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韩家有女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一脉单传黎启臣

韩家有女初长成 白胖子爱吃花 1981 2020.08.01 19:15

  “赴宴——”黎宁庭突然高声,那双眼睛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非常新奇的事物一般。

  “六皇子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东宫却在隔日邀相国之子于东宫对饮。还真是,手足情深啊。”

  “祖父您都知道了。”黎启臣微微抬眼,眼中一片惊奇。

  黎相恨铁不成钢的看了黎启臣一眼。

  黎启臣突然鼓起勇气,慷慨激越道,“祖父,楚敛无德,败坏的岂止是天家风范,更是昭楚礼仪大国的国风。如此无度之人,实在该削为庶民,逐出盛京。”

  黎相听着,心中感慨,这孩子和他父亲太像了。

  “你今年多大了?”

  “孙儿,十六了。虚岁——”

  “你知道楚敛昨日欺辱报复的人是谁吗?”

  “盛京人人都知道,是韩大夫。”

  “那你知道你敬重的韩大夫今天都做什么了吗?”

  黎启臣突然抬头看着黎相,眼底先是一丝惊讶闪过,而后又满面羞愧。

  “说吧,我想太子肯定也告诉你韩守明今日的所为。”

  “殿下说,韩大夫今日称病并未上朝会。”黎启臣低着头,心底是满满的愧疚。

  “你终于肯低下你七代楚相之后的头……”黎相面色从容,孺子可教也。

  “祖父——孙儿现在明白祖父为何生气了。昨日那件事,最为难的便是陛下。若是韩家此时出面,陛下自然记恨。而如今,殿下却为皇室终于要除去一颗毒瘤而自喜,足见是……”

  黎启臣试探的看了一眼他的祖父,断断续续道,“是没把六皇子当兄弟。陛下若是知道,必然……”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黎宁庭淡淡道。

  “可事已至此,孙儿该如何补救。”酒已经喝了,去的还不止他一个人,倒是他现在才记起,今日赴宴的,没有半个人是出自韩大夫府上的。

  悔不当初……

  “你还是欠缺太多。”黎宁庭面色凝重道。盛京是是非非太多了,启臣身为他相国的孙子,黎家唯一的后人,不可避免要被卷入其中。

  他知道不能对尚且年少的启臣操之过急,但是朝中局势已经隐隐约约有了变动,太子年华正盛,陛下身体抱恙,北定王位高权重、手握重兵……

  他需要一个相对安定的成长环境。

  “孙儿无能。”黎启臣低着头。

  “孩子,起来吧。有能之人,也是从无能之人过来。而且今日这事,换作你少时的祖父我,怕是会打鼓敲锣对此事拍手叫好。你们已经不错了。”

  黎相一脸平静,少年儿郎本就还有些血气方刚。

  黎启臣这才起身,眼中带笑,“祖父原谅孙儿了?”

  “你啊还是太年轻。”黎相微微摇头。

  黎启臣收起手,眼底一丝尴尬滑过。

  祖父还是生我的气。

  “我听你的先生说,你读书已经有些长进。”

  “孙儿不才,不过只是学了些皮毛。”

  黎相突然笑了,脸上纵横的皱纹突然变得生动起来,悠悠道,“东西没学多少,倒是先学会了谦虚。”

  “祖父莫再取笑孙儿了。”黎启臣面色微微泛红。

  “一年前你的师父就已经说你可以出师了,当时念着你年纪还小,所以又留他再教你一年。”

  “祖父,孙儿深知学海无涯,实在不敢出师。”黎启臣摇摇头。

  黎宁庭笑的安详,“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已然算学有小成了。”

  黎启臣颔首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眼中似有一片清波。

  “祖父言外之意,是要让启臣学个大成?”

  黎宁庭拍拍黎启臣的肩膀,而后往前走着,“你可知,天下杰出之才都聚集在哪里?”

  “自然是江州云梦。云梦有大大小小几十所书院,而且天下排名前三甲的书院均在云梦。孙儿自幼便十分向往天府书院,可惜……”

  天下所有读书人都想去天府书院,黎启臣自幼饱读典籍自然也不例外。

  只可惜,黎家现在是断代单传。

  黎家向来都是一脉单传,可惜黎启臣的父亲黎元芳早年染了瘟疫过世了,只剩下留下一个儿子,还有他的妻子。

  如今黎家只有黎启臣一个后人,黎相中年丧子,本就悲痛,自然舍不得送孙儿去云梦求学。

  只是如今,黎相突然提出黎启臣多年前的愿景。

  黎启臣自然明白……

  盛京怕是要变天。

  都怪他,和太子走的太近了。

  黎启臣跟在黎宁庭身后,缓步走着。他可不能留下已到晚年的祖父独自一人面对风雨,他咬紧牙关,“祖父,其实孙儿以为,书是读不完的,何必去远乡……”

  “哎……”黎宁庭明白黎启臣要说什么,“你的心意,祖父都明白。不过,如今对祖父而言,你远离盛京,才最能让祖父心安。”

  黎启臣低着头,他只恨他为什么不早出生几年。这样,便可以早早入仕,帮祖父分忧。

  “知道祖父为何送你去云梦么?”

  “自然是入天下第一院。”黎启臣想到天下第一院,一时间倍感激越,胸中佛若激起了千丈波涛,语气自然铿锵。

  “你就那么有自信?”

  “孙儿不才,愿意一试,证明给祖父看。”

  “好,祖父等着。”

  走到走廊尽头,便是大厅,厅内烛光满堂,一片光明。

  黎宁庭坐在上座,缓缓道,“你到了云梦之后,先去投靠你姨母。五月初是云梦各书院的预科考试,你不日便动身前去,一来可以提前熟悉云梦的环境,二你可暂住在你姨母家,想来你姨母就算不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看在老夫的面子上,也不会拒绝你另觅他处当住所。你姨母家,可是个温习书卷的清净之所。”

  黎启臣恭敬的奉上茶盏,“原来祖父早就想好了。”

  黎宁庭看着眼前肩膀瘦削,面色白净,个子还没长高的黎启臣,心里也一时间百感交集。

  黎宁庭接过茶,“天色已晚,你回去歇着吧。”

  “孙儿想再陪祖父说说话。”

  “不了。”黎宁庭摆摆手,“去睡吧,祖父也乏了。明日还有早朝——”

  黎启臣本欲再言,可是看到双目微闭,眼底一片暗淡的黎相,只好作揖告辞,“那祖父早些歇息吧,孙儿告退。”

  黎相听到孙儿离开的脚步声,看着挺拔犹如修竹的少年郎步履轻快离去,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我老了……

  黎家,就靠你了。

  启臣。

  黎启臣迈着步子向自己的书房走去。

  这一世,他绝不会让黎惨遭灭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