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哎呦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063 2019.12.16 09:30

  阴柔男沉默着,一把扭断了那个男人搭在温碧云肩上的左手腕。

  男人弯了身体,发出痛呼,右手里的玫瑰花也坠落下去。

  阴柔男趁机把温碧云的身体接住,“不想头破血流,断臂短腿就滚蛋,不然,你也挡不住我报警。”

  男人龇牙咧嘴,不报复心有不甘,抢了一个女人手上的葡萄酒瓶,冲着阴柔男的头部砸去!

  没有听到预料中的破碎声,男人的下体倒传来钻心的剧痛。

  被抢的女人快速离开了这是非之地,怕被伤及。

  “不自量力。快去医院瞧瞧还能不能人道。”阴柔男说完,拦腰抱起昏迷不醒的温碧云,以胜利者的姿态走出酒吧。

  水望川在归人酒吧附近看到温碧云的黄色奥迪的时候,已经不见温碧云的身影。

  他的心一下子像是落进一个无底洞,恐而不安。

  他给温碧云打了三次电话,听到的全是“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查一下一个半小时前到现在,明祥路与明道路交叉口,归人酒吧附近的监控。之后告诉我温小姐的去向,时间允许的话,报警立案!还有,请个交警过来这里,看着温小姐的车,给他双倍的加班费。”水望川尽量保持镇定,对电话那边的秘书说。

  “好的,我马上去办。”

  秘书给自己的男朋友打电话说要爽约了,老板来任务了。

  二十分钟左右之后,水望川知道是谁带走温碧云了,直奔蜃楼别苑。

  “先生,先生,这是私人住所,没有邀请卡不能进去!”年轻的门卫拦住水望川。

  “我朋友在里面,我要找她,请让我进去!出了事你能负责吗!”水望川有点不耐烦。

  “您认识柳先生?这样吧,您跟柳先生通个电话,如果他同意,我就让您进,否则真的不行,因为我们要确保他的安全。请您体谅一下,不要让我们为难。”门卫好言好语。

  水望川也不是蛮横无理的人,给秘书打电话说:“给我查查柳生阳的私人号码,我给你三分钟时间。”

  水望川第一次打柳生阳电话的时候,柳先生还在浴室,没有接。

  两分钟后,柳生阳裹着白色浴袍出来,看了一眼手机,陌生号码四个字使他不打算回拨。

  他把手机放回床边的桌子,继续用毛巾擦自己的湿头发,边擦边惦记自己带回来的女人醒了没。

  他刚擦好头,刚想去客卧,却接到了下面门卫的电话。

  “柳,柳先生,不好意思,打搅了……有位先生要见你……”门卫的声音里有一丝颤抖的害怕。

  “谁?”柳生阳懒懒一问,可见可不见的,他会拒绝。

  “……他说,他叫水望川……”

  水望川这三个字使柳生阳来了精神。在这个城市,水望川这个名字代表着商场巨头。

  “请他上来。”他们只交涉过一次,他倒是很好奇水望川深夜来访的缘由。

  他步子缓慢地下楼,走到客厅,没有换上衣服,浴袍的领口半开着。

  他倒好两杯伏特加之际,水望川出现在他面前。

  “柳先生今天是不是带回来一个女人?”水望川开门见山,不想浪费时间。

  柳生阳一听,高挑俊眉,不禁莞尔,“你这大晚上的不请自来,只是因为一个女人?”他轻摇着高脚杯靠近水望川,“我从俄罗斯带回来的伏特加,尝尝?”

  “我不喝,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带回来一个女人?她是我的朋友,你把她弄哪了?”

  柳生阳没有立即回答,把两杯酒都喝完了,才说话,“你怎么知道我带回来一个女人的。”

  “我不用向你解释,你只需要告诉我她在哪就好了!”他的焦急从一进门就掩盖不住。

  柳生阳把酒杯放下,坐到舒适的沙发上,“她叫什么名字。”

  “你什么意思?你问这个做什么。”水望川向前走了两步,有一种想逼他赶紧说实话的冲动。

  “那么一个大美人,我对她感兴趣,不奇怪吧?”柔美的五官现出耀眼的笑意。

  “你……她今天去了酒吧,出来的时候不是清醒的,你不会是对她做了什么吧!”

  “我对她做了什么,不需要向你报备吧?你这么紧张,怎么,她是你的女人?”柳生阳翘起了二郎腿。

  “快让我见到她,不然你今晚别想休息。”

  “不能休息……好可怕啊,你陪我吗?我以为忘川集团的大总裁,是那种绝不会慌张的人呢……”柳生阳站起来,与他的面对面。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朋友,水某今日不会叨扰,她家里还有母亲在等。”

  “朋友……哈哈哈,莫不是女朋友吧?哎,如果我说我已经碰了她,你会做什么?”柳生阳像一个好奇宝宝。

  “让你身败名裂,倾家荡产,然后去蹲大牢!”水望川当了真,一把揪住了柳生阳的浴袍,差点使柳生阳一丝不挂。

  “哎呦,好大的火气,差点把我给撕了。放松,放松,我跟你开玩笑呢,她很好,从流氓手里救她回来,我可不是想自己当流氓的。我们两个大男人,这样拉拉扯扯不好吧。”

  柳生阳憋着笑,“她在客卧,中了药,不知道药效有多久,我去看看醒了没有。”说着,柳生阳整理了一下浴袍,使它不至于走光。

  “等等,一起去!”水望川想亲自去确定,他想早一点再早一点看见温碧云。

  “瞪什么瞪,我是个好人,不会拦你。走吧。”柳生阳今天日行一善,毫不吝啬地自夸一回。

  温碧云还没有醒,好像只是睡着了。不等水望再多看两眼,柳生阳把门合上并上锁,下楼。

  “柳生阳,你给我开门,我要带她走!”水望川的声音很大,他自己都有点吃惊。

  “她在我这,你大可放心,我又不是大灰狼,不会吃了她。你请吧。”柳生阳下起逐客令,“我困了,就不招待你了。”

  “我再问最后一遍,你真的不让我带她走?”水望川压抑着沉重的郁闷和烦躁。

  “我凭什么让你带走?我还希望她醒来之后以身相许来报答恩情呢。”柳生阳似笑非笑地说,像是在开玩笑,又不像是在开玩笑。

  

举报

作者感言

飘零感卿

飘零感卿

谢谢大家的评论与支持!

2019-12-16 09: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