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她不是坏人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030 2019.12.31 08:00

  司母火急火燎地到达大儿子的住所时,一眼就看见孙子正被儿子用粗粗的木棍打。

  “万中,住手!”老人不敏捷的步伐在这一刻像是飞出去的箭。

  “妈,你别拦我,今天我要打死这个没有原则知法犯法的东西!”司万中气得脸色发红。

  “我不管明耘犯了什么错让你这么生气,但是你现在就是不能这么打他!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子!”司母用自己的右手臂硬拦下儿子往下落的棍子,扶起跪在地上的司明耘,这孩子低着头,不言,似乎神游天外。

  司万中见此情景,五官拧在了一起:“妈,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他打了警察!他才18岁,如果现在不好好教育的话,以后就是蹲监狱的料!现在不是该护着他的时候,我把他从局子里带出来的时候,像是满脸被人抹上了一把屎!妈,你还拦我吗。”

  “这……”司母有点不相信,轻轻推了一下孙子的胳膊肘,“明明,你爸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打警察了?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司明耘把脸扭到了一边,依旧不说话。

  “妈,你别问了,我软硬兼施他都不说。听警察的说法,他是妨碍公务,阻止人家抓小偷!”司万中的左手食指指着儿子的鼻子,愤怒未减。

  “明明,你怎么帮小偷的忙啊,你是不是不知道人家是小偷,以为警察是坏人啦?是不是警察穿便服了……”

  司母还保持着温柔,求“也许是误会”的确定。

  “妈,人家警察亮明身份之后,这个混小子还拦着人家呢!这件事,他是真的做错了!”司万中抬起木棍又垂下手臂,是对母亲的无奈。

  “明明,告诉奶奶,你,是认识那个小偷吗?”

  “她不是坏人,她绝对不是坏人……她被抓了,我想帮她,奶奶……”司明耘拉住祖母的手,眼神流露出希冀。

  “你给我滚,现在从我的眼前消失!”司万中有一种不想认儿子的冲动。

  “万中,你这样会吓着孩子的。”司母嗔怪道。

  “妈,他已经不是孩子了,你不能由着他胡作非为!”司万中对母亲的袒护无计可施。

  “我,我还是相信我孙子说的,已经这么晚了,让他去睡吧,明天再跟他讲道理。他上高三了,面临高考,压力本来就大……明明,别管你爸,回你房间睡觉去。”司母摸了摸孙子的头,笑得和蔼可亲,“不过,以后无论如何,绝不能再跟警察打架了知道吗,他们维护着社会的和谐。”

  有母亲在场,司万中不得不暂时放弃了体罚儿子的想法。

  他把木棍交给了管家,然后缓缓走到母亲跟前。

  “妈,以后我再教育孩子,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做。你这是溺爱,不能帮助他改正错误。”他在为让母亲跟他统一战线做努力。

  “明明不是一个坏孩子,我相信他不是故意的,这件事以后我再慢慢问他,主要是你,得控制控制自己的脾气,不能动不动就打孩子,你把他身子骨打坏了,没地方后悔!”

  “唉……管教他,有时候我真的很心累……妈,今天你别回去了,就睡在东边客房。”

  “嗯。万中啊,芳华去世那么多年了,你一个人把明明拉扯大,不容易,这些年,妈没能帮你大忙,现在,你该给自己找个老伴儿了。往后的日子,有个知冷知热的才好……”司母握住大儿子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背,语气含着心疼。

  “妈,我现在过得挺好,有儿子陪着,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找什么媳妇儿呢。我不需要黄昏恋。”司万中的面色终于不再有愤怒的痕迹。

  “好吧好吧,我不提这茬了。不过我这孙子你可得给我照顾好了,不然我可饶不了你!”司母绷起脸,好像是在提醒儿子她会说到做到。片刻,她又面露些许担忧,“千里因为胃病住院了,明天我们一起去看他。”

  “好。我一定抽出时间。这样吧,明天看完千里,趁着是医院,妈你做个全身检查。”司万中觉得很有必要。

  “你有心了,对了,跟你说一件喜事,千里其实有一个女儿,他打算让她回家,我这回好了,有孙子也有孙女,满足了!”一想起未见面的孙女,司母心花怒放。

  “女儿……明天我好好问问千里,妈,时间不早了,我累了,你也该累了,去休息吧。”司万中主要是怕母亲累着,那就是他的不孝了。

  司母不再多说,母子二人相携,各自准备休息。

  而早已回到房间的司明耘手里正拿着一只戴紫色帽子的布娃娃,那是女孩喜欢的女式布娃娃,把玩时触感很软很有弹性。

  “你现在怎么样了……能感觉到我对你的关心吗,简溪……你被抓了,会不会影响学业……简溪,明天是你的生日,这个礼物,我还是要送给你!”昏黄的小夜灯,只能照亮少年的半张脸,他在自言自语。

  “简溪,如果我现在有能力把你保释出来就好了,可惜我做不到,我恨自己!你为什么要去偷钱呢,是家里经济困难吗……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没对我说过,你不把我当朋友还是……你可能不相信,如果可以,我都想替你坐牢,替你做坏事……是我疯了吧……我可以去求爸爸吗,他会帮我吗……”司明耘像抚摸情人似的抚摸着布娃娃的笑脸,坚定的目光昭示着他坚定的心思,“为了你,我得试试,求求爸爸!”

  这一宿,他失眠了,一闭眼,全是在学校里和简溪在一起的回忆。

  他不能让这个女孩无缘大学,前途尽毁!

  他上网搜索关于盗窃罪的资料,天蒙蒙亮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陈朋裕领着老婆牛佩琪、拿着礼品敲响秋梅的家门时已是傍晚,天边夕阳西照,晚霞如彩纱微飘。

  秋果果知道爸爸这天回来,兴高采烈地买菜去了,还没回来。

  “秋梅,你在家吗。”听陈朋裕的语气,也是兴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