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为什么不能要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054 2019.12.20 08:35

  “嘴好甜啊,谢谢夸奖,进来吧。”秋果果弯起眉毛,自己往后退了几步方便林佳音进来,随即说,“我现在就得走了,拜拜了!”

  “果果,约会好好的呦。”林佳音调笑道。

  秋果果一听,又差点站不稳。

  秋果果下了楼,上了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地方,水望川已经在等她,并亲自开门。

  秋果果第一次穿高跟鞋,本来就紧张,进门一看人不少,一分神脚后跟差点扭到,好在水望川在旁边一把扶住了她。

  这一扶不要紧,引这些朋友们打趣水望川,“哎呦呦,望川终于又找到漂亮媳妇了,来来来,让我们举杯同庆!”性格开朗的李迅头一个开口。

  一群朋友倒是很乐意附和,都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红酒,连几个本来喝着白开水的女生也赶紧换成了酒。

  只有施安陌一个人静静品着自己手中的橙汁,目光扫过他们,无悲无喜。

  “都别闹了,果果,你没事吧?”水望川低眸问她。

  “没,没事,谢谢……”与水望川的近距离使秋果果有点害羞。

  “哎,望川,待会我想请你的果果跳一支舞,你不介意吧?”穿着白色鱼尾服的严肃麟用手里的红酒杯指了秋果果一下。

  水望川也不怕别人误会,没有解释什么,只是问秋果果,“你会跳舞吗?”

  “我……会跳一点点……”秋果果实话实说,她上过四五节舞蹈课。

  “你愿意跟他跳吗,他叫严肃麟,是我大学时候的同学。”水望川继续问。

  “……好。我跳得不好,还请严先生多多指教。”秋果果对着严肃麟微微一笑。本来就是想放松一下,有人邀请,她不会拒绝。

  严肃麟唇角微勾,将自己杯中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之后来了一个绅士的邀请姿势。

  秋果果缓缓地将右手放入他的掌心,任由他牵着自己走。

  水望微微笑着,注视着这两个人的背影。

  他心里在下等会他要问问果果现在有没有男朋友,没有的话,他就得好好帮她物色物色了。

  温碧云走到水望川旁边的时候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刚才他的不解释已经使温碧云充满了失落,现在又看他一直在欣赏秋果果的舞姿,温碧云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嫉妒……

  “望川。”她唤他,唤住他,更想得到感情上的回应。

  “嗯?”水望川的目光终于投到温碧云的俏容上。

  “可不可以陪我跳一支舞……”说着,温碧云想起《白狐》那首歌,脑海中竟也响起那婉转悲切的旋律。

  水望川注视了她很久,久到温碧云已经放弃了希望,他说,“可以。”

  今天的温碧云身穿白色开襟礼服,巧妙地衬托着她近乎完美的身姿。

  这一次,水望川主动握住了她的手,耳畔的音乐使温碧云有片刻的沉醉。

  她觉得这一瞬间很长又很短,像是在梦中,她的世界成为粉色的了,她心想:如果这一刻,有人帮他们拍下照片那该多好,这一刻,紧握着的两只手,使他们像极了一对幸福情侣。

  仍待在一旁的作为观众的施安陌没有和任何人搭讪,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中央的一角海蓝色裙摆。

  他心想看来这姑娘真没跳过多少舞,不是踩到男伴的脚就是被男伴踩脚,两个人互相伤害又互相抱歉的样子让他觉得新鲜。

  “喂,东道主,是你请我们过来的,自己怎么不去嗨,反而在这独坐呢?”说这话的是钟晴晴,今天她一身红衣,像一朵诱人的玫瑰。

  “我喜欢看热闹不行吗。”施安陌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不要喝太多酒,否则你回家之后,干妈会打电话来骂我。”

  “安陌哥哥,如果你怕我妈说,那今晚我去你家过好不好。”钟晴晴的星眸溢出某种色彩。

  “呵呵,被你那个醋坛子知道了,还不连夜来剥了我的皮,你还是该回哪回哪去吧!”施安陌喝完自己杯子里的果汁,不在看着钟晴晴,目光又投向跳着舞的男男女女。

  钟晴晴噗嗤一笑,自然地坐在他身侧,把自己杯中的一部分红酒倒入沾着果汁颜色的杯子里,说,“你真怂,不让我喝,你帮我喝?”

  “不喝。”施安陌的目光依然没回来。

  钟晴晴也不劝酒,上身往后一仰,把玩着高脚杯,注意到了水望川和温碧云两个人。

  “哥,你说,温碧云和水望川两个人是怎么回事,自从他们各自分手以后,他们之间,是不是多了点什么?别说,这样看他俩还挺般配。”

  “男人和女人,还不是那回事。”不知道为什么,施安陌一说这话,脑海中居然出现了洛慕清的样子,这使他突然觉得烦躁。

  “那回事……他们俩不会在一起吧?现在曹静娴跟着贺知原啊,水望川怎么能要温碧云呢。”钟晴晴有点接受不了他们四个人纠缠的恋爱。

  “为什么不能要。他们都是单身,彼此喜欢,为什么要揪着过去不放。不过,我是觉得水望川这小子缺乏勇气,并没有正视自己的内心,让人家碧云猜来猜去的,没有了工作时的果断。等到温碧云绝望离开,他才会明白自己失去的是什么。”

  “呦呦呦,现在你好像一个恋爱专家哦,专家,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开始一段新感情呢?奶奶和妈还等着抱重孙子和孙子呢。”钟晴晴拍了拍施安陌的肩膀,半开玩笑半认真。

  施安陌没有回答,端起钟晴晴倒给他的酒一饮而尽。

  钟晴晴看他这个样子,忍不住问道:“你不会还在想着洛慕清吧,你们已经分开两年了……”

  “洛,慕,清。晴晴,其实,我不是一个自信的人吧,如果我是,当年就不会怀疑她有外遇了,对不对……”施安陌抬眼注视着头顶的暖色吊灯,俊眉微蹙,喉结发亮。

  “……这两年,你们联系过吗。”钟晴晴有为他们惋惜过,他们两个人大学谈了四年恋爱,逃过了毕业就分手的魔咒,结了婚,让周围朋友们相信了神仙级爱情,世事终难料,他们还是分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