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万一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213 2019.12.25 08:00

  “小嬛,爸爸不是故意的……我……你别说气话,爸错了,爸不该打你……”任多富这会儿担心闺女被打重,老婆回来会埋怨他不说,连他都恨起自己这只不争气的右手来。

  “您是错了,但错不在打我,而是错在逼我选择。爸爸,如果你坚持,我就只能暂时离开你和妈,你大可以拦住今天的我,但你拦不住以后的我……”任嬛扭头,温柔地对杜乘先说:“乘先,我们走,我带你去医院。”

  任多富呆呆地看着女儿离开的背影,许久没有说话,他的那些手下面面相觑,也只好原地待命。

  杜乘先两个人没有带太多的钱,任嬛手机绑定的银行卡早被冻结了,他们是坐着公交车去医院的,还好只是皮外伤,在医院简单地上药包扎一下就好了。

  两个人总共只剩下300块钱,他们都在纠结今天晚上住在哪里,酒店花钱多,小旅馆又不安全,可是他们就这点钱,最起码得省到她或者他有一份工资……

  他们还没有吃晚饭,现在天也晚了,饭店和超市都关门了。

  “小嬛,我们去找个小旅馆吧,不安全,不怕,我保护你……很抱歉让你跟着我受这种苦……我以后一定赚大钱养你!”杜乘先信誓旦旦地说。

  “……别了,再想想其他办法吧……要不,我们先看看有没有那种营业到半夜的火锅店?”

  任嬛头一次觉得原来钱是这么珍贵。

  杜乘先抱了抱任嬛,表示答应,两个人沿街寻找。

  也许是上苍可怜他们吧,还真有一家没关门的火锅店,他们喜出望外,牵着手,赶紧进去了。

  “欢迎光临,两位可以来这边看一下我们的套餐。”年轻的女服务员非常热情。

  “好的,我们随便看看……”任嬛有点心虚,因为他们是来“占便宜”的。

  “好的,选好了可以随时叫我。”服务员礼貌地退到他们身后。

  闻着火锅店里的香气,他们更加觉得有饥饿感,杜乘先张口,想说来一份,但是被任嬛用眼神阻止了。

  “小嬛……”杜乘先恨极了此刻自己的无能。

  “没事的,乘先,我们先去坐。”

  服务员作出请的姿势,稍后又为他们各倒一杯白开水,并将菜单留下,“二位慢慢挑,我们这还有客人,先失陪了。”

  “嗯……好的,麻烦了,请便。”任嬛对服务员微微一笑。

  任嬛把手伸在桌面上,杜乘先配合默契,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像是在一同保护着一把火种……

  他们喝了几口水,后来实在是困得不行了,两个人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火锅店老板叫醒他们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半。

  “嘿,快走吧快走吧,我们要打烊了,你们待这么久也没吃东西,快出去吧!”男老板替自己叫亏。

  “不好意思啊……”杜乘先刚想站起来,只听任嬛哀求老板道:“

  大哥,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们今天在这里过夜,再过一个半小时好吗,就这么坐着,我给你50块钱好吗。”

  老板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逛了逛,皱眉说道:“不行,别说你的钱不够,就我看这兄弟脸上和身上的伤,也不能留你们,万一给我招来祸端呢!快走吧,快走,实在是不好意思,请你们谅解。”

  任嬛俩人无计可施,出了火锅店。

  夜风微微凉,杜乘先把自己的深蓝色外套脱下来,给任嬛裹上。

  “没事,大夏天的不冷,你快穿上吧,马上就能天亮了,我们就能去找一些当天给工资的活……”任嬛在安抚他,也在安抚自己。

  两个人走了快一个小时的夜路,最后坐在路边的黄色长椅上,眼睛不停地打架。

  也是这天,秋果果下晚自习回宿舍的路上,听到有男生弹吉他唱《平凡之路》,那周围站着很多小迷妹,她喜欢音乐,自然也不会错过,赶紧走入那些人之中,只见主唱是个高个子的单眼皮同学,他左右各有一人配合着,秋果果耳畔响起那熟悉而动听的旋律——

  “……易碎的/骄傲着/那也曾是我的模样/沸腾着的/不安着的/你要去哪via via/谜一样的/沉默着的……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对我而言是另一天/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也渴望着也哭也笑平凡着……”

  一曲终了,大家都久久没有回神,直到第一个人的掌声响起,其他人的掌声呈排山倒海之势。秋果果的双手甚至举过了头顶。

  后仔细一看才确定,唱歌的这些人是学校天籁社团的,是在做一个活动宣传。

  没有加入音乐社团,算是秋果果的一大遗憾。她除了是文学社成员,还是心理学社团的一员,没那么多精力可分配,就放弃了音乐社。

  待人群散去,秋果果多添了落寞,垂着脑袋回到宿舍。

  刚躺到床上,她的手机就想起一个陌生号码,本来是不想接的,但怕错过什么。

  “果果……”这一声呼喊含尽了恍然与愧悔。

  “我是,您是,司叔叔吗?”秋果果有点困惑他为什么打电话来,心想难道跟妈妈有关?

  “我是……果果啊,你在学校过得还好吧,没人欺负你吧?”司千里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的关心,只能如此笨拙。

  “没有没有,我一切都好,司叔叔,你是想,让我向我妈转达什么吗?”秋果果说到妈妈,还有点纠结要不要直接问司叔叔那次为什么和妈妈见面。

  “不,不是……爸,不,我就是想你……想着你在学校过得怎么样,表达一下长辈的关心……在家的时候要好好照顾自己和你妈啊。”司千里的心跳越来越快,怕刚刚不慎说出的那个字,引秋果果多想,就草草挂了电话。

  秋果果不是特别敏感,一点都没多想,睡前打开了音乐盒,夜里做了一个美梦,梦里的她也学会了弹吉他,在一片花草树木之中,独自唱《一生之解》,唱给大自然的生灵。

  第二天上午,她正上课呢,手机一直震动个不停,要是没有关铃声,那声音一定会一阵紧接一阵。

  是郭镶玉,秋果果实在有点担心了,就以上厕所为由出去了。

  “镶玉,打这么多电话,出什么事了,你别吓我。”这个时候,秋果果已在洗手间。

举报

作者感言

飘零感卿

飘零感卿

谢谢大家的推荐与支持,我会继续努力。

2019-12-25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