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第二次生命进化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威胁

第二次生命进化史 蛋黄质 4553 2019.06.12 20:59

  如果说之前人们所见到的虫后是来自地狱的鬼神,那么眼前的虫后就是圣洁的天使。

  在见到它的真面目之前,没有人能想到他们此行的目标会是如此完美的生物,就连它所居住的环境也是一尘不染,让人怀疑这只虫后是不是得了洁癖。

  仔细观察目标,人们更加震惊于它的独特:那重金属色的皮肤,身上略带神秘感的纹路,背后如同虚影的双翼,四肢与躯体的位置刚好是黄金比例,最为重要的是它竟然如同人类一般双腿直立。

  给人第一感觉并不像是变异的虫族,而是一个变异的不伦不类的人。

  此时与周围虫族画风不同的虫后正在优雅的进食,更让人无法相信的是它竟然使用了“餐具”,一双放大了无数倍的筷子。与之前吃相恶心的匪蝗虫后不同,鹫蚁的虫后进食时像是优雅欧洲的贵妇人,一举一动绝不多余,很难想象虫族会做出人类气息如此浓重的行为。

  “等等再动手,确保老王他们已经登上了塔顶。”

  一行人蹲在墙角心脏直跳,毕竟他们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目标看着无害,但身上散发的光圈可是比在场所有人的都大,动起手来还不知道会有谁不幸身亡。树族信息中明说了,这只虫后有一项防御能力和一项攻击能力,另外就是飞行能力了,由于本身就是会飞的生物,觉醒漂浮能力之后速度上的加成比半路出家的人类要强很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众人的心都有些焦躁起来,起初王祥胜制定的计划中说潜入之后静待十分钟,这时间就足够他们四人登上塔顶了,然而一行人没有计时工具的。

  在紧张的情绪下,总会影响人对时间流逝的体感,领头的人也不知道到没到时间,总之不能再拖下去了,虫后眼前的食物已经见底了。

  “上!”

  源生心里都急的骂娘了:我都还没看到它的命门呢,上个球啊,你们要送人头吗?说实在的,他观察了十分钟,并没有什么头绪。

  要知道当意识聚集起来之后,都是通过源能来对全身各个器官下令,虫后身上如果有源能频繁聚集的地方,那多半就是它的意识所在了,在平静的情况下还真的不好找命门。

  但周围的人可听不到源生心里的想法,在突兀的号令下,战士们仅呆滞了零点一秒,随后便反应过来朝虫后发起了偷袭,二十个人排成扇形将手中的木剑刺向毫无防备的鹫蚁虫后,在这瞬间,对方反应过来将背后的六只翅膀挡在身体前,六只翅膀似乎激活了不知名的阵法,在众人的木剑触碰到翅膀之前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抵挡住了,不能前进分毫。

  源生仍然在众人身后观察虫后的命门,而众人与这只怪物僵持数秒后,眼见它渐渐不支,木剑不断前进,就在即将刺进对方翅膀之时。那六只翅膀上又有奇怪的纹路浮现,此时在众人与怪物之间浮现出汹涌的妖风。从鹫蚁虫后翅膀上发出的怪风六股汇成一股,这阵青灰色的风把众人吹退,木剑离手,稍微弱的几人竟被震得口吐鲜血。

  发生这种变故,就算再迟钝的警卫虫也反应过来了,一时间冷却塔内外所有的虫族都涌了进来,包围了这一群“刺客”。

  对付包围他们的虫族需要将战力分散了,而鹫蚁的虫后倒也果断,发觉这二十几人实力强大后,就准备展翅飞离危险之地,几人急忙发动新的攻击来拖住它,但是已经不足以伤害到它了,这只大家伙反应太快了。如果让它逃出去,呼唤属于它的虫族大军回来,面对这些飞行怪,大概没有人能逃走了吧。

  虫后朝着塔口飞去,已经脱离了众人有效的攻击范围,这时候只能寄希望于王祥胜真的有办法阻挡它逃出冷却塔了。而在它正下方一直观察它的源生也终于找到了虫后的要害,虽然它身上奇怪的纹路遮挡了一些源能运行的线路,但是从给翅膀下令时身体的闪烁可以得出结论,对方的命门正是那根...尾巴?

  还有这种操作?

  王祥胜四人早已到达塔口等待了,从上方并不能看到塔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四人绷紧了神经生怕错过任何风吹草动。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四人越发觉得刺杀行动应该比想的要顺利,很可能下方的一行人已经完成了任务,他们这一队被安排在塔顶的奇兵估计发挥不出作用了。王祥胜正犹豫这要不要撤退时,下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灰色的生物,它朝着塔口飞来了。

  “准备!别让它逃走了!”

  即使没有见过虫后,四人也在第一时间认定这个生物就是他们的目标,此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和它斗上一场。

  虫后也不傻,看到塔顶站着四个异族生物后,便放慢了飞行速度,它也意识到这是敌人隐藏的伏兵,但它只能选择突围出去。

  刚刚的攻击它看似很轻易接了下来,实则消耗了不少的源能,再加上后来那一记罡风脱身,更是消耗了辛辛苦苦积攒用于进化的源能,此时已经无法面对下方二十多人的围攻了,反观上方的伏兵也仅仅四人罢了,避重就轻也该从上方突围。

  塔口面积五十多平方米,相对于这只虫后仅仅两平米的身位,需要防范的地方太大了,而且虫后在空中太灵活了,它完全不去靠着墙壁飞,而是顺着中心飞出去。

  “薛朗,把我拉过去,拉到中间然后你放手就行了。”

  薛朗不知道王祥胜要做什么,但还是照着他说的做,此时那只虫后看到四人中竟出现一个会飞的人还抱着一个人悬浮在空中,一时间有些慌张,在它的印象中,人类是决计不会飞的,现在出现了一个和它以及它的子民一样会飞的怪物,岂不意味着插翅难逃了?

  不过这慌张没一会变消失了,对方飞行的速度犹如龟爬,根本不足为惧,只要它稍微加速一下就定然能躲过异族的攻击。这里不得不说虫族还是不了解人类的诡计多端,如果是人类遇到这种情况,反而会更加狐疑,心里会脑补各种陷阱,或者扮猪吃虎的情节,不敢轻易通过。

  虫后迎着塔口加速,它距离那广袤的天空已经不足十米了,而此时见得那飞着的异族将怀里的人放了下来。嗯?这是要做什么,对方这样自由落体,可以很轻易的躲过去啊,看着被抛下的那个异族好像也不会飞,搞什么名堂?

  心里这么想着,它还是离对方下落的轨迹躲远了点,同时小心防备着突如其来的攻击。

  比它更加紧张的是塔顶上空呆站着的三人,在这一百七十多米的高空做自由落体远动,在落地的一瞬间身体所积蓄的动能会将所有组织都破坏掉,他们猜不到王祥胜命令的意义所在,现在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往下掉了。

  “呼,到时候了!”

  王祥胜抓住某个时机。

  在他与虫后即将错位而过时,出乎意料,他的手臂暴涨了数十倍,并不是单纯的伸长十倍,而是整只手臂被放大了十倍,在上方的三人看来一只巨大的手臂从王祥胜的躯体中延伸而出,凭借下降的冲击力,这一人大的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那只还没反应过来的虫后身上。

  遭遇此等变故,虫后也被打晕了,笔直的朝着地面掉落下去,而王祥胜则是在击落了目标之后,将那只巨手插在塔壁之上,身体撞在了塔壁之上。

  “快来拉我一把,我要撑不住了!”

  听到这话,把被这场景吓到的二人从呆滞中惊醒,此时他们才发现那只倍化了的手臂在化成光华消失,当即飞到王祥胜的身前,将他抬至塔顶。此时怀中人嘴角仍然在不停的淌血,刚刚与墙壁的碰撞伤到了他的内脏,这还是他在危机关头还将自己的腹部也倍化了,减少了一些冲击,但受到的损伤依旧不小,可想而知他为了刚刚那一击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二人将身上携带的果实连忙喂到王祥胜口中,这才帮忙稳住了伤势,不过被他当做武器的右手缩水了,长短手看着特滑稽。待王祥胜开口第一句便是“你们快去守着,当心它再度飞出来了。”

  不过这单纯是他多虑了,本身虫后在与他们遭遇之前已是强弩之末,现在又受到王祥胜的致命打击,虽然没有直接殒命,可也被打的昏厥过去,暂时丧失了飞行能力。

  在塔底的奇袭队在虫后飞起之后,与阻拦他们的虫卫队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些亲卫队并不是人类精锐的对手,三下五除二便消灭了不少虫族,一些人偷空抬头望着天空看到虫后越飞越高,心中不由得焦躁不安起来,虫卫队不论杀多少都不影响大局,不把那只怪物杀死,短时间内它就能再次繁衍出一支军队来,而虫后早已脱离了他们的攻击范围,现在只能祈祷王祥胜一队人能够阻拦飞天的虫后了。

  随后天空传来一阵巨响,眼见有一物体从天而降,图中它几次想挣扎着挥动翅膀都没有成功,止不住下降的趋势,谁也没想到的是它知道自己无法在飞起来时,在空中变化姿势,本来背部着地生生被它转成了腹部着地。

  那精致的生物与地面距离的撞击,发出如同山倒的声音,众人见得它被摔得血肉模糊,如同断了气一般,再也不动一动了。

  众人长舒一口气,这次任务也算是完成了,看来老王的手段了得,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将飞上天的虫后击落了,待回到安全区之后要好好了解一下情况。

  “走吧,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快撤退吧,别再纠缠了,撤退!”

  领头人制止交战的众人,准备撤退,这个时候确实没必要在和一堆无主的虫族作战了,这次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

  源生并没有立刻离开,反而靠近了那团模糊的血肉,有两件事是他必须要去做的。第一点是他想不明白,为何在摔落的过程中要翻转身体,正面迎接冲击呢?按照生物的本能,从高空坠落之时应尽量避免摔倒重要的器官,它还能翻身表示当时它还是有思考能力的,却为何做出让源生觉得有些蠢的行为,为什么不是用腿部着地呢?而且,它的尾巴毫发无损!

  所以他要确认这只虫后是否真的死亡了;第二就是掠夺虫后体内的源能,这对他来说是不能抵御的诱惑,比起果实的源能,生物体的源能有更高的纯度,对进化的促进效果更好。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虫尸”,双手摸着它的身体,竟然并不能吸收源能,这只怪物体内源能并没有溃散,而是完整的被意识统御着,虫后真的没有死!

  源生心中大致有了明悟:这只狡猾的怪物是想要装死!本身它能够降低摔下来受到的伤害,但它为了上演一部假死的大戏,故而选择摔成最惨的样子。

  它知道下方还有不少敌人等着它,如果残血定然会被补刀,到时候真的是死路一条了,不如索性装出一副被摔死的模样,正好避免遭了毒手,同时他也是防备着伤到自己意识所在的尾巴,这一手不可谓不狡猾,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还好源生出于其他原因发现了这个骗局。

  源生的手缓缓靠近那根粗壮的尾巴,感受到其中磅礴的能量波动,他越发确信自己的猜测了——果然是装死啊。这也太心机了吧,为了生存还真是不择手段。

  那截尾巴感受到有异族靠近了它,但仍然装作毫无生机的样子,它心里也万分紧张着,虽然自信可以骗过他们。可是现在这个男孩为什么要靠近我的尾巴呢?就算你要确认我是否身亡也不该找尾巴的麻烦吧。还是说他知道我藏在尾巴里呢?不不不,他绝对不会知道这件事的!

  就在它心里疯狂的挣扎之时,这个人类的男孩竟然握住了它的尾巴,或者说握住了它的命门。表面上这条尾巴没有任何反应,就安安静静的呆在源生的手里如同死物,实则在其中的意识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就好比有人已经握住了你的心脏,只需稍微用力将之捏爆,你这条小命就没了一样。

  “源生,你还在磨蹭什么啊,该走了,估计用不了多久鹫蚁部落大军都会来到这里的,谁能保证它们会不会发狂攻击我们?赶紧走。”

  源生点点头,但却丝毫没有慌张逃走的念头,反而把自身的一缕意识传达到这条尾巴里:“别装了,我知道你没死,你应该能听懂我的意思吧。”

  “……”

  “你要是再不反应一下,我现在就砸了这条尾巴,我就数三下,三下之后你要是不回应,我立刻扯断了这条尾巴,让你死死个彻底。”

  “三”

  “二”

  源生手腕发力。

  “一”

  “别别别,千万别,别杀我。”

  “既然和你说话就代表我没想杀你,现在你按照我说的做,第一先把这条尾巴和身体分离了。”

  “你这和直接杀了我有什么区别?”

  “你又不会死,顶多失去大部分的力量罢了,那也好过死掉吧。我现在不是在和你谈条件,而是命令你照做,如果你不照做,我立刻杀了你!快点。”

  尾巴有点犹豫,如果真的照对方说的做,那么失去了力量的自己就真的成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局面一时间僵持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