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赤鸢门发展计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 行动起来

赤鸢门发展计划 凉盏茶 3158 2020.03.26 17:44

  吊起来不是形容,而是实打实的陈述。

  船舱内以椿十二脚下为原点,四周蔓延生长出无数藤蔓,在地面铺散开,藤蔓沿着墙壁攀爬围着支柱缠绕,甚至于在天花板交错垂下根茎,整个客舱变成了墨绿色的藤蔓世界!

  垂下的茎须把舱内近乎一半的乘客牢牢捆绑着吊了起来,徐虚甚至看见了其中几个狂化的感染者被捆成了一个巨大的绿色茧子,任由他们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捆住自己的古怪藤蔓,面前还有从地面藤蔓根须处直直生长出来的仙人掌,每当他们咆哮一声,底下的藤蔓一扭,布满细刺的仙人掌就会“啪”地糊一脸,每“啪”一次就会扎出满脸血然后迅速被增殖的血肉覆盖,因为啥也做不了然后继续无能咆哮......

  “吼——”

  “啪!”

  “rua——”

  “啪!”

  “ohhhh——”

  “啪!”

  仙人掌已经抽得满身是血,但仍然随着底下的藤蔓兴奋地糊人一脸,以至于这个客舱内的所有修士望着那惨无人道的吊锤,扎满细刺还在努力增殖变异的血肉,不由得噤若寒蝉,悄悄远离了那个兴致勃勃提笔研究的姑娘。

  白露好奇地看了眼扭动的藤蔓,面无表情道:“这不是普通的五行法术。”

  徐虚小跑着靠近了记录糊脸次数的椿十二,“哎哎,怎么回事?你不是晕船难受着吗?怎么离开这么一点时间就生龙活虎了?还把这些感染者吊起来抽......”

  一说起晕船椿十二表情就一阵扭曲,“别提起那事了......你们离开不久这艘船就开始天旋地转,我都快吐了,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小小的施展了一下,把这里改造成适应我的环境。”

  说着说着她就笑了起来,“果然不论哪里都是有点植物比较好,现在待在这里就感觉像回到山里一样,可自在了。”

  徐虚指着那些被吊起来的正常修士,“他们是怎么回事?”

  椿十二眼珠子一斜,“我本来只在自己位置附近做了点小小的改造,也问过周围的客人和船员了,他们表示没关系让我随意......可木灵生长出来以后就有人莫名其妙过来找茬,骂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想动手,我就把他们吊起来了......”

  旁边有个老修士插了一句,“他们就是觊觎姑娘你的秘法,想试着能不能骗到手罢了。里面还有一些趁着混乱从其他客舱闯进来的暴徒,哈,修仙者万万之数,不出几个脑子有恙的家伙神州还当真是仙界不成?”

  望着那些被倒吊起来的修士,一个个紧闭嘴巴举止文明的样子,徐虚比了个大拇指,“做得好......那么这些感染者是?”

  椿十二无奈道:“不知道从哪来的,进了来就朝人扑过去,一开始我还寻思着是不是寻仇,但被扑的那家伙喊救命我也就出手了,还好他救命喊得及时,要不是后面又冒出一些狂化的修士,我还真不一定知道他们神智尽失。”说话间,有个旁观的修士脸都绿了。

  一屋子墨绿色的藤蔓维持了客舱内的秩序,保护了无辜的群众,捆住了被感染的狂化修士,也顺带捆住了趁机闹事的无脑暴徒,徐虚像是第一次认识椿十二一样,带着惊异的眼神,“原来你那么厉害的?”

  椿十二白眼一翻,“我一直很能打的。”

  “咳咳,我还以为是你开玩笑来着。”

  “请所有具备飞行能力的修士尽自己最大能力带上船内其他不会飞的客人撤离!长河号内发生了经由血液传播的变异狂化症状,旅舟已失去奔走于龙渊河面的力量,即将坠毁!即将坠毁!”

  “再通知一遍,请所有具备飞行能力的修士......”

  “不具备跳船能力的修士请马上到甲板逃生舱,请马上到甲板逃生舱......”

  南宫跃光洪亮的嗓音响彻长河号,椿十二这才反应过来,俏脸发白,“船要坠毁了?!这是怎么回事?徐虚你身后的这些人又是谁?”

  情况紧急,容不得他们在客舱多待,徐虚立即问:“你离开这里以后藤蔓会不会消失?”

  椿十二摇摇头,“不会,我的功法比较特殊,可以远程操控它们。”

  “好,跟我们来,路上再说。”

  队伍控制系法爷喜加一,当然,在他们往船底赶去的时候白露还不忘一剑唰唰唰的把那些被吊起来的感染者斩杀,原本气氛就不是很好的客舱变得更加沉寂了。

  等一行人往底层跑去时,

  “......刚才那个小姑娘怎么回事?”

  “道心天心,道心天心啊......”

  “啧啧啧,好个‘无情砍头者’。”

  “你不要命啦!人家小姑娘刚扭头看了你脖子一眼!”

  “......”

  一剑斩开隔火的大门,赤红的火舌便随着浓浓的黑烟一同往外冒出,被浓烟呛一脸的白锦良当即右脚脚尖点地划了一道弧线,接着便有厚实的冰墙随着弧线从地面竖起,只是周围的空气更干燥了些。

  隔绝了通道内的火焰和浓烟后,白锦良咂舌道:“这里的水分被烧得太少了些,要施展水行法术非常困难,不过可以牵引船外的水汽来一道水流喷射,保管什么火都灭了。”

  听到有这么方便的法术,徐虚两眼一亮,“那你赶紧啊!”

  只见白锦良讪讪道:“牵引足够的水汽要不少时间,而要直接引动现成的水流......底下只是拟态的‘水’,真正的江河又在地面上离我们好几百丈,牵引过来不是不可以,以我金丹修为,顶多就那么一道......”

  徐虚一愣,“能有多大的量?”

  “不少不少,也就够我们嗞人一脸的量。”

  众人:“......”

  似乎不愿意自己爹爹落面子,白露板着脸道:“爹爹你维持着这里没有护身法术保护自己的人纯净空气的供给不被火烧就行了。”

  话音一落,各人各展神通,椿十二肩头开了一朵花,绕过冰墙的黑烟靠近过来直接被吸收,方梁体表泛起一道微微的黄光,似乎是保护不被火烧的护身法术,苏朝云同理,但发的是白光,白锦良则是周身散发出了寒气,而白露以一身高手的气质啥动静都没有。

  徐虚左看看右望望,这才知道白露刚才的一番话原来是指自己!

  第一次感受到普通人和修仙者的差距!

  原来学渣仰望学神是这种感觉吗?

  好TM的无力啊!

  解除了冰墙,磕了五枚丹药,身上白光蓝光一起闪,肩头开花,头泛寒气的徐虚在众人的簇拥之中闯进了火场。这一刻,徐虚觉得自己天下无敌。

  踹开紧闭的大门,一个泛着白色金属光泽的巨大铁翼横亘在眼前,铁翼上篆刻着密密麻麻的古怪纹路,一群修士护在铁翼前用法术建起了一道由土石棕木构筑的高墙,但凡有发狂的修士想要越过高墙,立马会有数道法术击在高高跃起的感染者身上。

  只是这样的方法显然撑不了多久,不少已不成人形的怪物啃食着外墙,哪怕墙内的修士不断地修复着,也禁不住只要有血液的伤口暴露就会被感染转化,不断地往墙外丢出难以击杀的感染者,此消彼长,高墙已摇摇欲坠。

  好在徐虚他们及时赶到,不惧火焰的奇异藤蔓迅速铺满了负责变形的底舱内,蔓延的墨绿藤蔓缠绕住感染者的脚步,旋即就是一道无匹剑光耀得满室亮堂,将感染者逐个斩杀,连雄雄燃烧的火焰也被这剑光压散。

  至于白锦良、苏朝云、方梁和徐虚......就只是在旁边喊666。

  一个年纪稍长的修士松了口气的同时高声喝道:“你们是谁!船底不许无关人员进来!赶紧出去,我们正在想办法维修船翼!”

  “别急别急,我们是老船长吩咐过来的!”徐虚赶紧掏出怀里震动的令牌,老船员诧异地望了一眼,“按令牌侧面的歧角,可以转到广播模式。”

  徐虚想了想,觉得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便照着老船员的提示按动了歧角。

  “喂喂喂!在不在在不在!白露你们到船底了没有!”

  徐虚回道:“我们已经到变形的底舱了!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是你小子......也罢,听好了!我待会会启动长河号的变形机关,切换到飞行模式进行紧急迫降!”

  “我需要风云符的出力提升到极限!徐虚你带上白露姑娘到供能室去!用她化神的灵气激发风云符!时间到了我会再给你指示!务必保护好剩下的船翼和风云符!”

  “特娘的怎么有感染者跑甲板上去了!张老前辈赶紧去帮帮忙......”

  徐虚收回令牌,“情况紧急,暂时听我的命令......现在船翼的情况怎么样?”

  老船员大致知晓了船长的安排,汇报道:“左侧船翼遭到破坏被解体抛出船外,右侧船翼被撞扭曲了几个外部结构,高墙保护外的船翼被毁去了几个调整角度的符箓刻纹。”

  “我要你们在半柱香的时间里让船翼能再启动一次,维持好老船长迫降需要所有符箓!等会我会以剑光为令,启动飞行模式!”

  “是!”老船员得到命令,马上呼喊同伴维修起来。

  “苏朝云前辈和白锦良前辈,请你们在这里保护好剩下的船翼。”

  “没问题。”

  徐虚点点头,“那么我们几个继续往前,要抓紧了,白姑娘你继续开路遇到感染者不需要留情,方梁叔你带路吧。”

  椿十二望了指挥调度井井有条的徐虚一眼,莫名笑了笑,“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