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玩命啊?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78 2020.01.04 11:06

  “我……我不认识他,那年,我跟你爸爸已经结婚,一个人去苏州旅游的时候,被……被……孩子,对不起……”这件事是牛佩琪不敢解开的伤口,一想起就心如刀绞。她心想:她本不该让儿子来承担这不堪的事实。她只希望命运的苦果由她自己吞食。

  “妈,你没有对不起我。跟……跟爸爸坦白吧,你不可能守着谎言跟他过一辈子。”陈路灿的语气中带有某种决绝。

  “不,我不能说!我不能失去他……”牛佩琪已带哭腔。她对丈夫的爱从被玷污开始,不但热烈,而且变得怯懦。

  “好吧,我先撒一次谎……”陈路灿的声音中带着疲乏,“妈,我还有事要忙……你不要想太多,一切都会过去的……我挂了。”

  “儿子!你还好吧……”牛佩琪不知道儿子此刻能不能接受自己的身世,他的心中是不是很痛苦?

  “妈,我没事,你放心……”陈路灿安慰着母亲,同时也在心里如此自我暗示。

  “好……儿子,无论怎样,你都是妈妈的孩子,妈妈对你的爱永远不会改变……你来到这个世上,是老天爷的安排,我一直觉得你是它给我的厚礼,尽管是给了我那样一次不好的经历……”她有点哽咽,正在隐忍。

  “妈……我真没事……你不用安慰我了,同学喊我去打球呢,回头我给你打电话好吗。”陈路灿不露声色地说出谎话。

  “好,好……再见。”牛佩琪眨了眨眼,泪珠坠下来。

  牛佩琪擦了擦眼泪,回头的那一刻,陈朋裕就在她身后!

  “朋,朋裕……”牛佩琪不知道丈夫有没有听到什么,一时间脸色煞白,紧张得手抖。

  陈朋裕没有注意到妻子的变化,眉梢带着笑,语气温和地问:“是在和儿子通电话吧,他都说了些什么?”

  牛佩琪被吊起的心脏慢慢回到原位,回道:“他……他说没时间……具体有什么事他也不说……问了咱俩好。”

  “这小子在搞什么名堂,等会我打电话问问!”

  两人正说着,陈朋裕放在书房充电的手机响起来电铃声,陈朋裕快步去拿。

  他走后,牛佩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深呼吸了一次,缓过来之际,心头又漫出愧疚和苦涩。

  “喂,你好,支老师啊……有什么事吗?”陈朋裕一边从书房出来一边接电话。

  这个支老师是陈朋裕女儿路珍的班主任。

  陈路珍今年十五岁,比哥哥小五岁。

  “路珍爸爸,我给你打电话的原因是你女儿和邻班一个男生打架……”

  “打架!?路珍没事吧!”牛佩琪在一旁听见了,立马非常紧张地问。

  陈朋裕示意妻子淡定些,牛佩琪点头,不再多问,双手绞在一起,竖起耳朵。

  “支老师,不好意思啊,孩子是为什么打架您知道吗?是不是我家孩子主动挑的事啊?他们两个有没有谁受伤……”陈朋裕条理清楚地寻问。

  “好像是因为那个男生调戏我们班女同学了……具体的我还没问出来,现在人家家长情绪非常激动,现在就要见你们,要不然就要告路珍故意伤害,男生被你家闺女砸破了头,中度脑震荡,还在医院没醒,有时间的话您带着路珍妈妈赶紧来一趟吧……”支老师焦急地说,那边的家长她快顶不住了。

  “……好,那,我家孩子有受伤吗?”谁家的孩子谁心疼,陈朋裕隐隐担心。

  “没有。”

  陈朋裕在安心的同时,对女儿的攻守能力有点诧异。不过没受伤就好……

  “支老师啊,我现在不在古城,麻烦您先跟对方家长解释一下,我和她妈马上回去,您看行吧?”陈朋裕微皱眉头,心想果果的事只能先放一放了。

  “好吧,我先跟他们交涉,你们尽快啊……我这边先挂了。”

  陈朋裕通过电话,听到那边有男人的叫嚷声,喊着支老师,咒骂着陈路珍的家长……

  陈朋裕夫妇对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默契地去火车站,他们要坐高铁回去,路程有三四个小时。

  陈朋裕在路上给秋梅打电话说明情况,主要是托她向果果说一声抱歉,他今天不能去做亲子鉴定了。

  秋梅表示理解,也安慰他们不要太担心。

  他们这边在解决这意外情况,陈路灿在知道自己身世之后,一个人绕着八百米的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汗流浃背也不停下,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一句话:我不是警察的儿子,我是强奸犯的儿子……

  他咬着牙,把所有的复杂情绪倾覆于四肢,自虐似的驱使它们向前,向前,向前!

  同班同学向涛看见他的时候喊了他两声,他没有回应,机械地运动着。

  向涛跑到他身边,步伐跟着他,问他:“阿灿,你干嘛呢,也不理我……看你这熊样是跑了多久啊,搞什么,玩命啊?”

  陈路灿眨了眨眼,不说话。

  “嘿,心情不好?”平时交情不错,向涛继续关心道。

  陈路灿加了一把劲,不说话。

  “你能有什么事呢,打球输了?泡妞失败了?”向涛跑到陈路灿的前面,正对着他,想增强点存在感。

  陈路灿深邃地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我说,”向涛不在倒着跑,停下来,拍了一下陈路灿的胸膛,“怎么一直不说话,耍酷呢!你再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了啊!”

  “别挡道!”陈路灿的脸僵硬如木头。

  “你行……拜拜!”向涛有点生气,一摆右手离开了。

  陈路灿继续跑,仿佛发生任何事都不能阻止他。

  不一会儿,耳边又响起向涛的声音,“下午有课,别忘了!”

  可是,现在陈路灿没心情在意这个,这话注定成为耳旁风。

  向涛从操场消失没多久,一直暗恋陈路灿的倪艳铃跟闺蜜经过操场看见了心中的男神。

  便“见色忘友”地对闺蜜说,“你先回去吧,我,我在这吹吹风。”

  她闺蜜徐耀灵啧啧一叹,说道:“能不能别这么虚伪,你的眼珠子看向了哪我能不知道,快去吧,好好表现!我回避。”

  徐耀灵一头黑直长发,步伐轻盈,体态美好地走开了,惹来不少男生行注目礼。

  倪艳玲走下台阶,一步一步地,心里想着等会陈路灿停下来,她要怎么跟他打招呼。

  走近了,心跳加速,不过越看陈路灿的侧脸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就几秒的时间,陈路灿直直地倒了下去!

  “陈路灿!”倪艳玲脚下生风似的飞跑过去。

举报

作者感言

飘零感卿

飘零感卿

感谢书友打赏和推荐!

2020-01-04 11: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