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韩家有女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各怀鬼胎

韩家有女初长成 白胖子爱吃花 2207 2020.08.18 17:23

  看着花容失色的宾娘,在场诸位也就除了韩云兮和韩静两个人一脸古怪,其他人脸上还洋溢着喜悦。

  “是啊,宾娘,我又有了。”虞黛雪这才注意到一脸惊讶的宾娘。“就在今儿早上,我刚得知我又有了身子时,也和你一样惊讶。”

  虞黛雪笑着。自她一进门起就一直笑,整个人脸上一直白里透红,好不诱人。

  她醒来后得知她怀了孕,便一直笑的傻兮兮的。

  怀孕的女人,就是丈夫的宝。韩守正今儿个可是一整天都陪着她,她到哪里他都寸步不离的跟着。

  以至于虞黛雪今儿个一整天都觉得自己脚踩祥云,走起路来也一步三晃。

  倒是韩婉兮看着她娘亲那么高兴,硬生生把郡府上的仅有的几个嫡少爷全部都出去了没回来的事情给憋在心里。

  宾娘怔在原地,似乎是被人从头到尾泼了一盆冷水。

  “宾娘恭喜夫人。”

  韩守正看着宾娘,她穿着一身姜黄色罗裙,实则是在这小小琴房里最醒目的颜色。

  “老爷夫人还请上坐。”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韩静突然上前挡住了韩守正看向宾娘的视线。

  “不了。”韩守正直接道,“今儿个是夫人高兴,我陪着她多走走,这样的机会,也是难得。今儿个就到这了,我先陪夫人回偏厅了。”

  虞黛雪又道,“扇姐早已命人备晚膳了,云兮你可要早点过来。今儿个,可来了一位来自盛京的大厨,给你做好吃的。”

  “真的吗?”韩云兮跟在韩婉兮身侧,一脸激动。

  韩婉兮倒是觉得,这盛京的厨子,花样有余,实力不足,不如他们云梦大厨做的好吃。

  “那是自然。”韩守正的话,向来不虚。“好了,不必再送了,收拾收拾过来用饭吧。”

  “嗯,那伯父伯母慢走。”

  ……

  宾娘目光迷离,她的韩守正,正在一步步离他越来越远。

  “那小姐,天色也不早了,小姐快去用晚饭吧。宾娘先告辞了。”她突然低头小声道。

  “好。”

  宾娘落荒而逃。

  韩云兮站在原地看着这三个人分路而去的背影,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

  这件事,到底要不要管,又怎么管?

  “云兮妹妹。”

  这一声把韩云兮拉回现实。

  “我倒是忘记了还有婉兮姐姐还在呢。”

  “今儿个,多谢了。”韩婉兮直接道,对着韩云兮温婉一笑。

  “啊?”韩云兮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有你口中的这位静儿姐,今儿个仔细瞧了瞧,竟然是个十足的美人。”韩婉兮仔细的打量着韩静。

  一时间韩静和韩云兮四目相对,不明所以。今早那点事,是个人都回去帮忙,不至于言谢吧。

  “姐姐这是?”

  韩婉兮不言,只是笑着转身,而后摆摆手,示意她们不要再跟着出来了。

  她们两个今天早上,一个帮着找人,一个医术算不得高明,虽然也算不得帮了大忙。但是,为她母亲操劳的那份心意,已经足够让她心里感动了。

  尤其是,今日,府上仅有的几个公子哥都不在的时候。

  很快,韩婉兮紧着步子,领着一众女婢跟了过去。

  她自幼跟在她娘屁股后面,见惯了她母亲和她父亲在旁若无人时卿卿我我的样子。但是今日,她爹对她娘公然这般温柔,乃是头一回。

  她日后嫁的,再不济,也要和父亲一样。

  她一定要做她未来夫君上的心尖宠。

  ————

  “小姐,累了吧。先歇歇,静儿给你捏捏肩。”韩静韩静,自然喜欢安静。

  向方才那样前呼后拥的来了一堆人,她能见机行事招呼一声让韩家老爷和夫人入座已经是极限了。

  看到人都走光了,她终于落得个清静。

  “唉,不妨事,我自己活动活动就好。”

  韩云兮扭着脖颈,骨节连着骨节咔擦咔擦作响,而后又双手交叠,再次活动筋骨。

  这动作神态,像极了那整日在校场上厮混的男子。

  “小姐你……”韩静惊讶的双手掩着唇。

  “怎么了又?”

  “太不温柔了。”

  韩云兮一时间僵住动作。

  “哎——活动筋骨而已。这法子有效的很。不信的话,你也来试试。”韩云兮走到韩静面前,一如既往没心没肺的笑着,脸上洋溢着光彩。

  韩静摇摇头,“小姐你还是收敛点吧。哪个大家小姐像你这样啊。”

  “有啊,谏议大夫韩家的啊。”

  韩静……

  她韩云兮想好了,等到所有人,都对她放心之后。

  她,要去学功夫!

  那日韩聿离身轻如燕、飞檐走壁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她怎么能白白浪费她这么好的资源。光学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礼仪规矩可不能让她打遍天下无敌手!

  ————

  三月……

  琴房里终于开始传出了几声琴弦清鸣之音。

  宾娘示范过后,韩云兮双手一按,整个琴房里一时间七音和响,琴弦嘶哑,声声吓人。

  韩静自打见她家小姐开始学琴棋书画就借故没影了,而房妈妈向来都喜欢做女红。只是这一个月来,她更是沉默,整日把自己闷在房中做女红。

  就是送鹿管家和其他家丁离府回盛京之时,韩聿清都冒出来了,她却没怎么露面。

  到是陪着这天生不通音律的韩云兮这最跑不掉的,可不就是宾娘么。

  练字吧,韩云兮龙飞凤舞,只能说是个写草书的料。

  作诗吧,你让她对个句子,她能抓耳挠腮一整天。可是你让她做一整首诗,她又能句句惊人。

  画画吧,别提了。不论作的画如何,单说能让她在作画期间保持衣着洁净就已然是大进步了。

  诗词歌赋,她算是有些天赋。可这琴棋书画么,她还差的远呢,也就还有一年的功夫,若是这一月再无长进,那她就只有……

  “好了吧。”韩云兮早就厌倦了,这是一双用来惩奸除恶的手,而不是一双用来舞文弄墨的手。

  “云兮小姐,这么下去可不行。”宾娘苦口婆心的劝告着。

  以她现在的水准,遇到别家姑娘,一定会被耻笑的。

  “哎呀,你不累,我还累呢。”韩云兮揉着腰,爬了一天了,也没学会个一曲半调的。“今儿个十五,街上一定很热闹。”韩云兮眨巴着眼睛,“今天呢,就当是个例外,你给我放个假。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我呢,现在要去找二堂兄会和。”

  韩云兮说着,人已经起了身,手中提起一把扇子,而后大摇大摆的往外走。

  宾娘无奈摇摇头,看着韩静跟着韩云兮走了出去。

  这个韩静,一天到晚连轴转,就是跟在韩云兮左右,害的她和韩云兮说些体己话都没的功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