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有关?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239 2020.01.02 08:30

  “妈……这照片,是我从沙发底下扫出来的……我,我去洗澡!”秋果果觉得现在的她应该避开妈妈,几乎是跑着去浴室。

  秋梅心情复杂地看了女儿的背影一眼,然后把目光转移到照片上。

  秋梅把照片贴到胸口处,有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庆幸。这张照片她找了好几天了。

  这张照片自从拍下,她就一直珍藏着,如果它是个人,比果果的年龄还要大。

  秋梅心想:果果没有多说多问,应该也没有多想,只是会认为她和司千里年轻时有过一段感情吧……

  有一瞬间,秋梅的脑海闪过把照片扔掉的念头,可是,她的手垂下又抬起,终究是舍不得,赶紧把照片再次珍藏起来。

  秋果果洗漱完毕,正打算上床睡觉的时候,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秋果果觉得号码有一丝丝熟悉。

  “你好,果果,我是那天在医院给过你联系方式的阿姨,我姓张,你明天中午有空和阿姨一起吃个饭吗。”张之香温柔地问。

  秋果果虽然对她心存防备,但想到朗朗乾坤之下,只要她小心应付,人家又能把她怎么样呢?她的确好奇这人所想讲的事是什么,就答应了。

  两个人约在了一家很高档的餐厅。

  互相打过招呼之后,秋果果上身前倾,不解地问:“阿姨能直接告诉我你想说的事吗?”

  “别急,阿姨觉得,等你知道了我要说的这件事情,你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消化……先尝尝这里的菜味道如何。”张之香目光清柔,仪态得体。

  秋果果愣了一会儿,沉默点头,拿起筷子,没有吃,心头疑云密布。

  “果果,我听说这么多年,都是你妈一个人带着你生活,妈妈有没有向你提起过,她为什么离婚……”张之香私下查了关于母女俩的一些事情。

  “这个……我妈没有向我解释过,小时候会好奇,我现在长大了,觉得妈妈没有必要跟我讲了,两个人的分开,是两个人共同做出的选择,作为孩子,我选择尊重。他们现在挺好的,各自安好,像朋友一样……阿姨,你的这个问题和你要跟我说的事,有关?”

  她在尽力维护父母的形象。

  “是有点关系,果果,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怀疑过你爸妈的关系,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其实你的亲生父亲不是陈朋裕,而是另有其人。你可能会认为我在骗你,但是事实如此,谁也没办法改变,真相也终会浮出水面……”张之香的眼睛泛出水光——丈夫在外有私生子存在,对她来说,怎样都是一种不可弥补的伤害。

  “怎么会……不,不可能的,决不可能!阿姨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秋果果

  不可置信地回应着,差点拍桌子。

  “作为你亲生父亲的妻子,我比你更加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可是,你们的亲子鉴定结果胜于雄辩。”张之香忧伤地说。

  “亲子鉴定……没有,我没有跟谁做过亲子鉴定!我没有办法相信你,阿姨,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要走了,再见。”秋果果猛的一下站起来,抬腿就想往外走。

  “最近,司千里有找过你吧!”

  张之香似问非问,更像提醒。

  秋果果瞬间像是被点了穴,定在那里。

  “我是司千里的妻子,你可以不相信我说的,但是我建议你回家之后问问你的妈妈,她和司千里之间有什么往事……听听她的答案,你再选择相信谁……司千里得了胃癌,时日无多,我希望他在生命的最后能多点快乐……”

  张之香笃定秋梅一定会在女儿面前露出蛛丝马迹,想到丈夫又免不了难过。

  秋果果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一起被带走的,还有她心里头一层又一层的薄雾。

  回到学校的秋果果一直心神不宁,课间想给妈妈打电话,但最终还是一次又一次放下了手机。

  她闭上了眼睛,心想:回家再说吧……

  放学的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秋果果没有带伞,萧山铭看到,他没有放弃这次表现的机会,提出想要送她,秋果果心事重重,不想多说一句。

  萧山铭以为她的默不作声是答应,就把头顶的蓝伞往有她的左边倾斜,只能遮住自己的半个身体,但是他毫不在乎,甚至欣喜若狂,他终于又靠近了她一次!

  过了四五秒,雨滴扫到秋果果的右脸畔,令她清醒过来,抬眼,发现有人为她遮挡。

  她看向撑伞的主人,先看到了一只修长耐看的手。

  “山,山铭,你怎么在……”秋果果呆萌地说。

  “看来,你是有心事啊,下这么大的雨,我怕你淋病了,就过来帮一把……能跟我说说,刚才在想什么吗。”萧山铭微微低头,笑意微暖。

  “额,没什么,没什么,我是……今天的PS题太难了,我头疼……”秋果果敷衍道。

  “不会的,要记得问我。你忘了我跟你说的了?”萧山铭低声说,语气中隐隐有失望。

  “我不想太麻烦你,也怕你嫌我笨……我再自己回去练练,下次不懂的,再问你。”秋果果接着往下编。

  “也好。对了,我送给你的音乐盒,你还喜欢吗。”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他赶紧补充道:“我没有给别的女生送过礼物的……你是第一个……”男生的侧脸忽地羞红。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你生日是哪一天,到时候我给你选礼物。”秋果果想这样做,只是纯属不想欠人情。

  可是听在一个喜欢她的人的耳朵里,最容易被理解成什么?

  “我生日是十月二十二,你送我的任何东西,我都会珍藏起来的!你的生日是哪天呢?”他才不会傻乎乎拒绝她的礼物,他心想:这样的开始不是很美好吗。

  “我生日……”秋果果联想到自己的父亲,又联想到那个张阿姨说的话,她想问妈妈的问题,急需答案!

  “山铭,我有急事,先走了!”

  秋果果离开伞下,快步飞奔,他们拉长距离的同时,她添了一句谢谢。

  她走到哪里,都没有忘记礼貌。

  在她的脑海里,妈妈和司叔叔的那张合照被无限放大,再加上,这些年,妈妈对父亲的绝口不提是一件不太正常的事……

  萧山铭看着举着双手作伞的姑娘,有点不明所以,也有点心疼,她这样,他还没来得及把伞送给她,她这样,是不想让他知道她的生日吗?她这样,是不想跟他走得太近吗……

  回到家,全身湿透的秋果果有点狼狈,没有换鞋,直接踏进来,喊到:“妈,你实话告诉我,你跟司叔叔是不是谈过恋爱?”秋果果还保有一丝理智,没有把话问绝。

举报

作者感言

飘零感卿

飘零感卿

我的读者群:539210263 欢迎大家

2020-01-02 08: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