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弥天大错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87 2020.01.05 07:53

  倪艳玲受一个男同学的帮助,两个人一起把陈路灿送到了医务室。

  陈路灿这边的情况暂且不提,话说秋梅接到陈朋裕那个电话,晚上秋果果到家的时候,她就立即把陈朋裕那边的情况告诉女儿,并转达了陈朋裕的歉意。

  “果果,你不会怪你爸爸吧?”秋梅小心翼翼地问,生怕女儿多想,“他是真的有事……”

  “我不怪爸,妈,你等会再问问爸那边的情况吧,我回屋写调查报告去了。你等会我,我写完了做饭。”秋果果觉得这时候妈妈说的是不是借口都不重要了。

  “今天妈做饭吧,你安心写自己的东西,去吧。”秋梅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秋果果明显不太高兴,进屋的步子都是沉重的,突然她转过身对妈妈说:“妈,我还没有爸爸的手机号……”秋果果越来越发现,她和陈朋裕知之甚少,和一般的父女太不一样,这有些不寻常。

  “啊,对,妈妈忘了,忘了,你手机给我”

  秋梅对着女儿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而后进了厨房。

  秋果果在屋里敲着自己二手电脑,键盘响起声音的时候,她心想:司千里是自己亲生父亲的事,应该八九不离十。

  那个看上去和蔼可亲,对母亲挺上心的男人,二十多年前并没有给妈妈一个家庭。

  那么陈爸爸知道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吗?

  他们三个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秋果果的诸多疑惑在电脑屏幕面前呆愣了许久。

  手机的来电铃声扰乱了她的思绪,水望川三个字闪入果果的视线。

  她接起来。

  “望川,你好。有事?”秋果果有点有气无力地开场。

  “果果,你会游泳吗。”水望川此刻刚从自家的泳池里出来,想到秋果果,就兴起打来电话。

  “不会。”

  “嗯,不会没关系,我教你。游泳可算是一种不可或缺的生存技能,你会了,在你不慎落水之时,就能自救。”水望川缓缓地说,又在果果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可利用价值。

  “你教我……会不会太麻烦你……”秋果果有点不好意思。

  “我不嫌麻烦,就这么定了,这个星期天吧,我去接你,你等着我就好。我这边还有文件要处理,回聊。”水望川干脆利落地说。

  “……好吧……望川,谢谢你。”秋果果觉得自己真幸运,不过这幸运对她来说,是好事吗?她不敢断定。

  “不客气。”说完,水望川挂了电话。

  秋果果这边调整好心情,专注于写报告,明天的市场营销课上要交的。

  之后有半个小时左右,秋果果敲定最后一个字之后,揉了揉自己的后颈,伸开胳膊活动了一下。

  秋果果站起来,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刚要喝,手机QQ消息的提示音响起来。

  她一边走向自己的手机,一边喝了两口水。

  是郦清荷发来的——

  “果果,我有难事了,你愿不愿意帮我一把?”

  秋果果好奇地问:“你发生什么事了?能帮的我一定帮你。”

  “我怀孕了,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能帮我吗,我知道你平时乐于助人。”郦清荷秒发过来。

  在她发这条消息之前,她已经遭到了几个好朋友和闺蜜的拒绝。

  “这个……我能怎么帮你呢……”秋果果很是困惑不解。

  “我需要做人流,能不能借用你的身份信息……如果你觉得为难就算了……”

  秋果果一看,心里开始斗争起来——这个忙她该不该帮?能不能帮?自己能不能承担被误解的后果……

  双方沉默了五六分钟,秋果果主动问道:“是什么原因需要你这样隐瞒?”

  “我,我去酒吧玩,喝醉了跟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忘了避孕,我不想也不能生下这个孩子,我爸妈又特别传统,他们如果知道了,真的会气病的,我爸有心脏病,我妈有高血压,我,我还有男朋友,失去他我觉得活着都没有意思了……我知道我很自私……果果,求求你帮帮我,以后你要是谈对象了,你就跟他解释解释,你妈那边你也能解释,你做的是好事,他们不会误解和责怪你的,我就不一样了……如果你不帮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还可以找谁……我知道我犯下了弥天大错,果果,如果你帮了我,我会一辈子感激你的……”

  秋果果看到这些话,有些心软,但是依然很犹豫,她一时不知道何去何从,就没有回复。

  平时遇到有人需要她帮忙而自己又力所能及的情况,她一向毫不犹豫。

  这件事她是力所能及的,可是如果被妈妈误解,妈妈真的会相信她的解释吗,她未来的对象也会相信吗?想到对象,秋果果的脑海中浮现出孟留然的笑容……

  妈妈喊她吃饭,饭桌上的她心不在焉的,夹着米饭想不起来吃,还在考虑要不要帮郦清荷这个忙。

  “果果,你怎么不吃啊?心情不好?”秋梅问到,同时往女儿碗里放了两块肉。

  “没有……”秋果果勉强一笑,为了让妈妈放心,她吃肉,可是实在吃不下,咬了一小口,又放下。

  秋梅盯着女儿看了很久,淡淡地说,“你有心事。”

  “额,妈……”秋果果心想自己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能跟我说说吗?”秋梅的目光里有春风一样的希冀。

  秋果果话到嘴边,还是选择了不说,“妈,你就让我先留个秘密吧……”现在对妈妈又何必提郦清荷的事呢,没什么用处。

  “好吧,不过,你得好好吃饭。快吃。”秋梅把桌上的汤盖住保温。

  “嗯,好,妈,你多吃肉。吃好了我刷锅洗碗。”

  秋梅点点头,没有拒绝。

  这一夜,秋果果失眠了。第二天起床、刷牙洗脸、吃饭、骑车去学校。

  课前班长点名的时候,秋果果才知道郦清荷请假了,是病假。她心想不知道清荷现在怎么样……

  跟林佳音一起吃午饭的时候,秋果果打开QQ,点开了和郦清荷的对话框,秋果果没回复之后,郦清荷也没有再说什么。

  秋果果刚打出一个“你”字,手机上跳出郦清荷的QQ空间新动态。

  是一条说说:“生,再也无欢,死,又有何惧……”

  下面有人评论:怎么了,亲爱的。

  秋果果怕她想不开,赶紧发过去一条消息——

  “你在哪儿,你别想不开啊,是因为那件事吗,我答应你!”

  两分钟之后,郦清荷回道:“谢谢你,果果,你救了我的命!我能对你再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