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前生来找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你说什么

我的前生来找我 飘零感卿 2128 2020.01.10 17:35

  秋梅背对着张之香,压抑着心中某种情绪,“他什么时候下葬,你通知我,我会带着我女儿去的。”说完,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秋梅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啊走啊,婚纱裙摆的底部沾满了灰尘。

  她的脚步轻飘飘的,像无根的飞絮。

  突然的一下,裙摆绊到了她的右脚,她倒下的姿势像一座变形的拱桥。

  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有司千里那双含泪的眼睛,从年轻的年老,还有他的那句:最后一面,我想看一眼你穿婚纱的样子。

  这回,他们之间的见面真的成了最后一面。再也不可能因为她或者他的某个借口,而打破这个约定了。

  她穿婚纱的样子,他也无缘见到……

  秋梅半爬趴在地上,仰头看天,,心中问道:“天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在今天,又在那个地方,夺走她心爱之人的生命。

  街上有人驻足,向她投以不同意味的目光。

  秋梅打量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婚纱,在悲痛之余想到这件衣服好像还没有付钱。

  她要把这件婚纱买下来,带回家,留作纪念。

  当她再次走进那家店的时候,如同枯木。

  那个给她化妆换衣服的小姑娘迎过来,皱皱的黛眉蕴含着她深深的同情,“阿姨……”

  “这套婚纱多少钱。”秋梅悠悠地问,仿佛是空谷回音。

  “我们经理说了,不要您的钱……顾客在我们店里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会负责的……”

  “负责……”秋梅看向三个多小时前砸了司千里的灯的那个地方,一盏新的灯、完整无缺的灯已经安上去。

  “一盏灯坏了,你们可以立马换一盏一模一样的,一个人死了,却再也找不出一模一样的了……负责和赔偿又有什么用……”

  小姑娘低下了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我的衣服,你们收起来了吗?”秋梅缓缓看向小姑娘。

  “收了收了,放得好好的,您要换吗?”小姑娘立即回道。

  秋梅点头,小姑娘领她去了换衣间。

  等秋梅拿着脱掉的婚纱出来的时候,小姑娘提着一个红色大包走近她,“阿姨,这里面装的是同款婚纱,新的,送给您。这套旧的您还要?”

  “我不要新的,我就要我手里的这套……”秋梅坚定地说。她想要这件,是因为这上面沾有司千里的血,她拿回家,不洗。

  “……好吧。那我给您装一下。”

  秋梅刚走出店里没几步,出现一个陌生女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是谁,拦我做什么。”秋梅问。

  “我是张之韵。司千里是我的妹夫。”张之韵的口气凉凉的。

  “哦,你好,我要回家了,再见。”秋梅没心情跟她多谈。

  “这就想走?对于司千里的死,和你为什么出现在医院,你不觉得你需要给他的家人一个解释吗。我妹妹因为悲伤过度现在在医院躺着呢!”提起妹妹,张之韵有点激动。

  “他今天和我见面,发生意外,死亡……”

  “你这个解释很好,”张之韵的嘴角微微一抽,“成功地避开了细节。你们在哪里见的面,为什么见面,发生了什么样的意外。”

  “我应该不需要跟你说这么多吧。”秋梅有气无力地说。

  “不需要?可以啊,你可以不向我解释。但是,你能还我一个活生生的妹夫,还我妹妹一个活生生的丈夫吗。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今天的见面,他会发生今天的意外吗,他应该在医院,躺在病床上!即便是死,也不会死在外面。你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就完了?作为亲属,难道我们没有权利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张之韵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子,刮着秋梅的心。

  “也是,那我就告诉你吧……他是在前面金夫人婚纱影楼里死的,被店里突然掉下来的灯,砸死的……”

  “你们约在那里……”张之韵看了一眼秋梅手里提的东西,继续说,“婚纱?他给你买婚纱?他竟然给你买婚纱!司千里这人怎么能这样对我妹妹,把我妹当什么了!怪不得不得好死!”张之韵气得脸红,一瞬间,失去妹夫的悲伤消失殆尽。

  “你说什么……”秋梅隐忍着怒气。

  “怎么,我说他不得好死。你要反驳吗。”张之韵挑眉。

  “请你嘴巴放尊重一点。否则……”

  “否则,你还要怎么样呢。你已经害死了他。是你害死了他,你还要怎么样呢。尊重。你们两个,有多尊重我妹妹?你懂尊重,你的尊重就是和别人的丈夫一起买婚纱吗?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职业,我真想现在给你两巴掌。司千里这样死去,我一点都不同情他,一点也不觉得可惜了!我听我妹妹说你有一个女儿,我来找你除了想知道司千里的死因之外,还想警告你,请你们母女不要在他的葬礼上出现,我不想让我妹妹伤心得再住院一次!我要说的话说完了。再见!”

  “你是不能阻止我去看他的!”秋梅一脸坚定。

  张之韵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应什么,径直走了。

  秋梅在风中立了许久,直到一个孩子的纸飞机落到她身上,又落下,她想起了回家。

  她弯腰捡起纸飞机,递给那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甜甜地说,“谢谢奶奶。”

  秋梅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泪已冰凉……

  这天晚上,秋果果到家的时候,屋里是黑的。

  她先喊了一声妈,然后按开了灯。之后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母亲,“妈呀,你吓我一跳,咋不开灯呢。做饭了吗?”

  秋梅在那纹丝不动,也不回答。

  “对了妈,你今天怎么想起来问我要司叔叔老婆的电话啊,你去找她了?”秋果果换了鞋,走向母亲。

  “我,找她了……”秋梅一字一顿地说,没有看向女儿,眼中有泪光。

  秋果果近一看,惊呼道:“妈,你怎么突然多了很多白头发……妈,你哭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快告诉我。”

  “司千里死了,他死了,死了,我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秋梅像中了魔一样。

  “妈,你说什么,司,司叔叔,死了?是真的吗,他不是好好的吗……”

  秋梅依旧不回答她,也不再自言自语。

  “妈,你怎么了,你跟我说话,别吓我好吗。”秋果果蹲到妈妈面前,看她的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