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韩家有女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一路跟踪 (求推荐票!)

韩家有女初长成 白胖子爱吃花 2316 2020.09.01 22:53

  月亮沉的越西,云阁四楼里的樱花还是不败,在空气中缭绕着粉色的花瓣,湿润的空气中还夹杂着丝丝甜馨。皓月挽了挽柳枝的秀发,互相依偎的柳树齐齐安谧的依偎在一起。

  韩云兮一路尾随着韩静来到了日前她来过的竹林旁。

  不论月色再明,黑夜依旧是黑夜。

  无论韩静走在哪里,她身后总是跟着一个黑色的影子,她时不时的回头张望看着地上的影子,心里越发慌乱。

  此地异常偏僻,就是最下等的奴婢仆人都不会轻易来到这个地方。她寻前寻后,独独落下的就只有这个偏僻之地了。

  韩静抬起眸子,恰掬满一丛月白。白衣在月下越发显眼,韩静就这么散着发四处挑灯寻觅,每次俯仰之间,总是失望。

  韩云兮随了韩静一夜,早已经疲乏不堪。

  这小妮子心中肯定藏了事,但是为什么不和她讲呢。

  好奇心驱使韩云兮跟了两三个时辰还未放弃,而韩静竟然没有察觉到一丝一毫。

  这韩云兮跟踪人的功夫,普天之下,莫之能二!

  但是熬夜跟踪探秘,前提是身子骨跟得上啊。韩云兮打了个无声的哈欠,而后又小心翼翼的藏在竹林隐秘处。

  韩静漫步在青草地上,四周萤火点点,一股势力不弱的风恰和时宜的将其吹灭。

  在这广阔的四野里,晶莹剔透的清露摇着明月,周身都是四处做舞的萤火虫,不住地扑棱着翅膀。她一身素衣,娴静柔淑的站在原地,

  韩云兮正在心底感慨韩静好一副皮相,她怎么以前没发现,这韩静竟然有些官家小姐的范儿。

  只是当看到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韩云兮下意识的就要向后躲。

  这凶神来了,谁顶得住啊……

  韩聿清没想到,他今儿个和黎启臣对弈,比了两场输了两场。分明是比他小五岁的人,棋艺竟然如此之高。

  太子伴读果然名不虚传!

  受了点刺激之后,韩聿清回了房,可他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索性出来赏月。眼下他只穿着一件中衣,满头黑发就那么披在肩头。

  目光所及之处,自然是荧光一片。那一团团小小的光亮,在空中四处飞舞。

  直到,一袭素衣的韩静映入他的眼帘。他停住了脚步。

  深更半夜,她来这里做什么?

  韩静的心,早已被铺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她找了半天都没有结果,不放弃又能如何?

  可,就在刚才,她立在这苍茫天地广阔天地之间,天际间总有流星划过,而漫天飞舞的萤火虫也在这月下显得那般轻盈动人。

  她这才安定下来,静听风吟。

  若是那块玉真的被有心之人捡到,早已经事发。若是被无心之人捡到,那她便到时东窗事发想个法子为自己开拓掉就好。若是本就没人捡到,那也是最好的结果。

  想到此处,她不免嘴角浮上一丝苦涩的笑。

  韩静蓦的瘫坐在地,眼中一片迷离,眼中还夹杂着晶莹的泪珠儿。

  徐雨见啊徐雨见,枉费你爹将你拉扯到十二岁。没想到韩家给了你衣食无忧的生活、经年累月之后,竟然变得如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玉佩都能丢的人,居然还幻想着有朝一日能报得大仇!

  韩聿清虽不知自己现下究竟是什么模样。

  但是他知道此刻已经是深夜,他如今正穿着中衣,披头散发,着实不应该出现在她面前。

  那个人,是叫韩静吧。

  他对她还是有些印象的。

  是个懂些医术的婢女。

  韩聿清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竟然有两行清泪在她皎白的面容上。

  她哭,和他无关。

  韩聿清转身就要离开,可是却忽然感到自己脚下踩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还有些尖锐。他抬起脚,原来是一快石头。

  本是一件寻常事,可是却让她记起日前捡到的一件不寻常的物件。

  韩聿清定在原地。

  她半夜来此,莫不是和那块玉佩有关联?

  可是那玉佩牵连的是徐家,他记得,她本名是叫韩静。

  一连串的疑惑在他心头浮起,他不由得眉头皱起,而后又转身回看那个叫韩静的女子。

  泪眼朦胧之际,韩静隐隐约约看到一张人脸,一张冷峻瘦削的脸。

  小罗刹韩聿清!

  他居然穿着中衣,还披着头发。

  他是梦游过来的吗?

  韩静脑中闪过无数个想法,一双泪眼里自然也有无数疑问。

  韩聿清冷冷瞥了她一眼,眼中满是不屑。

  又一个见到本尊便魂不附体的婢女。

  “还不起来?”韩聿清声音向来冷冽,在这静谧空旷的黑幕之下,更添不善之意味。

  韩静的眼圈里红红的,活像一只兔子,就在她抹去自己眼泪的那一刻。韩聿清的一颗心似乎被狠狠的揪住。

  是她!?

  真的是她?

  理智使得韩聿清定定的站在那里,他仔细盯着她那双眼睛。

  没错,是红的。她以前只要轻轻一哭,眼眶便立马红了起来。那时聿离还开玩笑说,她是兔子精……

  往事如潮水,一股脑儿的奔涌入韩聿清的脑海里。

  韩静从没想过自己会有朝一日和天煞孤星有这么一段,她先是惊惶无措的想要起身,可是韩聿清却穿着中衣,露着喉结,居高临下、以俾睨众生的姿态俯瞰着她。

  “奴婢失态……”她吱了声,局促起身,险些跌倒。

  韩云兮看到这一幕,气的扶额,我这堂兄怕真是个木头吧,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伸出他那金贵的手指头去扶一把韩静。

  韩静起身后,这才反应过来。

  他莫不是发现了什么?

  深更半夜,他穿着中衣居然来到这里瞎晃。

  不对,镜堂距离竹林本就不远,那日他还来此地沐浴。想到那次,韩静忽的脸红了。

  这么说,他来这里,并不奇怪。

  韩静自我安慰着。

  “无妨。为何半夜来此处?”韩聿清开门见山,目光直直锁着韩静。

  嘴巴,是会骗人的,可是,眼睛,却不会。

  韩静感受的出,韩聿清那锋利的目光,还有那强势的压迫感。她的喉结微微一动,正在心中酝酿该如何回复时,又听到一声。

  “可是丢了什么东西?”韩聿清侧过身去,故意的。毕竟,人虽然侧过身了,可是眼睛却还是直勾勾的锁着韩静的那双眼睛。

  看到韩静眼中明显有惊慌之色闪过,韩聿清心中的答案也就坐实了。

  “阿嚏——”

  “小姐!你怎么来了这里?”

  两道身影几乎同时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