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韩家有女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新的韩云兮

韩家有女初长成 白胖子爱吃花 1942 2020.08.01 19:03

  虽是四十的年龄,但是他们两个容颜却显得有些苍老。

  他们头上的白发,怕是都是为韩云兮费心所致。

  韩云兮啊韩云兮。你这个人,也是够倒霉。

  可我如今虽有意要为你报仇,但是对方是皇帝的儿子,哪有这么容易。

  倒是,韩运来不能再做韩运来了,再这么下去,迟早出事。

  她得学着做韩云兮了。

  一个新的韩云兮。

  “明日,我还是不上朝堂,陪云兮一整日,而后再亲自送他出京。”韩守明又道。

  “真的,就只能这么做吗?”上官燕飞如何舍得。

  “难不成你有更好的提议?”

  “我知道你和黎家、陈家、周家、杜家这些世家大族素有交情,哪怕屈尊,给云兮指个庶子,也应该不是难事啊。”

  “妇人之见。”

  上官燕飞没有料到韩守明会这么说她,“老爷你……”

  “云兮是韩家嫡女,你怕是不知道有多少寒门士子,大族庶子在盯着云兮这块肥肉。你想得出的,别人也想的出。屈就云兮下嫁庶子,也亏你想的出来。这分明就是送羊入虎口!”

  上官燕飞面色一紧,“那也好过当一辈子老姑娘。”

  韩守明突然拍桌,“天下这么大,总有个愿意像你我这般真心疼云兮的。”

  上官燕飞微微一怔。要真有这种人,那她便提云兮打着灯笼去找,大海捞针她也不畏难。

  “不过,你说的也不错。凡事不可一杆子打死。我听说,寒门士子中也有翘楚,大族庶子中也有颇具远见之人。若真是品性端正,才华横溢,懂得审时度势且又对云兮没有偏见的人,那老夫是真的愿意给他搭条路。”

  “夫君……”上官燕飞再次被韩守明感动。

  韩守明突然一笑,那双经历无数大风大浪的慧眼里闪出狡黠之色,“你以为,我打算让云兮当一辈子老姑娘?”

  “是妾身错怪老夫君了。”上官燕飞可是为了韩守明苛待她的宝贝女儿和韩守明闹过不少次。“那夫君可有人选?”

  “夫人怕是忘记了,江州云梦是什么地方?”

  “云梦,天下杰出之人,十有八九都出自云梦。原来老爷是早就打算好了,我说你昨晚不睡觉一直翻来覆去,知道你是在思索云兮的事情,但是这可不像你的个性。”

  韩守明处事果断决绝,遇见什么大事他都不慌不忙的,就算遇到什么难题,他也总能很快相出解决的办法来。

  她同他生活了这么久,可没见过他为什么事情搞得彻夜难眠。

  “云兮,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若不是昨天发生那样的事情,我还打算,一直将其养在府中。”

  上官燕飞呆坐着,倒吸了一口凉气,“已经到了不得不送她走的地步了吗。”

  “没想到,好了之后的云兮是那么好动好吃,小时候的顽皮还是在她身上留着影子。”

  韩运来咬着手指,后面的话,她不忍心再听下去了。

  碧裙少女一个人徜徉在枝头春意闹的花园里,素手交叠,抬头仰望着天边那一轮升起的圆月。夜风吹拂,丝裙摇摆,白皙的脸,配上脸颊上一坨幸福的酢红,似是夏日荷塘里盛放的荷花。

  韩运来,你已经死了。

  现在,我是韩云兮。

  看着韩云兮一个人倚着栏杆看月亮安谧美好的模样,韩静的指甲死死的掐着手掌心。

  她万万没想到,小姐居然是这么恢复如常的,以险些和他们死别为代价。

  她苦学医术,却没帮到她小姐一分。现在看来,她苦学医术的另一个愿望,算是实现了吧。

  听老爷的意思,小姐要被送走了,送去老爷的故乡云梦。怕是,此生都不会让小姐再回家了。就是婚嫁大事,也是要由郡守大人决定了。

  她慢慢晃着步子,身体里的血液似乎正在凝固,手脚开始发凉。

  她知道,她肯定是要随着小姐一起去云梦的,如今离开盛京,可就意味着,她再也没有机会报仇了。修长的指甲嵌入微微生出薄茧的手中,她抬头看着点点荧火。

  这火光,越来越渺茫了。

  ——————

  相府。

  黑幕早已下降到府宅里每一处角落里,长长的走廊里,闪着数盏明烛,火舌吞吐着丝丝寂静无声。

  月光似轻纱一般从石墙上的窗格子里斜下,打在那张柔弱白净的面上。

  黎启臣摇着扇子慢悠悠的晃着步子正要向前,却看到前边的黑暗处,出现一双黑色绣祥云靴。

  黎启臣吓得面色一紧。

  “祖父。”

  “你去做什么了?”黑暗中的那个人语气很是严厉,周身透露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去——”

  “男子汉大丈夫,要敢作敢当。”这一句,颇为语重心长。

  “孙儿去东宫拜见了太子。”

  “拜见?你用何身份去拜见东宫太子。”

  “孙儿以……孙儿是太子友人。”黎启臣面色惊慌。

  “东宫太子的友人,这名堂,该是给我们黎家增辉了。”黎宁庭抚着胡须,从黑暗之中一点点走到黎启臣跟前。

  黎启臣看着前方胡须微微泛白,身材欣长,明明是风烛之年,但是却依旧精神

  抖擞的身穿只有位居相国的人才能穿的正黑色那双经历了无数风雨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哀伤和沧桑,而是永远都在燃烧着的烈火。

  黎启臣恭恭敬敬的跪下,双手作揖,“祖父,孙儿错了。”

  “错?你有何厝!身为相国之孙,就是太子也应该为了权位赶来巴结。”

  “孙儿不敢,孙儿日后决不再打着祖父的名义。”

  “嘴上说着错了,不敢,心里怕是还觉得自己是对的。”黎相负着手,在黎启臣身边踱步。

  黎启臣最敬畏的人,便是他的祖父。

  “祖父,孙儿真的知错了。”黎启臣面色诚恳。

  “知错了,好啊。而后呢。”黎相不紧不慢。

  “子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少年的身材挺拔,端在眼前的那双手指节修长,缝隙间微微飘着些酒香。

  黎宁庭听了,微微一笑,那笑中分明带着些轻蔑。

  “你想改?如何改?”

  “孙儿,孙儿日后再也不赴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