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韩家有女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二哥雄心 (求推荐票!)

韩家有女初长成 白胖子爱吃花 2133 2020.09.09 20:35

  “可我本无意于官场,大哥为何不放我一马?”

  韩聿离说这番话时,本是耷拉着脸,脾气极温顺,语气也极为恳切,可是韩聿清却仍旧扬长而去。

  韩聿离没说话,扔下黎启臣一个人跑向竹林深处。

  看着那一黑一白背道而驰的两个背影,这一次,黎启臣却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外人都只道我打小过的是锦衣玉食的日子,谁人想过,我从一出生起,命运就和家族绑在一起。家里人让我做什么,我就要去做什么。”

  黑衣少年郎躺在地上,眼泪汩汩的流……

  你这小子,哭的比云兮还要惹人心生怜爱。

  不过,倒也算是个有想法的人。至少,他已经证明了,他是一个心中有抱负的人。

  驰骋疆场,报效家国么,这也不失为江州郡府二少爷的男儿风采和气概。

  “或许——这就是命运。既然要享受位极人臣的尊荣,便要受着那些常人所难以理解的苦痛。”黎启臣慨然。

  韩聿离猛然一惊。

  “你……你怎么跟过来了?你不是一向最打心眼里瞧不起我了吗?”韩聿离坐起,背对着黎启臣,偷偷揩着眼泪。活似个委屈的小媳妇儿。

  “那只是你对你自己不自信的想法罢了。”黎启臣的声音,向来干净温和,却又那么有力道。

  “哎——又让你这个臭小子见了你二表哥我的笑话了。”韩聿离苦涩一笑,“有时候真羡慕你,小小年纪便因为饱读诗书,被挑去做太子的伴读。想来你日后回到盛京,也是未来皇帝身边的第一把手。”

  黎启臣本想说一句不可妄言,但是他并没有开口。

  直到此时,他突然间心底一股暖流经过。他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把这个年纪轻轻的颟顸小子当做了自己人。

  至少,他绝不会在他身后给他放暗箭。

  “如果,做个将军,对你而言,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那么便放手去做!”黎启臣定定道。

  “你说什么?”韩聿离眼中又泛起了光,还夹杂着惊愕。

  “我来,就是想要告诉你,当你心中有了一件必要去完成的事情,那就尽管放手去做,不管你会付出多大代价,也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黎启臣转身,又道,“后日,只要你去了会场,哪怕你是一字也不答,你也依旧会进入天府书院。”

  这前一句话,韩聿离还听的激情澎湃,这是他这数年来最渴望听到的一番话。而今,最懂的人,竟然是黎启臣小弟。可是这后一句,韩聿离自然听不懂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黎启臣扬起脸,带着几分对这世俗的不屑,“因为,你是江州郡守的嫡子。”

  说罢,黎启臣慢慢踱步,往回走。

  “黎启臣,就冲你这番话,早晚有一天,我要上战场给你看看!”

  “启臣静候二哥佳音。”

  黎启臣面上浮着温和干净的笑。蓦的,他又转身回看韩聿离,他早已经跑没影了。可是却在此时,他莫名觉得脚下一片空虚。

  你可以试着抗争你的命运,因为你还有个大哥。而我却不可以,我是黎家唯一的后人。

  他家世代为相,要想保住他们黎家在这昭楚国独树一帜的相门尊位,他必得继他爷爷之后的下一任相国。

  黎启臣自行回到原地,独自坐在桌石凳上,定定看着桌上那盘残棋,心中其实很不是滋味。

  他是输了。因为他等待的一个机会落空了。

  本以为太妃求见韩太公,太公自然要看在她太妃娘娘的身份上,准予求见,这样他也可以借故随行。可是他没有想到,

  毕竟,怡山书院,那是韩太公的地盘。据闻他辞退官场后,便一直在怡山上钓鱼。

  他也受了几个徒儿,可是都是一些年纪大,但是却一心归隐山林,不愿入世的弟子。他开设的书院,没有他的许可,任何人不得上山一步。

  没想到,他老归老,脾气也越发硬,连先帝宠妃的面子都不肯给。

  而这,使得他又错过了一个会见长安君的机会。不过,也无妨,毕竟,他在云梦少说也还有一年的时间。

  以前年少时,总希望自己能尽快长成祖父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不曾想,而今长大了,却觉得年少时的时光弥足珍贵。

  黎启臣缓思绪纷飞,看着柳叶漫天飞舞。少年不由得抬起头仰望那方寸湛蓝天空,真小啊。

  “多愁善感——”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黎启臣从容的转身,见到来人,也只是温温一笑。

  徐岸倚靠在竹枝旁,看着这笑,微微失神,“所以,你是真的喜欢那个女子?”

  “她的眼睛里,我看不透——”

  “这算什么回答。”

  “有关于她,我的答案只会让你失望。”黎启臣闭目,脑海里尽是韩云兮笑的模样。她的眼睛,笑起来就像是月亮。

  “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个以剑为生的男人,他只会有一种结局,那就是为剑所伤;可是他若是爱上一个女人,那么,他将死在女人手里。”

  “如你所言,那是一个剑客的命运。”

  “你觉得,我这番话对你而言毫无意义?别忘了,你的身份。你生就在权力漩涡的中心,如今喜欢上的姑娘的父亲,那可明着是皇帝的眼中钉,实则是皇帝的心头肉。”

  黎启臣没作答。

  “你竟然对她这般死心塌地。”徐岸玩味一笑,嘴角衔着一枚长叶,一身白衣,倒也显得飘逸。腰间一把长剑,更添几分恣意。

  “看来你这几日真是太闲了些。”黎启臣眉毛挑起。

  “哼——这副深情好男人的模样还真是教我看着不爽。”说着,徐岸从褡裢里抽出一截竹筒,而后扔给了黎启臣。

  黎启臣接过一看,眉头紧拧。

  “你确定?”

  “这是我从西域来的朋友冒着很大的危险帮我拿到的东西,不会有假。”

  “这怎么可能!居然不是他——”

  黎启臣整个人木在那里,从头到尾都被卷入其中的他,竟然还不知道那场谋逆叛乱的罪魁祸首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