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紫藤花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23 2019.12.17 08:45

  “那我今晚就留在这!”水望川坚定地说,“你要是赶我走,我就报警说你劫持我的朋友。”

  “喂,你还讲不讲理啊,我可是英雄救美!你别颠倒是非行不行,我真是高看你了。”柳生阳连连摆手,表示失望。

  “是吗,谢谢你抬举我,不过今天我必须在这里守着,以防你兽性大发,趁人之危。”水望川在客卧门外蹲坐。

  “行!你待在这吧。不过不能在我的浴室洗澡,马桶其实也不想让你用,可是……不能让你随地大小便啊!如果我丢了什么,你就是小偷。我去睡了,祝你今晚没有好梦。”

  柳生阳一抹邪笑之后,头也不回地进了自己的卧室,关门的声音特别响。

  水望川不在乎他的态度,能留在这就好。

  水望川给温母打了个电话报平安,说今天碧云在朋友家,明天就回去。

  温母信了,关了客厅的灯,安心去睡觉。

  水望川在后半夜的时候拿了人家沙发上的抱枕,不敢睡沙发,蜷曲着身体在门外守着,在门前放了三个酒杯两个水杯,如果柳生阳来开门,他会听见声音,他一向浅睡,何况现在他要当护花使者。

  第二天凌晨五点左右,柳生阳想给水望川盖一层毛毯,却被还没睁开眼睛的水望川捞住了手腕,“别动……”

  柳生阳生气了,他大发慈悲怕他着凉,这人却像防贼一样,已经拽疼他的手了!

  水望川被蛋黄色的毛毯砸醒了。

  “……你,你怎么在这,”水望川飞速站起来,“你进去了?!”

  “滚一边去吧,老子见多了美女,屋里那个没入我的眼!”

  两人正说着,听见客卧传出女人的呼叫:“渴……好渴……水……”

  “你快开门,我去倒水!”水望川疾速跑到饮水机旁,用一次性纸杯接了水,赶紧折返回去。

  伺候到温碧云完全清醒,水望川说要带温碧云回家,有那么一瞬间,温碧云捕捉到了水望川眼中少有的情愫,她看不清那是什么。

  二人向柳生阳道谢,柳生阳也不客气,“水望川,你要记住,你欠我一份人情。不留你们吃早饭了,请回。”

  水望川二人从蜃楼别苑出来,坐上了水望川的车。

  “碧云,你的车,昨天我找人看着了,你不用担心……酒吧不是好地方,以后不要去,头还晕吗。”

  在车内上方的小镜子中,温碧云看见水望川黑青的下巴和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她顿时心生愧疚,“对不起,我麻烦你了。要不你赶紧回公司,我去找我的车?”

  “不用这样。我先送你回家。你把你的车钥匙给我,我帮你把你的车开回去。”

  “这样,不会影响你的工作吗……”

  “我这个老总请半天假还是可以的。你没事我就安心了。”水望川说完这话的时候,正好红灯亮了,他停下来,安静的氛围有些微妙。

  “望川,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温碧云大胆地问了出来。

  水望川望了一会儿前方的红灯,打开了车内的音乐,切换了两回,唱到S.H.E的《紫藤花》——

  花缠绕的深情/寻觅/你像蒸发的背影/我垂坠的心情/摇曳/不出声音/精彩没结局的戏/我们像不像电影/当看着我的人都散去/我才看见我自己/紫藤花/迎风心事日深夜长/越想逞强去开朗/笑声就越哑……乐园已不再喧哗/还念念不忘/旧情话/最暧昧的人/最难忘记/因为还留下梦境/最浪漫的人/最难清醒/不信谁无情/假如能像风和雨/彼此又疏离又亲密/不问你不说的秘密/快乐会不会延续……爱情最折磨的不是别离/而是感动的回忆/让人很容易/站在原地/以为还回得去……

  一路再也无言,“紫藤花”开满两边。

  也是这一天,秋果果加入的墨扬文学社要举行一次诗歌朗诵大赛,可以投原创,秋果果就投了原创,在初赛中朗诵道:

  《被冻住的思想》

  作者:秋果果

  她在走着可是没有看到出口,

  她的额头成为一块欲死的冰。

  这块冰有着发烧生病时的温度,

  紫外线给他送来一包药,

  告诉他最好口服。

  他没有遵照医嘱,

  他把药碾碎了敷在自己的额头上,

  并不缠绷带。

  药不服他的约束蹦向水池,

  水池里的泡泡烫伤了药也烫伤了他,

  于是他来找她评理并索要新的听话的药。

  她告诉他这种药她还在研制当中,

  不久便能造福人类。

  于是他等,

  等待的第一天头发瞌睡了,

  一不小心摔伤了筋骨;

  等待的第二天眉毛发狂了,

  原来是因为没按期打疫苗;

  等待的第三天,

  她研制好的药水被她的手腕打翻,

  却恰好溅入他的嘴巴。

  或许是因为一种不可逆的力量捆住了他,

  他活了下来却仿佛死了。

  她僵硬地微微一笑,

  为自己的额头缠上绷带并打了一针疫苗。

  朗诵完之后,掌声四起。秋果果鞠了一躬,对本次效果很满意。

  社长夸她写得好,朗诵也不错,等真上舞台的时候多一两个手势就更好了。

  秋果果微笑,说记下了。

  秋果果是五号,朗诵完之后就直接出来了,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再紧张。

  不一会儿,她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是个女同学。

  “秋学姐,等等我。”

  秋果果站定了,问:“找我,有事?”

  小学妹很兴奋,“你朗诵的真的是你自己写的吗,很棒哎,能教教我怎么写诗歌吗。”

  “谢谢,我瞎写的,拿出来献献丑……你喜欢诗歌这很好啊!作诗把发自内心的感受写出来就不错,情在技巧之先……我也不敢多说,怕误导你,没事多读读好诗名作,你渐渐就有自己的想法了……我还有事,先走了?”秋果果温柔地说。

  “谢谢学姐!咱俩加个QQ吧,以后我还想多向你请教。”

  秋果果答应了。

  二人分别之后,秋果果去了图书馆,她想读读张晓风的美文。

  饭点,她从图书馆出来,直奔食堂,路上考虑午饭吃啥。

  她买了一份热干面,找位置的时候看见同班同学郦清荷在呕吐,她赶紧跑过去。

  “清荷,你没事吧?我带你去医务室?”秋果果是真心问候。

  “没,没事……我吃饱了,先走了……”郦清荷擦擦嘴角,生硬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