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感觉有点怪怪的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27 2019.12.27 08:00

  “是!我秋果果跟郭镶玉的友谊,会比金子还坚,比爱情还靠谱。”

  此时的她们,连嘴角微笑的弧度都是一样的,感觉能认识对方是此生最幸运的事。

  安顿好郭镶玉,秋果果匆匆回了学校。

  水望川给她打电话说,他替她报了舞蹈班,会舞蹈能提高她的交际能力,还能塑造身形,养出气质。每个周末晚上八点到九点半上课。

  “望川……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我都没为你做过什么。”秋果果不认为她能理所当然地接受水望川的帮助,不公平。

  “你可以感激我,但请你不要拒绝我,帮助你,就是因为你是我的转世,你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一切,就因为你是我的转世,而别人不是。当然,我帮助你提高你的综合素质,你自己也要争气才行。不要做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不然我会瞧不起你,你努力上进,就是报答我了。再说朋友之间相互帮助没什么不对,如果你觉得我们的关系不够平衡,那就强大起来,强大到让我需要你的帮助,明白吗?”水望川觉得现在像一名老师,有“好为人师”之嫌,不过只要能帮助到秋果果,他愿意继续扮演这个角色。

  “嗯,真的很谢谢你,费用问题等我兼职发了工资就还你,你也不能不接受。”这是秋果果留给自己的尊严。

  “好。”水望川微微一笑,很欣赏她这一点。

  挂了电话,水望川叫来秘书,说准备好车,可以去和司千里见面了。

  “水总,司总那边刚刚有人打电话来,说他今天有急事要处理,很抱歉需要取消今天的会面……”秘书私下盯着老板的脸色。

  “是他主动要合作新楼盘的事,现在怎么爽约了……算了,不管他了,安排下面的会议。”

  水望川这边忙得没时间吃晚饭,司千里那边难得请自家夫人吃一顿,他不确定他今晚要说的话会给妻子带来怎样的感受,但是他必须要说,他已经时日无多,还没有尽过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他希望自己能在最后的时光照顾到女儿。

  先说服之香,再说服小梅,他想让女儿认祖归宗,继承家产,这是他微不足道的补偿,这样他才能死而无憾。

  张之香为了赴丈夫的约,精心打扮了自己,心下是漫天飞蝶似的欢喜。

  她穿了一套咖啡色的新衣服,看上去知性又大方,涂了好几种颜色的口红才决定对自己的嘴巴宽容点。

  司千里很早就到了,准确地说,他一下班就到了这里。

  张之香看到满桌子五颜六色的菜,柔柔地喊了一声,“千里。”,入座后,放下包包,问,“还有其他人要来吗?”

  “没有。”司千里的目光认真地投向妻子,“你今天很漂亮。”

  这突然的赞美让张之香受宠若惊,二十年了,从来没有听他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千里,你今天怎么了,感觉有点怪怪的……”一个女人,不论是在多大的年纪,听到心爱之人的赞美,都会脸红。

  她花了几秒平定内心,随后说道:“就我们两个人,你点这么多菜,有点浪费了。”

  司千里笑了笑,把妻子平时喜欢吃的菜转到她面前。

  “之香,今天就当是我犒劳你吧,嫁给我这么多年,我没有好好地对待过你,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千里……你能这么说,我的心已经暖了一半……少年夫妻老来伴,只要以后你想跟我好好过,我就心满意足了。”张之香因为今天丈夫的态度红了眼眶,她的付出在这一刻仿佛充满了意义。

  “老来伴……之香,我希望你晚年幸福……”他是陪不了她多久了。

  张之香因为心情好,没有听出丈夫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她把酒倒进小小的杯子里,颤颤地说,“我们的晚年,一定可以幸福……”随后自己先咽了这一盅。

  司千里自己也倒了一杯白酒,没有立即喝,缓缓说道:“这顿饭,除了用来表达我对你的歉意,顺便,还想跟你说一件事情,希望你听后不要太激动。”

  “什么事?你就直说呗。”张之香拿起了白色勺子,想先喝一口汤。

  “先吃饭吧,吃完饭我再说……”他不知道如果先说了,之香会不会吃不下去饭。

  “那好吧,你也快动筷子吧,吃饱了我们早点回家!”张之香心想自己今天一定能睡个好觉,做个好梦!

  大概过了四十分钟,张之香吃饱喝足了,用纸巾优雅地擦了擦嘴,之后说:“千里,有什么事,你说吧。哎,不对,是什么话不方便在家说?”她终于清醒,意识到丈夫口中的那件事简单不了。

  司千里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眼神里尚有纠结,“我……之香,你知道在跟你结婚之前我有过一段恋情……现在,现在……”果果的身份,他有点说不出口。

  他带给妻子的伤害已经够多了,几乎是毁了她一辈子的幸福,现在再说出他在外面有个孩子,好像有点太残忍了……

  “现在怎么了,你的过去,已经是过去了……别让我着急乱猜了,想好了就说。”张之香上身前倾,心境平和。

  “好!我告诉你。”司千里低了一下头,又抬头,郑重地说:“我是最近才知道的,我在外面有一个孩子,她已经二十几岁了,是个女孩……我想让她认祖归宗,回家里来,你,拒绝吗。”

  张之香感觉太意外,目瞪口呆,“孩,孩子……女,女儿?是,是那个女人给你……”

  “是的,是秋梅,孩子叫秋果果。”脑海中一出现这丫头的小模样,司千里不禁莞尔。

  张之香把双手挪到桌面下攥紧、张开、攥紧、张开……如此反复。

  “千,千里……你能有一个孩子……这是好事……我……你……妈知道这件事吗,你是确定的吗。”张之香低眸看着自己的手,想哭又哭不出来。

  “妈还不知道这事,过几天再告诉她也不迟,我已经跟果果做了亲子鉴定,确定是我的女儿。”司千里看到妻子的反应,比他预想的要好很多。

  “真是喜事……我替你高兴……”张之香抬眸,眼睛水汪汪的,“千里,我问你一个问题。”

  “好,你问。”

  “你是不是,要跟秋梅,再续前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