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冲冠一怒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035 2019.12.06 08:08

  秋果果回过头,看到又有六个年轻男人出现,围着那个有纹身的劫匪。

  另外两个劫匪松开了那个男生,想帮大哥却一下子被人制服。

  其中一个穿黑色T恤的男人恭敬地问秋果果,“秋小姐,你没受伤吧。”

  “……没有……你们是……”秋果果一脸懵。

  “我们是水先生的人。”

  “哦,谢谢你们。”秋果果了然,拿起手机报警。

  等那三个劫匪进了警车,秋果果如释重负,转头正要感谢那几个水望川的人,心想着请他们吃顿饭,背后却只剩下那个同样被劫持过的男生了。

  “他们,人呢。”

  “警察一到他们就走了,没想到,你还挺有背景啊!”秋果果听他这么说,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情绪。

  “一个朋友的帮忙而已……”

  “我走了。”男生表情平淡地说,转了身后,又扭头对她说:“不管怎么样,今天的事,谢谢。”

  “不,不客气。”秋果果不觉得有自己的功劳。

  男生走了,秋果果舒了一口气,给水望川打去电话,想谢谢他,他却没接。秋果果心想肯定是人家忙,没空,没有再打,找回自己的自行车后继续赶路。

  水望川这边的确是忙得焦头烂额了,一个接一个的会议,一份接一份的文件拿给他签字,一直忙到了晚上十点,刚在椅子上小睡一会儿,就接到一通名叫“酒王”的电话。

  “哥们,现在有空吗,出来嗨会儿!”那边传来一阵嘈杂。

  水望川把手机拿远了几厘米,揉了揉眉心,“你真会挑时候,不忙,但是我累了,就不出去了。”

  “静娴也在,你真的不来?”

  静娴两个字使水望川的眼神变得清明。

  “你们在哪?”

  “梦中人KTV,来吧,我听说她和知原分手了,你还有机会……别说哥们不帮你啊。”

  听到分手两个字,水望川心口一痛,看来静娴的选择并没有让她幸福。

  水望川去了梦中人KTV,他忍不住想去看看,看看那个曾经放弃他的女孩现在怎么样。

  “望川!”“酒王”在包厢门口站着,向他招手。

  “帅才。”水望川喊他的名字,步履有点沉重。

  一进包厢,水望川看到了两个男人和三个女人,没有看见曹静娴,他只认识其中的万合天,交情不深,点头算打下招呼。

  刘帅才附耳告诉水望川,曹静娴刚刚还在,可能是去洗手间了。

  刘帅才笑眯眯地向水望川介绍另一个男人,“望川,这是星火传媒的洛品良洛总。品良,这位就是水望川了,以后都是朋友,共同努力进步!”

  洛品良看上去四十岁左右,主动先伸手,“久仰水总的大名,今日有幸得见,果然气质非凡。”

  “嗯,请坐。”水望川一向不喜欢说表面上的客套话,只轻轻握了一下对方的手表示尊重。

  剩下的女孩刘帅才没有介绍,水望川猜到她们应该是陪酒陪唱的,他不需要,也不感兴趣。

  刘帅才活跃了一下气氛,四个男人慢慢聊起几句。

  水望川的一罐雪花啤酒喝完一半的时候,包厢的门再次被打开,是曹静娴。

  曹静娴一头酒红色的波浪卷长发成熟又魅惑,白皙的脸蛋镇得住芭比死亡粉的唇,一米六几的身高穿着高跟鞋,显得腿部细长迷人,鼻梁虽然不那么立体,但小巧耐看,她是南方人,有着南方姑娘独具的温婉气质。

  以前水望川特别喜欢她穿汉服时的装扮,毫不逊色于他五百年前接触到的名门闺秀。

  曹静娴的眼妆有点花,似乎是哭过。她也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前男友水望川。立在门口好一会儿没有动,目光复杂。

  “静娴,过来啊。喏,正好下一首是你点的歌。”刘帅才站起来,笑着说。

  下一首歌——可惜不是你。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现在前任在场,她怎么张口。

  “切下一首吧。你们先唱。”她进来,坐到一个离谁都不近的位置,抓了一把瓜子。

  切到的,是刘帅才点的甘心情愿。

  “漫漫的长路/你我的相逢/珍惜难得往日的缘分/默默的祝福/轻轻的问候/互道今生多保重/还有一个梦你我曾拥有/愿我们今世天长地久/紧紧的依偎/深深的安慰/相亲相爱不离分/多少岁月已流走/多少时光一去不回头/可在我心中你的温存到永久……为你真真切切爱过这一回/无论走遍千山和万水……陪你走过一程又一程/不后悔……”不得不说,刘帅才的确有一副好嗓子,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唱出这歌很有味道。

  刘帅才在歌曲分段的空挡,看了看水望川和曹静娴的反应。

  曹静娴心不在焉地磕着瓜子,水望川在往嘴里灌着酒,不一会儿捏扁了酒瓶。

  “望川,静娴,下一段你们合唱吧!”刘帅才大胆提议。

  曹静娴抬起头,眼圈发红,想说话的时候却接到一个电话,她亮给刘帅才看,是贺知原。

  水望川也瞥见了,啪咔一声又开了一罐酒。

  曹静娴小跑着出去,忘记了关门。

  “望川……”刘帅才也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安慰人。

  “我出去一下。”水望川淡淡地说。

  刘帅才没喊住他,自己不能扔下剩下的两个人,只好继续陪他们,让他们唱。

  水望川眼看着曹静娴接着电话,进了洗手间。

  大概两分钟之后,水望川和贺知原四目相对。

  贺知原曾经是他最好的兄弟,也曾经是温碧云的男友。

  后来,他抛弃了温碧云,曹静娴抛弃了水望川……

  水望川疾步走上去,不声不吭先打了贺知原一拳。

  贺知原脚步往后退了退,站稳后擦了一下嘴角,没有还手。

  “你说你会好好待她,为什么我听说你跟她在闹分手!你背叛兄弟背叛爱人而得到的女孩,也不懂得如何珍惜吗。”

  贺知原低下了头,声音不高不低,“现在,如果我说我把她还给你,你还要吗?”

  水望川的眸子一冷,正欲再给他一拳,却被跑出来的曹静娴拦下,“望川,别打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飘零感卿

飘零感卿

我的读者群:539210263,欢迎各位小可耐。

2019-12-06 08: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