还请你不要介意。”

  “我不应该说程小姐的不是,这些日子我吃你的用你的住你的,这是你心好,格外给的恩惠,你仁至义尽,我心满意足,我的确该离开了,你也别责备程小姐,别因为我伤了你们兄妹俩的感情……果果,我们走吧。”郭镶玉有点艰难地起身,秋果果赶紧去扶她,让她小心。

  看着郭镶玉咬牙忍痛也要离开的样子,史诗长不再强留,“好,我送你回家。”边说边靠近,想把她抱下去,郭镶玉本想拒绝,但是条件不允许啊,还得靠他的力气。

  “镶玉,你的行李有打包好吗?”秋果果细心地问。

  “还没……”郭镶玉有点为自己的粗心大意害羞。

  秋果果没有说什么,赶紧默默地为郭镶玉打理好行李。

  秋果果他们走完楼梯之际,恰逢程蓝回来。

  程蓝问史诗长要带郭小姐去哪里,史诗长没有回答她,直接出了门,秋果果提着包裹快步跟在后面。

  郭镶玉坐进车里之后,史诗长没有立刻离开,静静地注视着她,目光里有些复杂不明的东西。

  “好了,史诗长,谢谢你,快回去吧,我这有人照顾。拜拜!”郭镶玉微微一笑,已经释然。

  “你离开可以,不过你一定要接受我给你钱,直到你彻底康复,因为这是你后续的休养费用。是你应得的,好吗?”史诗长真诚地说,“保持联系。”

  “好。”郭镶玉爽快地答应了。

  秋果果出于礼貌也说了一声再见。

  当郭镶玉二人远去得无影,史诗长的皮鞋在留下的车痕上移动了几步。

  之后,他去找程蓝谈话。

  “表哥,那个女人是走了吗,真好!”程蓝从沙发上站起来,眉开眼笑,把剥好的橘子塞进嘴里两块。

  “你对郭镶玉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史诗长走近她,且面无表情。

  “怎么了……我没对她说什么过分的话,也没对她做过分的事。她可能是不好意思在这白吃白喝了,这女人倒有点自知之明。”

  “蓝蓝……”突如其来的电话终止了对话,史诗长接听过后,边接边离开,应该是发生了很紧急的事。

  程蓝见此状,有点庆幸表哥没能追根究底,不过追根究底她也不怕,她并不觉得警告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离她哥远点有错。

  秋果果在路上问郭镶玉是不是真的要回家。

  “已经瞒了,现在我要亲自揭穿它吗……”郭镶玉其实很纠结,在这种受伤的时候,她何尝不想有母亲在身边贴心地照顾安慰。

  “其实我觉得,你现在对伯母说实话没什么不好。你现在这种状态,有伯母在你身边我更放心。否则,你一个人在外面,肯定要花更多的钱,还不安全。难得,你这样也能和伯母多相处,回家吧。”秋果果站在闺蜜的角度劝导她。

  “……好吧,我也想妈妈了,我现在让她不省心了,日后多给她买东西,多孝顺她补偿回去……世上还是妈妈好啊,不会埋怨我吃她的干饭。”郭镶玉呼出一口浊气,握秋果果的手,继续说:“对不起啊,今天耽误你上课了。”

  “小事,跟我客气干什么,真是的!对了,你在史家说你白白受气,是谁让你受气了。”秋果果紧皱眉头。

  “没什么,我不想说这件事了,人家说的没什么错,是我自己得寸进尺,史诗长不该白白养我几个月……”

  郭镶玉说完这话,看见后视镜里有司机异样的目光。

  “不……我……”郭镶玉想说自己说的“养”不是“包养”,话到嘴边又放弃了解释,本是陌生人,再见可能就是永不相见,她没有必要解释了。

  “好吧,你不想说就算了。”接着,秋果果提醒司机,“师傅,前面路口左拐。”

  郭镶玉静静地将脑袋压向秋果果,闭着眼睛问她,“果果,我们的关系能一直这么好下去吗……”

  “你怎么突然这么说,胡思乱想什么呢!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你要是累了就睡,到了我喊你。”秋果果轻挪了一下身体,搂紧了闺蜜的肩膀。

  “嗯。那些网上报道的闺蜜因男人反目成仇的狗血故事,我们之间不发生就好,我不跟你抢男朋友,我们就能一直是好朋友啦!应该再没有别的事能破坏我们的感情,你说是吧果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