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联系不到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026 2020.01.09 15:39

  秋梅抬眼一看,“金夫人婚纱摄影”几个紫色大字映入眼帘。

  “怎么,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进去你就知道了。”司千里拉起秋梅的右手腕就走,这次,秋梅没来得及拒绝。

  秋梅一边被动地走一边问,“司千里,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里的工作人员礼貌地招呼,“先生,太太,欢迎欢迎,我们金夫人全国知名,摄影技术一流,请问你们是近期办婚礼吗……”

  秋梅一听,赶紧解释道:“不,不是,我跟他不办婚礼!”她想挣脱身边人的手,“司千里,你让我走,搞不明白你想干什么!”

  “我要给你买一套婚纱。”司千里的音调不高不低。

  这句话,司千里说得太突然,像是一块石头砸向了秋梅的心波!

  秋梅活到现在,没穿过婚纱。年轻时,她期待着能为心爱之人披上婚纱,却联系不到他,他抛弃了她,现在,秋梅心想:他说这句话,做这件事,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们两个倒像是背着司千里的妻子在偷情……

  “我不要。你有时间,就回去陪你的老婆吧……”

  “无论你要不要,我都会买。哪怕你立马把它扔进垃圾桶。”司千里的双眼里映着秋梅,有泪水萌芽。

  “你,这又是何苦呢……”

  “最后一面,我想看一眼你穿婚纱的样子。”司千里的眸子里又多情意。

  一念之间的放纵,秋梅答应了他。

  帮秋梅穿婚纱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跟秋果果的年龄相仿。

  她甜甜一笑,说:“阿姨,您真漂亮,这件婚纱您穿着太合身了!”

  秋梅看向镜中的自己,被描上了淡淡的妆,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皮肤白白的,嘴唇红红的,有点秋梅二十年前期待嫁衣的影子,可惜,美人迟暮,脸上的褶皱,再好的化妆品也遮不住了。

  “我老了……”秋梅似是在喃喃自语。

  “阿姨一点都不老,看上去像四十来岁。”那小姑娘接话,与此同时,她把秋梅的腰间一系,打了一个好看的蝴蝶结形状。

  “你真会说话。”秋梅看向她,随口一问,“小姑娘,你在这里干几年了。”

  “快两年了,过几天我要请婚假,也要结婚了!”小姑娘说着话,脸上带着将为人妻的幸福、喜悦和期待。

  “是吗,真好,我提前祝你新婚快乐,幸福平安。”秋梅为别人高兴,她浅浅笑了。

  “谢谢阿姨。”小姑娘又笑得开花,弯腰为秋梅整理裙摆,不一会儿,说,“弄好了,阿姨,我们可以出去了。”

  小姑娘的话音刚落,只听外面哐当一声巨响,伴有东西破碎的声音。

  片刻,有女声大喊:“来人哪,砸到人了!砸伤人了!”

  秋梅和小姑娘皆是一惊,小姑娘反应过来,快步离开。

  秋梅站在那,摸着自己的心口,一步一步极慢地移动。

  心里祈祷着:不要是他,不要是他,不会是他……

  她推开试衣间的门,看了看四周,在一群手忙脚乱的人之外,没有看到司千里。

  她慌了,边走向人多的地方边喊他的名字,“司千里,司千里!千里……你在哪……”

  在没得到回应之前,秋梅心想着:也许是去洗手间了呢。

  直到,听到一声特别像他的一声闷哼。

  她不得不,不得不走入事发之地,拨开人群,去看一眼那个不幸的、被砸到的人,被顶上掉下的、会散发出漂亮光彩的灯砸到的人。

  那个不幸者,嘴巴微张,像是在说话,旁边有人问他:你想说什么。

  秋梅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说,这儿,这儿,小梅,我在这儿……

  秋梅抖着手,想拨打120,手机却因为她的颤抖摔到了地上。

  “啊!!!”秋梅膝盖一软,跪了下来,痛彻心扉地这么一呼。

  没有人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在意她的悲喜。

  救护车的笛声由远及近。

  店里的工作人员已经把司千里抬了起来,朝着秋梅喊:“女士请让开一下!”

  这句话一下子把秋梅拉回了现实。

  她站起来,来不及擦眼泪,带着哭腔说:“我是他的……他的朋友。”

  “哦,那待会你也上救护车!”

  就这样,秋梅连婚纱都没来得及换下来就上了救护车。

  在车里,他奄奄一息,被输着氧气。一名护士在处理着他头上的伤口。

  秋梅握着他的手,一直在他旁边唤他,“千里,不要睡,不要睡,医院马上就到了……”

  她的泪水一滴一滴地滴到他渐渐不见血色的脸上。

  司千里双目紧闭,没有给她任何回应。到了医院,经过两个小时的抢救,医生出来,无可奈何地对秋梅说,“我们尽力了……”

  秋梅差点没晕过去,她挺住了。

  “请您节哀顺便,您是病人家属吗。”医生问。

  “我……我不是……我是他的朋友。”秋梅的心一阵一阵地痛,像是被什么不停地撕扯着。

  “那您能联系到病人家属吗。”医生问。

  “我,我联系不到……”

  “一个都联系不到吗?”医生继续问。

  秋梅在此刻想起来,果果好像有司千里老婆的电话!

  “等等,我可以打个电话问问我女儿他妻子的电话……”

  “那就先请您先和护士一起把死者送往太平间,清点一下他的遗物吧,等会如果联系不到死者家属,请找相关医护人员办理手续。”

  这医生走后,司千里的遗体被推出来。

  这一刻,秋梅仿佛入了梦。

  一块白布,成为司千里最后的“外衣”。

  世上还有多少人,没有正式告别,就已生离死别。

  张之香是和司万中一起去医院的。两个人没敢让司母知道这事。

  失去丈夫的悲伤使张之香根本就不在乎秋梅为什么会穿一袭婚纱。

  秋梅见到他们的时候,心情已平复许多,说,“司千里在太平间,后面需要办什么,你们问医生吧,我走了……”

  “等等,你不打算让你女儿,送她爸爸最后一程吗?”张之香突然发问,语气淡淡的,仿佛没了喜怒哀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