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韩家有女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思之如狂

韩家有女初长成 白胖子爱吃花 2148 2020.09.27 21:23

  皓月当空,望月楼上依旧是两道身影。

  节节分明修长似玉竹般的手指,轻轻落在纵横交错的方形棋盘上,留下一枚白色棋子。

  纵观棋盘,白棋来势汹汹,已经将黑棋团团围住。

  “启臣,小心了。若是再不收心,怕是落个满盘皆输,一字不剩。”

  黎启臣看了看棋盘,这一局,很难反盘了。随后黎启臣略略笑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微微拱手作揖,“输给江州第一才子,倒也算不得什么丢人的事。”

  不知道她此刻在做什么?做女红么,他记得她曾经说过,她不甚喜欢那些女儿家该擅长的东西。

  韩聿清闻言,手中棋子停在空中,眸中带着分明的笑意,“我听说,你今日和我堂妹泛舟游湖。”

  “此事,竟然已经传到表兄耳朵里了。”

  黎启臣耳畔处微微发红,自然逃不过韩聿清的眼睛。

  韩聿清眸中清波微微颤动,“如此看来,确有此事。”

  韩黎联姻,黎启臣的目的,竟然真的如父亲所说。

  看着韩聿清脸色骤然变白,显然是他也对他们二人的事情感到诧异。

  不过娶个妾而已,为何这么多人都不看好他们。不过也好,除了他,没人知道韩云兮的好,那便不会有人和他抢她了。

  看着黎启臣脸上又泛起喜色,韩聿清不由得眉头一挑,那张似是为白玉精雕细琢而成的冷峻面孔,在昏暗的灯光下少了平日里的凌厉严格,格外温和,“你对她,竟然是真心的?”

  “表兄此话何意?”

  “她毕竟算我半个妹妹。”韩聿清直接道。他还是无法接受父亲母亲的意思,居然要让黎启臣和韩云兮结亲,黎相岂能同意。

  这简直不可思议。

  韩聿清灵光一现,眉头皱起,“你不会是只想纳她为妾吧。”

  “是又如何?难不成,让我眼睁睁看着由姨丈做主将云兮许给寒门士子。”

  韩聿清有些激动,声音极高,“你竟然派人监视我父亲?”

  “未有之事,启臣不过是途径书房,偶然听得一二。”黎启臣面不改色。

  “云兮的事情,你我其实都心知肚明。而启臣你,久居盛京,云兮的事情,你知道的当比我这个有血缘之亲堂兄还要多。可让我好奇的是,看你神色,分明是满心期待要娶她,”

  “古曰,‘鱼和熊掌,不可得兼’,启臣以为,二者未尝不可得兼。”

  韩聿清看着眼前穿着深蓝色深衣的少年郎,谁能想象温和儒雅的表皮之下藏着的是勃勃野心。

  黎启臣一改先前悠然闲适之态,自主的挺起胸膛,端坐着,眉眼处燃起几分寒意,“我与云兮,自是两心相悦,她嫁我为妾,我能保护她周全,让她一生无忧。”

  “看来你是早就打算好了。”韩聿清眉头紧拧,但是手中棋子还是不紧不慢的落在了棋盘上。

  什么两情相悦,他自幼跟随父亲在江州州府做事,虽不见盛京官场之勾心斗角,但也知道窥见权力角逐相争之一二。

  黎启臣盯上韩云兮,无外乎看中的是他那位在盛京城中名望极高的叔父,三品谏议大夫韩守清。而韩守清背后,有的是韩太公和他们江州郡府。

  黎启臣这人,年纪尚轻,竟然有如此深的城府。韩聿清莫名觉得背后一凉。

  “表兄这话说的,倒像是启臣预谋在先,有意诓骗令妹。”说这话时,黎启臣面孔上原先温温的笑意突然不复。

  “是与不是,你我都心知肚明。”

  韩聿清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两人哪还有什么下棋的心思。

  原本熏的游人微醉的暖风,丝丝缕缕,催动木案上的香炉里的死灰复燃,竟然起了明火。

  这世间,大概也只有他韩聿清敢和自己这么说话。纵使是太子,碍着祖父的情面,也不至于让他如此不堪。

  “既然话都到了这个份上了,那启臣今日便将一切都挑明了。韩云兮必是我黎启臣的女人,还希望堂兄不要横加干涉。”

  韩聿清冷哼一声,“云兮是被送来云梦的,背后缘由你可比我清楚,你瞒的了云梦的人,可是你能顶得住盛京那些人的冷嘲热讽?”

  案上的茶盏被忽的拿起,一掬茶水被泼在小紫金香炉里,明火被倏的扑灭。

  黎启臣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幕,方才心中的怒火也被渐渐平息。

  “启臣,你是我见过同辈之中最出色的,也并非我今日有意阿臾,若是再来二十年,你便有可能成为我们昭楚国的下一任黎相。”韩聿清不紧不慢道,神色如常。

  相国之位——

  果然,聿清表兄也是紧紧盯着的。

  黎启臣眸光里满是清冷月色还有那如玉面颊,恍惚间,竟有一份孤寂在心头升起。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在这件事情上犯糊涂。”

  “哦,还请表兄明示。”黎启臣双眼微微眯起,只露出两条细缝,两条洞察了一切的细缝。

  “我一开始也想不通,为何堂堂黎相之孙会心仪名满盛京的韩家独女。不过,就在刚才,当我看到那香炉里快要燃尽的香烟之时,我才记起,黎相如今已有六旬,再过数年,怕是连奏章都看不动了,何以继续堪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之位呢。”

  “所以?”

  韩聿清眉头轻扬,嘴角浮上一丝轻蔑,“所以你才急着另寻靠山。而云兮,便是你获得那靠山的最好桥梁。”

  “那么,你是在担心我过河拆桥,还是说?”黎启臣一直都知道,韩家的人,从老到少,不分男女,一个个都比狐狸精明。

  “我希望——韩黎联姻,黎是黎相之孙,韩是江州郡府韩家庶女。”韩聿清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番话。

  空气一度再次安静下来,黎启臣看着素有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之名的韩聿清,整个人木在那里。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寂静的黑夜里,突然被两声高笑打破。

  “云兮可知,她口中喊的大世兄实则是这样一个人。”

  “我只知道,若是云兮知道你只是利用她,并非真心喜欢她,她还会和你这般纠缠不休?”韩聿清一字一顿,“那小女子,可是曾独自一人和凶悍匪徒搏斗过。看似文弱瘦小的一个人,骨子里,却是烈性无比。”

  这话,说的确实不错。

  黎启臣陷入了少有的沉默。

  他低头看着杯中的月色,那个少女酣睡的模样竟然浮现在杯盏之中……

  荒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