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死了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097 2019.12.24 08:05

  “没事没事……就是发现你脸上的化妆品好像没有洗干净……”秋果果找了一个不会引人怀疑的理由。

  “是吗。”孔如梦说着,快步去照了一下镜子,越看越觉得不干净,然后赶紧拿出洗面奶又洗了一次脸。

  趁孔如梦不注意,秋果果翻看了一下纸条,上面写着徐志摩的名句: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秋果果的心不是石头做的,它颤动了一下,她期待着美好的爱情,可是萧山铭不是她的菜。

  带着一丝愧疚心理,秋果果还是把那张纸条扔进了垃圾桶。

  她在心里说道:“山铭,祝你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这晚,秋果果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给萧山铭发了一条QQ信息,她说:“我不是你的良人……”

  次日醒来,刷完牙,准备好一切下楼的时候,秋果果看到萧山铭在凌晨四点二十九分发来的消息:“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她心有点乱,以至于早饭都没有吃多少。

  贺知原和曹静娴自双双住院以后,本来曹静娴都打算原谅贺知原了,可是就在他们住院的第三天晚上,贺知原家里来了人,并且转告他贺父要求必须回家,准备和任嬛的婚礼。

  在曹静娴心里,他的探望、他的抱歉、他的保证,都不如他能彻底反抗!

  说到底,他还不是要和别人结婚,

  他口中的爱情又有什么用!

  “你走吧……”天知道说出这三个字,她已经用尽了所有悲伤。

  “静娴,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答应我,不要再做傻事,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贺知原没等到她说好,就被他爹的电话催回去了。

  要说任嬛那边,也绝不比贺知原好过。

  她正在和自己的地下情人策划着私奔,去哪里无所谓,只要她能逃走,就能拥有杜乘先,拥有爱情,拥有自由。

  可惜,爱情使人头脑简单,他们在翻楼而越的时候被抓了。

  任嬛的爸爸雇的几个人,当着任嬛的面,把杜乘先狠狠地揍了一顿。

  听着杜乘先忍痛的闷哼声,看着他脸上出现越来越多的青紫痕迹,任嬛动了动被人压制的肩膀,哭着大喊:“爸爸不要再打了,他会受不了的!爸!算我求你了……”

  任父眉毛一动,对手下喊了停,并走向他的女儿,话语倒也情真意切:“闺女,你不要求我,算我求你!回家吧,好好地准备与贺知原结婚,咱们公司就能轻而易举地做强做大……”

  他还没说完,任嬛激动得直喊了父亲的名字:“任多富!你还在意我是你的闺女吗!你知道你把我当什么吗?利益交换的牺牲品!我的亲爸爸!”

  “你怎么会是牺牲品呢,贺家家大业大,贺知原又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小伙子,爸爸让你跟着优秀的男人,有错吗,我的傻闺女!”任多富脸上的皱纹更明显了。

  “如果说优秀的话,爸爸,杜乘先也够优秀的,他画的画很好。”任嬛仍对使父亲改变对杜乘先的看法抱有一丝希望。

  “画画,艺术?只要不出名,他能挣到钱吗,他怎么养活你?你别忘了你是千金大小姐,你享受惯了富裕的生活,不要因为一时的感性就以为自己能过那种平凡而为钱而愁的日子!爱情遇到生活,钱才是正道,钱不会变,感情多变,他们这种所谓的艺术家追求所谓的精神自由,更容易变心你知不知道!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爸跟你说这么多,你能明白我的苦心吗孩子?”任多富的眼眶发红,怕自己说这么多,却丝毫撼动不了女儿的心。

  “爸,你相信我一次吧,杜乘先不会一直穷下去的,他有实力。给我们的爱情一次机会吧!我听说贺知原那个人也是有女朋友的,两家大人这又是何苦呢?”

  任嬛想挣脱钳制,却没能成功,只能用嘴巴关心杜乘先:“乘先,你还好吧?”

  浑身酸痛的杜乘先咧嘴一笑,右手撑着地面想站起来,左腿却不听话地一软。

  “乘先!”任嬛心疼得喊了他一声。

  “小嬛,没事,我没事,你别担心……”杜乘先忍痛安慰她。

  不知道任多富是看不惯还是生气,这次自己上前跺了杜乘先一脚。

  “你小子给我闭嘴!我让你勾引我闺女,你个没出息的!快给我滚蛋,再也不要出现在我和我闺女面前。”

  说完,任多富又跺了一脚。

  “爸,够了!”任嬛趁身后两个男人分神,获得了人身自由,几乎是飞到杜乘先旁边,扶他起来。

  任多富看女儿这个样子,心中难免无限感慨。

  也许在女儿刚出生的那一刻,他就应该做好女儿注定会被另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带走的心理准备。

  女儿,是父亲最留不住最舍不得的天使。

  “小嬛,你真的决定要他不要爸?”任多富低垂的目光也惹人心疼。

  “爸,我怎么能不要你呢。你和乘先,还有妈,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爸,只要你推了我和贺家的婚事,我们一家人完全可以像以前一样和谐幸福。不好吗。”任嬛内心五味杂陈。

  任多富眨了一下眼睛,往没人的方向看,说:“推掉婚事,你就不用想了,我们家必须和贺家联姻。这是承诺,也是共赢的机会,除了这个,我可以答应你说的所有事情。”

  所有人大约沉默了五秒钟,任嬛突然的大笑声使他们不明所以。

  “我的好爸爸,你是在利用我,说什么是为了我好,不过只是因为你自私!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会不会一辈子无法快乐?对,你不会在意这个的……我是你养大的一块肥肉,只要有人给出合适的价格,你会特别乐意把我卖出去,对吧!”任嬛激动得双手握成拳头,对着空气砸下去。

  啪!

  任多富发麻的右手开始颤抖,对于刚才打出去的一巴掌,他自己都觉得不可置信——二十多年,他和妻子从来没有动手打过女儿,女儿也特别省心不惹是生非,现在,他打了她,下手还不轻……

  “爸,你打我……把我打死吧,死了,你想逼我结婚都不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