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重生东京当天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血月异象

重生东京当天师 三秋念 2310 2019.08.18 17:28

  虽然警惕心应该有,但也不能提心吊胆,草木皆兵,不然就太劳心劳神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村树忧虑繁杂的思绪渐渐清晰。

  “东京时间:23:58”村树低头打开手机,瞧了瞧时间。

  “不早了……”他伸了个懒腰,活动脖子,准备睡觉。

  就在这时,他扭动的脖子忽然停了下来,神情凝重地望着天际。

  遥远的天边,挂着一轮明亮清澈的皎月。

  然而,引起村树注意的并非那轮皎月,而是在皎月周围浮现的诡异云雾。

  借助月光的照耀,可以看见云雾时而白若雪,时而黑如墨,蓝如海,绿如林,可谓是交替变换,好不奇怪。

  “这…好眼熟的异象……”村树渐渐地把脖子回正,双眉微微皱起,双眸中掠过一丝异色。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东京时间:00:00”这时,村树的手机由于整点报时震动了一下。

  就在今明交替的瞬间,皎月周围的云雾蓦然流动起来,犹如血色的溪流开始侵蚀明月,仿佛在慢慢为明月遮上通红的幕布。

  仅仅须臾之间,方才还金黄明亮的皎月,已然变成一方血色玉盘。

  血月横空,使得黑夜变得无比阴森诡异。

  “血…月!”村树顿时明悟,一字一顿地说道,忽然回想起前世修道时,阅读过的一本道家古书。

  书中有言:血月为至阴至寒之相,人间正气弱,邪气旺,怨气盛,戾气强;风云剧变,山河悲鸣;天下动荡,火光四起……

  村树静静地注视着那轮血月,眉宇间浮现一抹忧色。

  “莫非天下有变?”

  他联想起近些天万千妖怪沉寂的怪事,以及那些调查官的观点。

  如今血月示警,难道真有要大事发生不成?

  约莫几分钟之后,血色渐渐褪|去,恢复正常的明月隐退到了云层中,夜色深沉如水。

  异象消散之后,村树才缓缓回过神来,但心情却略显沉重。

  村树略加思量,连忙走到靠窗的立柜前,打开衣柜,拨开悬挂的衣服,轻轻地拉开木板,双手探入暗格之中。

  随后,他从暗格中取出一个暗色的檀木盒,拿到了床上。

  木盒长约70厘米,高约十几厘米,盖子上写着一个漆黑的道字。

  村树轻车熟路的打开箱子,只见箱中摆放着罗盘、金钱剑、法镜、法印等物。

  盒子中的道家法器、符篆等物,皆是村树这些年来收集的。

  有的是他从华夏购进,有的则是他在东瀛购置材料,自己逐个制造,逐个施法开光,成为他捉妖的秘密法器。

  只见村树取出罗盘走到窗边,左手端着罗盘,右手捏成剑指,凝神静气,默念法咒。

  紧接着,村树剑指接连点在罗盘的卦象之上。

  罗盘中央的指针浮现光芒,悠悠转动起来。

  村树端着罗盘在窗边移动,不料罗盘的指针转动得越来越快,抖动地也越发激烈。

  村树的表情越发凝重起来。

  过了一会之后,罗盘指针依旧漫无目的地转动着,村树颇感无奈,轻轻一点,散去了灌注在罗盘中的灵力。

  “怪!怪!怪!”村树连道三声怪字,不紧不慢地把罗盘放回盒子,又把盒子放回暗格。

  目睹血月之象的村树全无睡意,他好整以暇的走到床边坐下,拿出手机准备看看电影,打发一下时间。

  就在他刚点开一部电影时,MIB内部讨论群,忽然冒出一条消息提示。

  村树顺手点开。

  讨论群的最新消息,是北野A|级三猪王发的一张,高清模糊画质的图片。

  图片中有一个淡红色的圆球,四周则是灰蒙蒙一片。

  “血月?”村树辨认出北野A|级山猪王所发图片中的东西。

  他并不感到意外,阴阳师乃是华夏道家演变而来,彼此皆有相通之处,所以许多阴阳师都有夜观天象的习惯。

  因此发现血月异象的人,自然不可能只有他一个,相信还有许多普通市民、阴阳师、天文学家等人都会注意到。

  可以预料等到明天时,诸多关于血月的新闻,将会铺天盖地的席卷全国,甚至其他国家也不例外。

  在北野A|级山猪王的图发出来几分钟之后,几个夜猫子才冒头,他们好奇地发问道。

  山本米粉:“猪王,你发的这是啥玩意?”

  “这是妖怪?还是小电影里的妖怪?”

  “瞎说,这明明是山猪王自己,一样的神志不清。”

  村树淡淡一笑,从这几句聊天记录来看。

  他就知道这几位发问的调查官,虽然也是喜欢熬夜的阴阳师,却似乎并没有经常夜观天象的习惯。

  村树手指点击,打出“这是血月……”几个字,正要发出去时。

  北野A|级山猪王忽然道:“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

  老猪我夜观天象,忽见血月横空,血月横空,血月横空!

  郑重申明,这不是演习,不是演习!”

  村树无奈一笑,删掉了自己打出的几个字。

  “没错,这就是血月,我刚才也看见了!”

  “+1”

  “+2”

  ……

  一些观察到血月的群成员发表赞同。

  图中的东西清楚之后,群里又展开啦关于血月异象的讨论。

  “血月?血月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似乎没听过……”

  许多萌新级别的C级调查官齐齐发蒙。

  片刻之后,一些对血月有所了解的调查官,似乎是刚注意到群内的讨论,这才接连浮出水面发言。

  梅友二弟(足立区B级调查官):“血……血月?我……我之前去华夏交流的时候,听说血月可是大凶之兆啊!!”

  “不错,血月就是不详、大凶之兆!”

  “天呐,血月将会唤醒黑暗的力量,释放出可怕的撒旦啊!”

  “别杞人忧天了,只不过是普通的天象变化,被你们搞得这么玄乎!

  科学,要相信科学!你们知不知道!”

  “不祥之兆,不祥之兆!”

  “凶兆,这是凶兆!”

  “凶…凶个屁,一天天就知道胸罩!”

  关于血月的讨论观点被明显分为两种,一部分认为血月代表了大凶之兆,还有一部分则认为是普通天象。

  群里的讨论依旧在继续,但村树并没有发言。

  关注了一会儿群里各执一词的讨论之后,村树觉得甚是无趣。

  随后,他把手机放回了床头柜上,躺在床上,把灯关掉,把自己隐没在黑暗中。

  他缓缓地闭上双眼,思量着今晚的血月之象,究竟是凶是吉,如果真的是大凶之兆,那又会发生怎样的变故。

  ……

  次日。

  私立高尾津高中。

  学校尚笼罩着些许薄雾,轻柔的音乐声回荡在学校中,听乐曲的旋律,可知播放的是《天空之城》。

  高中部,三年级二组教室。

  少部分学生拿着课本仔细学习,大多数则面带倦意,无精打采。

  村树正是困倦集体的一员,因为昨晚的血月异象,搅得他辗转反侧,彻夜未眠。

  他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趴在课桌上,眼帘犹如灌过铅摇摇欲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