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老规矩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63 2019.12.03 09:24

  晚上九点,司家。

  司千里是最后一个落座的,司母虽然有些不悦,但没说什么。

  饭桌上一个高大偏瘦的男生站了起来,喊了一声姨父。

  “嗯,坐。”司千里面无表情。

  司母看着沐星辰坐下之后,说:“千里,这次星辰从剑桥回来,我想让他到你的公司去磨炼磨炼。”

  司千里虽然结婚多年,但膝下无子女,司千里这辈有一个哥哥,他哥只有一子司明耘,司家不至于绝后。

  司千里兄弟两个各有集团,司千里这边很明显就没了直系继承人。

  沐星辰是司千里妻子张之香的外甥,关系比平常人近一些,司母有意让司千里培养他,以后千里集团的大权不至于落入毫无关系的人手中。

  “如果星辰乐意,我自然是欢迎的。”司千里说的是心里话。

  “谢谢姨父给我这次机会,我敬您。”沐星辰儒雅地笑着,端起了酒杯。

  沐星辰刚刚毕业,父母都是教授,可他希望从商。千里集团对于他来说是个不错的平台,他可以大展拳脚。

  “客套话不用说了,我这人举贤不避亲,只要你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

  晚上十点半,司千里在书房,本想就这样凑合过一夜,可是他母亲敲他的门,让他这几天一定要和媳妇在一起,不能让沐星辰觉得他姨过得不幸福。

  司千里不想惹母亲生气,只好进了自己近半年都没有进过的房间。

  “千里,你来了……”张之香本来是坐在床上的,端着一杯牛奶,她惊喜地站了起来。

  “老规矩,我们两头睡。我去洗个澡。”

  司千里的目光打在张之香身上,她觉得有点冷。

  结为夫妻二十多年,她的丈夫只有在刚结婚的时候碰过她,还是因为要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

  其实她怀过孕,不幸的是从超市的楼梯上摔下来流产了,自那以后不能再当母亲。

  她不能生孩子了,司千里并不跟她离婚,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无所谓。

  她从结婚的时候就知道,司千里心里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他梦中的“小梅”。

  她以为他能慢慢淡忘小梅,不做痴情人,可惜,他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男人。他不止一次地对她说,“我心里只有她,对你无法动情。跟你结婚,已经是我背叛她了。”

  如果不是因为爱,她也不会留在司家这么久,她完全可以过独身生活,或许还能遇到一个不介意她不能生孩子的男人。可是,她是爱他的,爱他的痴情,爱他的孤独和无奈。

  她的爱因为没有回应而变得如空气,别人以为不存在,只有她自己知道,独自默默吐露。

  老规矩,她习惯了,可是无论听到多少次,她是只有失落忧伤,没有愤怒怨恨……

  “好,我去给你热杯牛奶助眠。”张之香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让它看起来完美无缺。

  司千里看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秋梅这边得知是司千里给的医药费之后,呆呆地望着头上的白炽灯。

  “妈?”秋果果低低地试探地喊。

  “果果,以后不要接受你司叔叔的帮助,一点都不要……”

  秋梅的目光还定在灯光里。

  “……行,我听妈的。”秋果果没有多说,更不多问。

  “住院的钱出去就给他,不要拖。”秋梅继续说。

  “好。”

  秋梅在医院待了两天就回去了,水望川再去的时候没有找到她们。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郭镶玉那边可以出院了,秋果果请假去接她。

  “镶玉,你别乱动啊,回去可得好好养着呢!”秋果果说。

  “这两个星期快闷死我了……唉,伤筋动骨一百天啊!”郭镶玉想想都郁闷。

  “以后出门可得小心,记住这次教训吧……对了,我们还没约车……”

  秋果果话还没说完,郭镶玉说史诗长早安排好了。

  “速度够快嘛。你打算回学校?你现在这样……”秋果果有些担心。

  “完全养好了再去学校,手不能写字,腿不能走的怎么去。”郭镶玉嘟起嘴巴。

  “那你还能赶上课程进度吗。还真是麻烦。”

  “史诗长说,我养伤的地方他安排,还会给我找一个家教,怎么样,这人不错吧。”郭镶玉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

  “小心这是带毒药的糖。”秋果果点了点她的额头。

  “我百毒不侵的哦!”郭镶玉俏皮地说。

  “真希望你说的是真的。”秋果果把东西收拾完了,直起腰看着打有两处石膏的郭镶玉,有点犯愁,“我好像,抱不动你……”

  “我抱她吧。”史诗长的声音快过了他的脚步。

  “这……”秋果果还是有点为难,怕他吃郭镶玉的豆腐。

  “那谢谢了!”郭镶玉好像不在乎是否会被他占便宜,高兴地答应了。

  秋果果只好请史诗长先把人抱出去,自己拿行李。

  等郭镶玉被史诗长小心翼翼地抱进车子后座,转头对秋果果说:“镶玉养伤的几个月会在劳动南路的左岸风景,你可以多去陪陪她。”

  秋果果点头,对车里的郭镶玉说:“你在别人那里,什么都要注意,知道不。”

  “我明白!”郭镶玉给秋果果一个飞吻,“我是去享福呢。”她又看向史诗长,“是不是啊,史先生。”

  “没错。”史诗长看见她的笑容,眼神不自觉流露出宠溺。

  郭镶玉察觉到这眼神的炽热,上身往车里缩了一下,目光移到别处。

  史诗长礼貌地问秋果果需不需要送她回学校,秋果果想了想没有拒绝。

  到了学校,秋果果刚下车,一转身看见不远处的萧山铭坐在单车上,正在看着自己,她走过去,笑,“山铭,你是要出去做兼职吗?”

  “是的……果果,是谁送你回来的?”萧山铭又眺望了一眼远走的豪车。

  “我朋友,有事你快去吧,拜拜。”

  秋果果走了,萧山铭却走不动了。他在想那个送她回来的男人是她什么程度的朋友。

  是追求她的人,还是已经成为她的男朋友……他在想自己是不是该告白了。

  “山铭!”

  孔如梦忽然像蝴蝶一样出现在他面前。

  “啊……怎么了……”

  “你去哪啊?”她问。

  “去兼职家教。”

  萧山铭不冷不淡地回答。

  “我问的是哪。”孔如梦加重了语气。

  “告诉你干什么,我快迟到了,再见!”

  呼啦一声,萧山铭骑着车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

  孔如梦盯了他好一会儿才往宿舍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