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这不是你在发吗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04 2019.12.29 08:00

  秋果果在家里闲了一天,星期天的时候找了一份发传单的兼职。

  她不敢让自己太放松,形成懒惰的习惯。

  妈妈告诉她,三天后爸爸就会来看她们,她是抱着雀跃的心情出门的,秋梅叮嘱她一切小心。

  秋果果素面朝天,拿着一百多份传单开始在烈日下游走。

  不到半个小时,她的额头就已经出了细汗。

  “姐,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做个宣传,新店开张,请多多关住,谢谢……”

  类似这样的话,她说了一遍又一遍,说得口干舌燥,而真正接下宣传页的人不占其中一半。

  秋果果实在渴到不行,打算去买一瓶农夫山泉,站在超市柜台前的那一刻,抿了抿唇,开口却是:“要一瓶康师傅。”

  她心想:能省一块还是省一块吧。

  喝了几口水,秋果果又赶紧跑入人群中。

  手里大概还有三四十张传单,再加一把油,就能回家吃午饭了!

  再次开始,她的运气有点背,在路边问了四个人,三个人都拒绝。

  心情略有失落的她转移视线,看见前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窗开着,有烟雾像丝带一样飘出。

  她又有了希望,小跑过去。

  “先生,打扰了,麻烦您看一下,大重签火锅店开张,请多多关注!”

  车里的男人掐灭了刚吸了两口的烟,用随身携带的纸巾包住烟头,眯着眼看了看秋果果,“秋果果?”

  秋果果又仔细看了这人,有点惊讶,“是你……你怎么在这?”

  “我的司机内急,所以,就先停在这儿了。”施安陌有点无奈的摆手,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传单,问:“你发这个,能赚多少钱?”

  “五十!你忙吧,我还得继续发,先走了。”秋果果向他微微一笑,将右手收回去,要走,被施安陌喊住。

  “秋果果,你怎么不把传单给我了?”

  “我以为你一个大总裁,不会看这东西呢。怕自讨没趣。你要?”秋果果的眼睛亮了亮。

  “这不是你在发吗,我支持一下,再说,说不定哪天我就想吃火锅了,你可不能带有色眼镜。”施安陌似笑非笑,长而浓密的剑眉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一点点反光。

  “好啊,你想吃火锅的时候告诉我,我请你啊。”秋果果稳稳地把传单放在他手上,甜甜地说了一声再见,就跑去找下一个潜在客户了。

  施安陌静静地凝视了秋果果很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很快移开视线,小老百姓的生活,他从来没有这么关注过,他心想可能是因为她是水望川朋友的缘故吧。

  司机小于喊了一声施总,使施安陌回过神来,他小麦色的长手指把传单对折,放在自己座位旁边,关了车窗,淡淡地说:“快走吧。”

  秋果果环视的目光知道了施安陌的离开。

  施安陌刚刚结束一场绞尽脑汁的谈判,就接到了奶奶让他去相亲的电话。

  “安陌啊,你就听奶奶这一次好不好,奶奶能图什么,还不是想在闭眼之前能看到你有归宿,大孙子,你就当可怜可怜我……”

  “奶奶……我现在真的没有再婚的打算,你饶了你大孙子吧……”施安陌很无奈,他已经拒绝这种事好几次了,可是家里人就是不死心。

  “奶奶可以饶了你,可是岁月不饶奶奶啊,说不定过不了几天我又会进医院,而且再也出不来,带着对你的牵挂入坟……”

  “奶奶你别说了……我答应你,你别激动。”

  ……

  秋果果累得腰有点酸,进家的时候喊了一声妈却没有人应,她往厨房瞅了一眼,赫然发现妈妈昏倒在地!

  还好还好,厨房没有开着火。

  她赶紧半抱起母亲,赶紧打了120,之后试图喊醒母亲,“妈,你怎么了,醒醒,妈?”

  失败了。

  大概四十分钟之后,医生告诉秋果果,她妈妈是贫血导致昏迷。

  “贫血……谢谢医生。”

  她皱眉,不知道是不是妈妈最近又没按时吃饭。

  “留院观察一天,回去好好补充营养。等会你可以进去看病人。”医生说完匆匆离开,有两个护士紧随其后。

  秋果果在医院守了妈妈一夜,第二天清早去买早餐的时候,被一个陌生女人拦住了。

  “请问,有什么事吗?”果果联想起上一次遇到的陌生女人,非常警惕地问。

  “姑娘,我能跟你谈谈吗。”张之香一袭黑衣,化妆品没能遮住她的憔悴和黑眼圈,她看向果果的目光复杂而明亮,秋果果读不懂,也不想读。

  “不好意思,阿姨,我妈妈还需要我照顾,我没时间,请让一让。”秋果果坚定的拒绝,也不想浪费时间问这个人为什么会认识自己并找到这里。

  “好吧……我是,你爸爸的朋友……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有空的时候请打给我,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对你说。”张之香递过去一张纸条,纸条的一角被忽来的风吹卷。

  “我爸爸……”秋果果愣愣地把纸条接住了。

  张之香淡淡地说:“有空再聊,再见。”

  秋果果看着她的背影,莫名感受到一种无解的孤独,把纸条塞进牛仔裤的口袋。

  她提着肉包子和牛肉汤走进病房的时候,秋梅醒了,已在床上半卧着。

  “妈,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秋果果把吃的放到了病床边的桌子上。

  “我还好,你别担心。”秋梅的气色的确好了一点,看向女儿的目光充满了柔和的爱。

  秋果果安下心,帮妈妈漱口、擦脸,擦手之后把包子递给她。

  秋梅欣慰地笑了笑,刚咬了一口,想到了今天是周一。

  “果果,你上午没课吗?”

  “我请假了,没事的,妈,你快吃吧,我在这陪你。”秋果果说着,拉起椅子自己坐了下来。

  “不行不行,你快回学校去,不能因为我耽误你上课。我问过护士了,我就是有一点贫血,今天下午就能出院了,一个人在这就可以,你吃完东西赶紧去上课!”秋梅面色严肃起来。

  “妈!这次我不听你的,如果昨天我没有回去,你会怎么样?你的贫血一直没有痊愈,为什么!妈啊,你对自己好一点吧。等你出院了,我天天回家陪你吃饭!”秋果果此刻对自己的妈妈是既无奈又心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