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家丑不外扬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89 2019.11.25 12:30

  回到宿舍,秋果果先魂不守舍地把衣服洗了。搭好衣服之后,立即去宿舍走廊的角落给闺蜜打了个电话。

  “镶玉,你现在有空吗。”

  “怎么了,亲爱的。”电话那边的声音在发嗲。

  “我这一身鸡皮疙瘩,给我说正常话!”秋果果无奈。

  “说,什么事。”郭镶玉谨遵“圣旨”,开始惜字如金。

  “我好像……被人跟踪了……”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归于无音。

  “你在学校招惹谁了?”郭镶玉在另一边皱起眉头,认真起来。

  秋果果思索了半天,说没有。

  “是不是哪个流氓看上你了?我跟你说……”

  秋果果赶紧打断她,“怎么可能,不会的,我的样子这么普通,你别不着边际了。”

  “这个推断有依据啊!女孩子最容易遇见这事了,你当心点,实在不行就告诉老师同学,别不好意思。过两天我去找你。”郭镶玉提醒她。

  “这,让我这么说,我又没证据,或许是我自己多疑了,过段时间再说吧。你到我学校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秋果果将背倚着白色墙面,“对了,你还在幽梦酒吧工作吗?酒吧里什么人都有,不安全,能辞就辞了,现在伯母病好了,不急着用钱了。”

  “嗯,明天我就辞了它,不过今天有个老板约我,九点半。我差不多该准备了。”郭镶玉心里涌出一股暖流。

  “什么老板,熟吗,人品如何?跟异性出去多个心眼,不要喝酒。”秋果果站直了,提醒她。

  “普通朋友,放心,我会当心的,你呀,去休息吧,改天聊。”

  秋果果点头嗯了一声,挂了电话之后回去洗脚睡觉了。

  郭镶玉这边换上一套白色连衣裙,画了个淡妆,涂红嘴唇的时候一个室友打趣她是不是去和男朋友约会。

  “我就不告诉你!宿舍关门之前我回不来,替我答到。”郭镶玉俏皮一笑,穿上自己的红色细高跟鞋。

  “快走吧你!”室友曾子悦假装拿起自己的狗熊要砸她。

  “我回来给你带零食,谢谢喽!”说完,郭镶玉把门一推,裙摆飘飘地转身下楼去。

  郭镶玉的约会是在街边的烧烤店,是她要求的。这个时间出来走动已经不是很热。

  “小玉,几天不见,你更漂亮了!”旁边的男人有四十岁左右,笑起来的时候有裂开眼角的皱纹。

  “谢谢,不过于总还是叫我镶玉吧,比小玉好听。”

  “行,你也别叫我于总了,喊于大哥就行。”

  郭镶玉眼珠一转,点头表示接受,“到了,我们进去吧。”

  两个人选了9号桌,然后各自去拿自己的食材。

  郭镶玉坐下并准备开吃的时候,于总的电话响了,他说完不好意思,起身去外面接。

  于总回来的时候,郭镶玉问他,“有公事还是私事,要不我们改天再聚。”

  “私事。”

  “你老婆的电话?”

  “不是,我小舅子,吃吧,吃完我送你……你宿舍什么时候关门?”于总才想起这茬。

  “现在已经关门了。没关系,我可以在这附近找个酒店住一晚上。”

  于总对她有恩,所以她才会这个时间应邀出来。

  “实在不好意思,我约你,在时间上没有考虑周全。这样,你住酒店的钱我出。”于树人的笑容很绅士,眼神清澈。

  “不用了!我不喜欢让别人破费,我带了钱的。”

  于树人提醒她翻羊肉片,两人就此开吃。

  吃饭期间,于总问了她对一些事情的态度,她不觉得奇怪,一一表达她的看法,她不知道这是于树人在了解她的三观。

  “镶玉,你爱钱吗?将来的爱情,你是喜欢在宝马车里哭,还是在自行车上笑?”

  郭镶玉听言,先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巴,把纸巾扔进垃圾桶之后,她说,“我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我喜欢名牌和奢侈品,我爱钱,钱使我自由。但我的钱是我自己劳动所得,而不要依附男人。关于爱情,我为什么不能找一个有车有房,但愿意陪我骑自行车喝白开水的人呢?也许是我太贪,但是我就是这样想的。”

  于树人虽然听她自己说爱慕虚荣,但是对她这个人却仍然不讨厌。

  在酒吧看到她干活的时候,他认为她是吃得起苦的。

  接触下来,直到今天为止,他依然觉得这个女孩子可以让自己的小舅子认识一下,或许,他会喜欢,郭镶玉就是他的弟妹了,省得老婆天天催他给弟弟介绍对象。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你坦然说出自己爱慕虚荣,倒是让我觉得特别。我也吃好了,走吧,我知道这附近哪个酒店便宜。”

  看着女孩有些恐惧的眼神,他笑,说,“放心,我远远地……”

  于树人话还没说完,突然嘴角挨了一拳!

  “哪个混蛋!”他定睛一看,怒从中烧,这不是他的小舅子吗!

  “戚凡昱,你发什么疯,没一个好的理由,我揍得你咱爸都认不出来!”

  眼前的一幕太过突然,郭镶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静观其变。

  一身白色西服的戚凡昱,胸口处还挂着“伴郎”两个字。

  “理由?于树人,你刚刚做了什么!你跟一个女人说这附近哪个酒店便宜,怎么,包小三还想省钱呢。”这伴郎气红了脸。

  于树人还没解释,郭镶玉先说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小三!请先生不要随便给人扣帽子!”郭镶玉站起来打算走,不想多掺和,更不想被人看了热闹。

  “你不是?走什么,心虚吗!我今天就是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丢尽脸面,我还要向八卦娱乐爆料,让你们身败名裂!”戚凡昱一想到姐姐受了欺负,俊郎的脸拧到一起。

  “先生不明白家丑不外扬的道理吗,如果于大哥真的出轨,你们私下解决不更好?像现在这样被食客注视讨论,当做谈资,不觉得不雅?”郭镶玉淡淡地说。

  “你也知道出轨不雅,为什么还要做小三!人家只会蔑视讨厌你,而不是对我议论纷纷!你不能走!你得接受大家的嘲讽,你这种利用美色抱老板大腿的人我见多了!”

  戚凡昱真的有伤到郭镶玉的自尊心,什么人啊,不分青红皂白就侮辱她,她虽然穷,但是还没受过这么大的打击!

  巴掌声响起,戚凡昱不可置信又愤怒地看向郭镶玉,正要还手被他姐夫拦住。

  “凡昱,你太激动了,这是个误会!”

  郭镶玉耳边响起不堪的议论,越想越委屈,捂着脸跑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