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哪家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357 2019.11.25 12:38

  郭镶玉哭了,眼泪不听使唤,她知道谁都没有错,但是这误会伤了她的心。

  天空飘起蒙蒙细雨,似乎也在为她抱不平。

  可是,她今天也注定倒霉。

  她出车祸了,被一辆红色宝马撞到。闭上眼睛之前,她想司机很可能会肇事逃逸,如果不逃,她要不要“敲诈”一下,多要点赔偿款……

  史诗长推开车门的时候,司机已经打着伞候着。

  “送她去医院。”男人敛下的眸子在夜光下像两颗发光的黑棋子。

  就这样,失去意识的郭镶玉第一次坐上了宝马。

  于树人追出来的时候,红色宝马已经远了,只剩下一只红色高跟鞋被雨滴晕染。

  “她,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于树人隐隐不安,刚拿手机打出去一个号,手却被狠狠拍了一下,手机也坠落在地。

  “戚凡昱,你还想让我解释什么,你看看,这是郭小姐的鞋子,人家说不定出什么事了呢!你能不能不闹了?”如果郭镶玉因为这场误会出什么事的话,他会很自责。

  “你还能解释什么!连人家穿的鞋子都认得清清楚楚,担心人家出事?你不是出轨是什么!今天我就替我姐好好教育教育你!”越描越黑,戚凡昱现在认定了姐夫的出轨,说的都没用,两个大男人在雨中大打出手。

  而史诗长那边听到郭镶玉的手机响了一下就没音了,想到这时候应该联系她的亲友,就从她的包里拿出手机,一看还得解锁,瞬间没了耐心,反正自己会负责,等她醒了自己联系吧,便原封不动地把手机放回包里。

  身边坐着一个昏迷的女人,这是史诗长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

  如果不是白衣惹眼,他是不会仔细看她一眼的,可偏偏惹眼了,看了,心,静悄悄地开了一道缝。

  月色本能把人照得更白,郭镶玉又化着淡妆,红唇似烈焰燃烧,又如玫瑰花瓣,长长的睫毛,恰到好处的瑶鼻,他几乎一掌就能遮盖完的脸,组合在一起像个天使,不会飞的、安睡的天使。

  “小张,开快一点。”他的担心在慢慢长大,类似他的心跳在一分一秒地加速。

  郭镶玉的伤不算重,右胳膊和右腿骨折,被车撞到,有命活着都是大幸。

  史诗长因为工作原因并没有等她醒来,付了全部的医药费,又安排一个自己信得过的女佣守着,等他回来。

  郭镶玉醒来的时间是次日晚上十点,喉咙过于干涩,她说不出话,全身都疼,她已经感觉到有硬邦邦的石膏在自己身上。

  好在,有人立即给她用温水蘸唇,问她感觉怎么样。

  郭镶玉朦朦胧胧的视线清晰之后,发现照顾自己的人不是护士,而是一个穿着灰白衣裳的中年女人。

  “你,是谁……”

  “小姐,我是史先生的女佣,他有紧急会议先离开了,你放心,他会回来的。”童妈按了一下病床头的铃,不一会儿来了几个医生护士给郭镶玉检查了一番。

  郭镶玉唇角勾起,心想自己运气好,碰到了一个有钱又有素质的车主。

  等医生他们都走了,郭镶玉想起自己的手机,忙问到,“阿姨,你见过我的手机吗,华为的,白色。还有我的红色包包。”

  “我知道在哪。”童妈出去了一下,回来时笑眯眯地把东西递过来。

  郭镶玉赶紧拿出手机看看还有电没,她得给妈妈报平安!

  电是满格的。很显然,是细心人帮忙充的。

  “阿姨,谢谢你给我手机充电啊。”

  “不用谢我,是史先生帮忙的。赶紧给家里人报个平安吧。”

  郭镶玉有点吃惊,不过对那个还未见过的史先生有了点好感。

  仔细一看手机,有五个未接电话,两个是妈妈的,一个是室友的,一个是于树人的。

  她先给她妈拨了回去,用左手。

  “妈。”

  “镶玉啊,昨天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睡着了?怎么没接。”

  “是啊,昨天我睡得早。我一个月没回去了,你身体还好吧。按时吃药没。”郭镶玉想起妈妈的脸,近年苍老了许多。

  “吃着呢,这个星期你回来吧,我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红烧狮子头。”

  “……不行啊……妈,我这边学校组织了一个项目活动,得忙三四个月呢,周末都回不去了,我保证,活动结束后就回家……”

  “什么活动啊,得这么长时间,妈想你了。唉,你大了,有自己的事做,有空回来陪陪我这老婆子就好。”

  郭镶玉暗自庆幸妈妈没有追问。

  “妈你早点睡吧,我也困了。明天再打电话给你,晚安。”

  挂了妈妈的电话,她给曾子悦回了过去。

  “子悦……”

  “我的姑奶奶,你怎么现在才回电话啊!我跟老师说你生病了才瞒一天……你没出什么事吧?”曾子悦真诚地关心。

  “我在医院,被车撞了……不过伤势不重,死不了的。”但是,疼痛感袭来,郭镶玉倒吸了一口凉气。

  “啊!你在哪家医院?撞你的人跑了没,你伤在哪了?”

  “哪家……”郭镶玉抬头想问问那个阿姨,却不经意看见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站在病房门口,表情看不出情绪。

  她愣了一会儿,心想这个人应该就是史先生吧。

  “子悦,你等等,我问问。先生,这里是哪家医院?”

  郭镶玉的目光淡淡地望向史诗长,没有愤怒,也没有恶意。

  谁知这个男人不回答她,而是直接说:“手机给我,我来说。”他走进,并走近。

  “喂,你好,我是史诗长……嗯……我知道了,你们是哪个学校……好,不用麻烦你了,我会联系你们老师的。这里是市中心医院,高级VIP病房208。没其他事的话,我挂了。”

  他的声音很耐听,像春风拂耳,让听者回味良久。

  “给你。撞到你的事情,我跟你道歉,你安心养伤,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郭镶玉像做梦一样。她感觉自己好像因祸得福了。

  这人的态度挺好的,她还要除了医药费之外的钱吗,比如精神损失费……

  她正考虑着,手里的手机震动响了起来,铃声是鱼大叔的《走过这条街》。

  是于树人的电话。歌曲唱到第五句的时候,郭镶玉按了接听键。

  “镶玉,你没事吧?”那边的人音色里透着愧疚之情。

  “托于总的福,我在医院躺着呢,以后没事您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了,容易让人误会,我要休息了。”

  “等等,你在哪家医院,我得去道歉,看看你。”

  “道歉?于总要是真心道歉,往我卡里打钱就好,不必亲自来了,再见。”

  郭镶玉立马将手机关机了,闭上眼睛好像是累了。

  史诗长见此,便知道她不是真的想要那个人的钱。

  于树人再打打不通,就给戚凡昱打电话,告诉他郭镶玉住院的事。

  “如果你还有良知,查查去!亲自去道歉吧。我不管了!”

  因为于夫人对丈夫信任,所以误会解开了,所以现在是善后。

  戚凡昱站在落地窗前,点了一根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