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武道女为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 崖间激战

武道女为尊 ivanh 2363 2022.01.15 09:29

  秦慕站到二人落下的悬崖边,冷哼一声,“哼,以为掉下悬崖就能逃过去?真是被看轻了!”张开左臂也跟着跳下悬崖,脚尖轻轻点在崖壁凸起上,一边下落一边向着悬崖下喊道:

  “你们两个小辈别跑了!乖乖束手就擒,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都什么修为了,还玩落崖?”

  没有任何回应,但秦慕看到崖壁上时断时续的指印,想必是刘潇为了减缓下落速度在墙上抓出的,更加确定了兄妹二人必然在崖底,而且没死,冷笑一声,左手不断下压,每次下压都有几道九天玄光射出。她的笑容更甚,只是满脸的血迹让她的笑容显得诡异。

  “我劝你们还是出来吧,别躲了,没意义的!”

  她有些癫狂的声音回荡在空空荡荡的山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被踢断的左臂和全身破裂的皮肤传来阵阵剧痛让她心猿意马。

  “干脆和我回去吧,我不计较你们伤了我的,没关系的!刘阿郎,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别害怕,好不好!”

  她口中不停说到,试着挤出她招牌式的温和笑容。心里却厌恶极了,只想把刘潇兄妹抓住,把刘潇抽筋扒皮,敲断骨头,炮制成废人;至于刘乐——封禁一切观识,等着被切成一片一片被自己研究吧!

  这样想着,秦慕长老忍不住从嘴角逸出得意的笑声。若是能把这两个贱人抓到手一定要好好虐待他们。她的笑声愈发癫狂,浑身颤抖着,已经凝固的伤口绽开,刺眼的鲜血随着她的下落飘洒在半空,像是在空中绽放的鲜花。

  “咯咯咯。”

  秦慕笑着,心里把要怎样炮制刘乐和刘潇想了个遍,心神荡漾,在一个瞬间失去了理智,突然回过神来,“不好!”心尖剧缩,身边的空间瞬间被割裂,锐利的剑意在身体表面肆虐。

  护体玄光也来不及凝聚,肌肤被剑意割裂,呼吸间身上再也没有一块好皮。

  “啊!”虽然伤口深度不足以致命,可是剧烈的痛苦让秦慕心神震荡,不由得失声尖叫。“不行,这伤没那么重,只是为了扰乱我心神的。”秦慕一咬舌尖,用尽全力稳住心神,定睛一看,一道身形轰地从崖壁弹射出来,像是炮弹般砸向秦慕。

  那是刘潇!她用尽了全部的灵气将自己弹向秦慕,秦慕举起还能动的左臂抵挡刘潇的力量,却发现刘潇如弹簧般轻轻地落在秦慕身上,正错愕之间,刘潇的身体接着秦慕的支撑扭转半周,一道鞭腿犹如裂地重锤般,轰然一声砸到秦慕身上。

  “砰!”

  一道冲击波扩散开,秦慕听到了自己肋骨齐齐断裂的声音,吐出一口鲜血,终于支持不住,一翻白眼昏了过去,脱力落下了悬崖,很快消失在云层之中。

  而刘潇借势乘风飘飘荡荡飞回崖壁边,身体软绵绵的毫无力气,只见刘乐踩着突起的石块一路下落到她身边,伸手把她揽在怀里。

  “妹妹,你没事吧!”

  刘乐一只手抓住悬崖上的突起,一只手揽着刘潇让她靠在怀里,看到她苍白的脸色不由得有些着急,晃了晃她的肩膀问到。

  刘潇喘了半天气,慢悠悠地道:“别晃了,哥。”刘乐尴尬地停了手,刘潇又道:“我没事,就是灵气耗尽了,没力气了。”

  “好,我带你上去。”

  刘潇微微颌首。刘乐让刘潇伏到背上,双臂搭在他的肩膀上,便手脚并用地向着悬崖上爬去。

  “没想到我们俩真的能联手击败秦慕长老。”

  “嗯,说到底神魂期和冲盈期战斗力差距也没那么大。”刘潇轻声说到。脱力的她声音失去了平日的骄傲,显得有些乖巧。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越阶战斗取胜了,完全可以狂一点。”刘乐笑道。

  刘乐感觉自己这么说有种合砍八十分的感觉,不过背后传来少女清泉般的笑声。

  “是,是,”刘潇轻轻笑着,鼻音浓浓地,似乎比平时更幼稚些,“没想到大哥的剑意能这么强,秦慕长老那可是冲盈期欸,锻体期的大哥居然能伤到她,真是了不起。”

  “是吗,哈哈哈。”

  兄妹二人一同笑了起来,声音被山风吹得凌乱。

  刘乐爬上一节,调匀了呼吸,说到:“我们就先在那个洞窟休息一晚吧。”

  他在落下悬崖时,正好发现了一个洞穴,二人便躲在其中,伺机给了秦慕重重一击。

  刘潇在刘乐背上点头,发丝刮蹭他的脖子有些痒痒的。刘乐又问道:“秦慕不是冲盈期吗,应该不会缺灵气才对啊。”

  “她倒是不缺灵气,”刘潇道,“但被我那样踢了一脚,肋骨估计是全断了,然后身上被剑意全都割裂,失血也是相当不得了的,这么重的伤,灵气可不能直接治好。”

  说话间,刘乐爬到了悬崖中腰,一个狭窄的洞口出现在面前,进去之后却还算宽敞,二人靠在一起,一切的喧嚣都仿佛离他们而去,只余下呼啸山崖之间的风声。

  当刘乐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然大亮。

  他侧卧在山洞地面上,与刘潇背靠着背。而刘潇胸口微微起伏,睡得还很香甜。

  刘乐轻轻起身,没有吵醒妹妹,检查了下她身上的伤势,都是烧伤,最严重的一处在后背,创面中心被灼烧地有些焦化,周围烧成了棕褐色,和周围如玉般细腻的肌肤对比之下显得触目惊心。

  虽然看起来吓人,不过基本都是皮肉伤,灵气流转之下远比看起来要好得多。

  他自己因为并没有直接在战斗中被击中,所以身上并没有严重的伤口,只是攀爬悬崖的时候被石块砸到有些淤青。

  叫醒了刘潇,她的灵气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已经恢复了四成,不再需要刘乐背上崖顶,二人很快就爬了上去,顺着记忆中逃跑的路线带着马回到了官道上,昨天被搁置的马车还在原地。

  “这下我们也没后顾之忧了,真好!”刘潇靠在马车里,歪歪地伸了个懒腰。

  刘乐有些无奈地看着刘潇,不像脱力时的她那样稚嫩,现在的刘潇已经恢复了活力,也恢复了骄傲。

  “哎,我这一出来就惹了事情,要不我还是回家吧。”刘乐苦笑道。

  “你打算躲一辈子?”刘潇斜了刘乐一眼,“还是和我一起去九玄宗吧。”

  刘乐被女孩的话吓了一跳,拧起眉毛,道:“我怎么还能去九玄宗呢?别人知道了我能修炼难保不会起和秦慕一样的心思。”

  “那你就不让别人知道呗。”

  “啊?”

  “你以我哥哥的身份进九玄宗,不就结了。”

  刘乐想象了一下,这世界只有女子能修炼,那宗门里岂不是全是女子?这自己一个大男人混进去实在是有失体统。刘潇似乎看出刘乐的担忧,摆摆手,道:“没事,九玄宗有不少人都带自己男人进去住在一起的,宗门又不管这些。”

  刘乐又想象了一下,宗门里的女子们带着自己的夫与侍住在一起……感觉也很恶寒,长长的叹了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