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韩家有女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是亲哥没错了

韩家有女初长成 白胖子爱吃花 2156 2020.08.18 18:30

  年纪轻轻的,明明生的冰肌玉骨相,可是却性格冷冰冰的。看着那张冷冰冰的脸,顿时她和她搭话的心情都没有了。

  “春雪,去向夫人禀报一声,今儿个我也不去偏厅吃饭了。”

  “是,小姐。”

  刚到门外,韩云兮就看到躺在云阁前花池边上,穿着金色深衣,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望天的韩聿离。

  可惜她不是男儿,否则她也可以像他这般逍遥。

  “二堂哥。”韩云兮远远的招手。

  韩聿离倏的一下翻身起立,快步拉住韩云兮的手,“云兮,快走。今儿个晚上宝珍堂堂主之女又建了彩楼要招亲。”

  “这次是比武还是对诗?”

  “谁知道呢。不过,我希望是比武。”韩聿离带着韩云兮一阵疯跑。

  穿过弄堂,韩云兮远远的就看到大门口两个宛若谪仙的美男子。今儿个,他们两似是约好的,都穿着白锦深衣。

  “快跑。”韩聿离拉住韩云兮就要往回走。他们两自打交好起,天天形影不离。可是他们平日里不是要么在镜堂泡书么,要么望月楼对弈,谁能想到一出门就遇见这两个书呆子。

  “站住!”

  韩聿离听到这一声,立刻吓得魂不附体。韩云兮也一脸错愕,今天被抓了现行了。

  韩聿离和韩云兮两个人并肩立着,僵在原地。

  “聿离,你今儿个的功课做完了?”

  韩聿离转了转眼珠子,而后不好意思的摸摸头。

  他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眉言弯成新月,“大哥,今天十五,总该破个例,反正距离预科考试还有两个月呢。”

  别看韩聿离平时总是趾高气扬的,见到他大哥可别见了他父亲母亲还要怂。

  韩聿清淡淡扫了一眼韩云兮,而后又冷哼一声。“破例总是可以的。但是你今年要是还考不中,那你以后出门就别告诉那些个世家公子哥你是我韩聿清的二弟。”

  “切——我韩聿离靠的是我的双手双脚走江湖,几时用过大哥你的名号。”

  “你嘀咕什么呢,当我聋了?”

  黎启臣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没想到,有个亲兄弟会这么有趣。

  韩聿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黎启臣立马肃容。

  “没说什么。”韩聿离挺直身板,一本正经道。

  韩云兮一直绷着个脸,生怕笑出猪叫声。但是那忍住笑的模样,可谓是十分辛苦。

  天空飞过一只鸟,鸟儿的痕迹已经留下。韩云兮忍住笑,但是那笑意也早已经显露在脸上。

  “你又笑什么?”韩聿清毫不留情的训斥着韩云兮。“姑娘家家的,成天往外跑,成何体统。”

  韩云兮本来长得挺高的,但是在韩聿清面前,还是矮的过分了些。她很快向后退了几步,躲在韩聿离身后。用眼神埋怨韩聿离,‘我们为什么不走侧门,偏要过大门。’

  黎启臣天天只能吃饭时见着韩云兮,今天倒是难得见她不施粉黛,穿着水烟色罗裙出来走动的灵动模样。

  倒是上一世,他只记得她是那般烈性,不肯轻易被驯服,也是今日,她才发现,她的姿容,并不比天下第一美人昭清公主差。

  “自己不学好,还要拉上云兮。”韩聿清对着韩聿离又是一顿嫌弃。

  两个人乖乖的低头站在弄堂前,这才有了些认错的模样。

  “看看你们两个,成何体统。”

  韩聿离歪着头,而后醒了醒鼻子。这种事,经历的次数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大哥,这个月这就最后一次,你相信我好不好?”

  “每次你被我逮到都这么给我说的。”韩聿清冷着个脸。

  黎启臣突然展开扇子,而后掩面一笑,随后又轻声咳了两下,清了清嗓子,“表兄,反正你我也是出来去街上走走的,不若今日就带着他们两个一起吧。”

  “大哥你居然也要去逛街?”韩聿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怎么了,你能逛的,我如何不能逛?”韩聿清板着面孔。

  “我听说,书中自有颜如玉、黄金屋、自然也有繁华街的,你们俩天天看书,不是这世间所有的美女都见过,所有的美酒佳酿都喝过,所有的……”

  韩聿清皱着眉头,他的耳朵实在无法忍受韩聿离那些歪理,“那只是个比喻。而且你这分明是断章取义。”

  黎启臣有了扇子做掩饰,那张本来就比寻常女子的皮肤还要偏白的面孔上浮着他姨母才有的笑容。

  “算了,云兮我们回去吧。”韩聿离说不过韩聿清的。

  他一见到他,就知道今晚的事情又泡汤了。可是还白白又挨了一顿骂。

  “那大世兄,云兮这就回房了。”

  “慢着。”韩聿清突然道。

  韩聿离急忙求道,“大哥,这次孝经我自己罚我抄一遍就行了,明早拿过去给你过目。可别三五遍了再。”

  韩聿清怔住,“我对你有这么严苛吗?”

  “难道大哥不是这个意思?”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本来就想尽地主之谊,带着启臣出去看看云梦夜市。既然遇上你们两个不省心的,不若一起去吧。”韩聿清觉得,读书读累了,出去玩玩也是很正常的。

  “啊!?”韩聿离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耳朵。

  “啊什么啊!?”韩聿清又补充道,“倒是你方才自己主动请罚自己,身为你的大哥,我对此事表示十分的赞赏。我想就区区一遍孝经而已,应该难不倒你。明早记得带给我。”

  少女清脆灵动的笑声响起。

  黎启臣呆呆的看着她。

  韩云兮整个人沐浴在如血残阳下,明明笑颜如花,清爽明媚,可是却让黎启臣记起她前世饮下生下孩子后饮下毒酒凄惨而亡的场景。

  “好了,走吧。”

  “等等,反正都要一起去,何不带上婉兮。我这就去喊他。”

  “不必。我方才已经去找过她了,奴婢说她又头疼,已经歇下了。”韩聿清冷着嗓音。

  韩云兮一脸好奇,“婉兮姐生病了?”

  “也就只有你会相信这种经不起半点推敲的谎言。”韩聿清冷着脸。

  黎启臣刀削似的眉,微微皱起。

  这么说,她的命运,似是要和从前一般。

  据闻长安君正是在街上偶逢韩婉兮,自此对她一见倾心……

  长安君,谁能想到,他居然会一直住在韩太公的怡山书院里。当年楚鼎之可是对他百般追踪,太子也十分嫉恨他,可是就是遍寻天下找不到他。

  谁能想到,未来昭楚国的新帝,居然一直蛰伏在江州云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