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你后悔吗?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255 2019.12.09 08:11

  “我……你……我之前做过关于你的梦,梦里,你也这样说……”秋果果觉得思维一片混沌,飘忽忽地没有着落。

  “是吗。说明你还是能感应到一些的……”水望川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珍藏了二十几年的两小块和田玉,温柔地注视着秋果果,“它们本是一块,五百年前,我生在明代的一个地主家庭,名叫钟根续,自幼患有现在所说的心脏病,还特别容易染上风寒……在我十六岁那年冬天,我预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病床上万分感慨自己还没有长大就要死了……我父亲请了无数大夫,我的病情依然没有起色,后来他请了一个老和尚到家里诵经,我听见他劝我父亲不要太难过,说每个人的生和死都是轮回的开始,轮回是慈悲而公平的,上天如果收走了你的儿子,它会还你别的……”水望川停顿下来,很久没有说话。

  “然后呢?”秋果果忍不住问。

  “后来……我找那个老和尚谈心,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心灵的救赎,不带着怨念离世,他的确帮到了我。”水望川看着掌心发光的玉,露出远离尘埃的笑容。

  “他帮了你什么?”秋果果问。

  “他帮我,找到了你,用这两块和田玉。彼时十六岁的我,有个奇妙的想法,就是如果真的可以投胎,想见见五百年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老和尚见我心诚,就给了我这问灵玉,告诉我等我遇到自己的时候,它们就会发光,无论白天还是黑夜。”

  “只是因为你的诚意就帮你?”秋果果觉得那这未免也太容易了。

  “问得好。正好再教你一句话,没有不付出代价就能得到的东西。人的轮回是有年限的,我见你,就断了五百年的轮回,也就是说,我要比别人少活五百年。”

  秋果果抿了一口咖啡,味道苦得使她皱紧了眉头,也清醒了许多。她忘记让服务员加糖了。

  “我知道……你没有理由骗我。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我不敢相信它是真的……”秋果果缓缓地说。

  “没关系,你还有很多时间。只要你不拒绝我给你的一切,你可以一直当你的无神论者。当然我也希望你有自我成长的能力,懂吗。”

  “嗯……”秋果果已经不能集中精力了。

  “时间不早了,我说多了,对面有家披萨店,就近去吧?吃完我送你回学校。你看上去精神不好。”

  “好,谢谢。”秋果果咧嘴一笑,先站了起来,“你请我喝咖啡,我请你吃披萨。”

  “行。”

  两人吃好晚饭,没有再耽误时间,直奔秋果果的学校。

  即将分别的时候,秋果果问了水望川一句:“你后悔吗?”

  “我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后悔,快进去吧,晚安!”

  他们挥手作别,一阵凉爽的风吹过他,又经过她。

  秋果果没有注意到,自己回校后走的每一步都踏在了萧山铭的眼中和心上。

  回到宿舍,秋果果自然躲不过室友们的一番盘问,此处不再细说。

  水望川这次直接往自家别墅赶,看完一个经济类节目之后,洗澡刷牙睡觉一气呵成,今天他难得不用拼命工作。

  温碧云的电话是半夜打来的,水望川没来得及看时间。

  “水望川,我好难受,肚子好疼……”听她说话的语气,现在一定很虚弱。

  “碧云,你怎么了,你现在在家吗。”水望川说着,已经开始穿衣服。

  那边没有回答,只是传来隐隐难忍的疼痛。

  水望川没有挂断电话,套上皮鞋,慌忙去往温碧云家里。

  水望川边敲门边喊的时候,温碧云还蜷曲在咖啡色的沙发上。她忍痛起身,想去开门,才走了两步,腿就不受控制地一软,她倒在了地上。

  “望川……救我……”她的脸色煞白,额头上尽是细密的汗珠。

  听到温碧云虚弱的呼救,水望川顾不上会不会惊扰到别人,狠狠地跺了三脚,门开了。

  他飞跑到温碧云身边,直接把她抱起来,又飞奔出去,上车,挂档,消失在两个男人的咒骂声中。

  后座的温碧云突然笑了一声,醉意明显,“望川,水望川,你要带我去哪玩啊,不陪你的美女了吗。”

  “碧云……医院马上就到,你再忍一会儿就好……”水望川只能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

  “忍……我为什么要忍,我需要发泄……”可能是因为太痛,温碧云没有再说话。

  到了医院,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发着烧,病人还喝了不少酒……

  这一夜,水望川没能再睡着,抽空在医院的吸烟室吸了两根烟,要知道,他平时极少抽烟,如果抽了,那就是心情已经极度烦闷。

  第二天温碧云醒来的时候,水望川刚走,临时的紧急会议,他不去不行。

  水望川给她留了张字条,说明情况,许诺晚上一定来。

  温碧云只有一种感觉:自己还没有他的工作重要……她心里的悲伤又无处倾诉。

  水望川打理好今天的事,下班的时候,本不想停留的,他还要去看温碧云,可是在电梯口就听见自己的员工在侮辱这里的保洁阿姨。

  “谁让你去捡我的包了,你的手很脏你自己不知道吗!”平时这个女员工对待同事的态度还是不错的,看到这一幕的两个同事才发现原来这个人不尊重底层工作人员。

  那位阿姨是见她的包掉了,捡起来就赶紧叫住人了,没想到她非但不领情还说人家脏……

  “对不起,是我疏忽了,下次不会这样了。”保洁阿姨弯腰鞠了一躬。

  “下次?你是在咒我的包或者东西再掉?安的什么心啊,谁知道你们这些农村妇女是不是想看看我包里是不是有钱,想偷来着!”女员工在那趾高气扬地句句伤人。

  “您真的是误会我了,我怎么会这么想呢……”保洁阿姨都委屈得快哭了。

  “先不说误不误会,刚才你的拖把蹭到了我的高跟鞋,这可是新买的,你给我擦干净了,我有洁癖!”

  “我……手里没有湿毛巾啊……”

  “呵,没见识就是没见识,不知道现在有湿巾这东西吗。给,拿我的湿巾擦我的鞋。”女员工得意地笑了,似乎是非常满意自己的做法。

  水望川默默走过去,对保洁阿姨微笑,“您先去忙您的。”

  “……好的,水总。”

  “水总……您也在啊……”女员工的笑有点不自然。

  水望川冷脸,“你被解雇了,这个月的工资我也不会给你。”说完,水望川转身大步出去,女员工还在那大声地问她做错了什么。

  刚到医院,水望川正想敲门进去,却接到了一个电话,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他当即拔腿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