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如果我不来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019 2019.12.08 09:52

  第二天早晨五点半,开门的保安发现了倚着门睡着的水望川。

  水望川被叫醒,他站直之后对保安说:“你现在没有看到我,对吧?”

  “是的,我没有看见水总您。”保安识趣地回答道。

  水望川捶了捶额头,不失优雅地走进去。

  上午忙完,吃午饭的时间,水望川给水果果打去电话。

  “果果,昨天给我打电话,是有事吗?”

  秋果果现在正在食堂,对面坐着正吃着鱼肉的林佳音。

  “不是大事,就是想谢谢你……找人保护了我。”她尽量说得不使人觉得暧昧,又能使水望川听明白。

  “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受伤了吗?”水望川担心得猛地站了起来。

  “就是在路上遇到几个混混,没受伤,你放心吧。”

  秋果果心头一暖,自己是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能得水望川的关心,她觉得很幸运,但也有点不安。

  “那就好。这样,我今天抽空去你学校。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水望川的语气不容拒绝。

  “我……不想麻烦你,我没事,你是大忙人,不要为我费心了。”秋果果不好意思地说,“我还在吃饭,回聊吧,拜拜。”不等水望川回答,秋果果就挂了手机。

  “跟谁打电话呢,是个男的吧果果?”林佳音忍着笑意打趣她。

  “男的女的又能怎么样,吃你的饭吧。”秋果果不想多说,怕越描越黑。

  “不说就不说,别生气啊。你快吃吧,快凉了,我可以等到你吃完哦!”林佳音讨好地笑起来,双手托起下巴。

  两人吃完之后,拿起书本,手挽着手一起进教室了。

  下午只有一节课,秋果果刚出教学楼,水望川的车已经在那停着,看她出来,打开车窗向她挥手,摘下了自己的墨镜,迷住了后面很多女学生的眼睛。

  “上来吧。”他说。

  “水先生,我还……”

  站在秋果果身边的林佳音推了秋果果一把,“今天没课了,你们好好出去玩吧!”

  水望川朝林佳音竖起大拇指,又笑着对秋果果说:“你不是说谢谢我吗,感谢我的方式就是拒绝我吗?”

  “好吧。”秋果果开了前面的车门,坐上副驾驶。

  她晕车,坐到后面说不定会吐。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的车程,水望川把车停在“女王理发”门口,熄火之后对秋果果说,“先做个头发,然后我带你去买衣服,今天就先改变改变你的外在。”说完之后,水望川先行下车,而后绅士地迎秋果果出来。

  “水先生……我能拒绝吗。”秋果果没有迈步。

  “为什么?”

  “无功不受禄。”秋果果一字一顿地说。

  “作为朋友的礼物,你也不接受?我说过,你终会明白我对你好的理由,但不是现在,如果你想搞明白,做完这些之后我们找个地方说说,好吗?”

  “好。”

  秋果果走在前面,理发店的老板是个女人,她亲自出来迎接,“秋小姐,水先生,这边请。”

  秋果果拥有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理发师根据她有点婴儿肥的脸型,决定把她的发尾微卷,更具时尚感,她天庭饱满,理发师决定给她弄个空气刘海,这样显得活泼。

  水望川等人的时候,随便翻了翻店里的宣传书,看到一款短发造型的时候,脑海中想到曹静娴和温碧云,他心想:她们两个,谁更适合这个发型呢……

  三个小时之后,水望川和秋果果都怀揣着满意出了店,直奔服装商场。

  在车上,秋果果真诚地说,“水先生,谢谢你啊……”

  因为穷,她根本没有资本和时间去打扮修饰自己,水望川使她遇到更美好的自己,她由衷感激。

  “以后不要叫我水先生了,叫我,哥……”

  “哥……不行不行,我叫你望川吧。”她觉得喊哥太亲切了,故意想攀他高枝似的,不好。

  水望川俊眉一挑,“你可能一时不习惯,没关系,先那么叫也行。”

  又过了十五分钟左右,两人进了一家高档服装店,在里面挑选了一个小时左右,最终买下一件法国进口的雪白色套装。

  “望川,现在我们可以聊聊了吧。”一出店门,秋果果就迫不及待地问。

  “可以聊,不过我要带你到咖啡馆里聊。走吧。”

  秋果果知道拒绝无用,就先上了车,水望川关上车门的那一刻,听见温碧云喊他的名字。

  “你也在这里……”温碧云自然看到了秋果果的存在。

  “碧云,你也来买衣服吗?”水望川微微一笑,坦然地走到她跟前。

  “是啊,如果我不来,会错过车里的那位朋友吧,可以让我们认识一下吗?”温碧云脸上还能挂上勉强的微笑。

  水望川看了一眼手表,淡淡地说,“下次吧,今天时间不多了,回去的时候你自己多注意安全。回头见。”

  “望川……”温碧云低柔地喊他一声,他没有驻足,上车走了

  听着汽车启动的声音,温碧云的心里下了一场雪。

  她亲眼看到水望川给别的女人买衣服,那个女人是他的新欢还是他的猎物?他好像还不想让自己认识,这意味着什么……

  温碧云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回去的时候魂不守舍,差点撞到别人的车。到了家,她光着脚走在毛毯上,从墙上拿钱自己的小提琴,拉了一曲《摘星》,悲伤的曲调使闻者出神,沉浸其中。

  很快就到了晚上八点,秋果果喝了半杯咖啡,一直在等对面那个人开口。

  “你相信有轮回吗,就像相信一年有四个季节一样。”水望川终于开口,目光锁定秋果果。

  “轮回……生命的轮回吗?”她问。

  “准确地说,是灵魂的轮回,神鬼之流……”

  秋果果愣了一下,往下,不知该如何表达。

  “我……是预备党员……你到底想说什么?”秋果果委婉地回答。

  “我想说,我,是五百年前的你。”水望川不掩自己的欢喜。

  秋果果瞪大了眼睛,手不受控制地抖起来,她想起自己之前做过的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