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斯文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突如其来的转变(求投资啦)

斯文妖怪 卑鄙的榴莲 2202 2019.05.31 21:51

  李组长是从前辈手中接过来的楚信的案子,已经亲自调查了好几年,实在不愿意接受他就这样死了的事。

  他的前辈已经在这个案子上花费了近十年。

  “我会调人去你说的地点查看,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李组长语气有些不甘。

  罗弋问:“我现在把我知道的都交代完,以后不会再找我麻烦了吧?”

  组长弹了弹烟灰,“明天到我办公室做个笔录存档,你提供的这些信息很重要……然后接受个采访,就没你事了。”

  “采访?”

  罗弋不解。

  “....总得给民众一个交代。”组长淡定地说。

  这时原本一直在柜台的服务员走到组长旁边,使劲敲了敲桌子,用手指了指一旁禁止吸烟的标识。

  组长识趣地将烟掐灭。

  ————

  一片闪光灯下,罗弋一本正经地站在记者中央。

  用朗诵的语气说道:“感谢警察叔叔的帮助,我能平安的站在这里,我相信凶手将很快伏法并受到制裁……”

  李组长拿过话筒:“这件事警方已经在跟进处理中,希望大家不要恐慌,初步调查作案人患有精神类疾病...”

  屏幕上的罗弋脸色隐藏不住苍白,一本无辜地看着镜头。

  此时。

  金小姐正坐在豪华的大厅中央,眼睛盯着屏幕上的罗弋,一旁的黄顾问也在看这段采访。

  黄顾问试探地问:“要不要去帮帮他?”

  金小姐微微摇头。

  “他已经是大人了,总要自己去解决问题。”

  “可万一他的身份被那些普通人发现?”

  金小姐不以为然:“只要他自己不暴露,那些人发现不了什么。”

  说完,伸手从桌上的盒子里拿出一粒药丸放进嘴里,“多吃点苦,才能知道温室的幸福!”

  镜头里罗弋跟着几个制服警察离开,一个女记者接着报道案件进展。

  自从罗弋知道自己的身份,金小姐原本预想的一些计划还未实施,就成了泡影,虽然知道他迟早会发现自己身份,却没想到这么快。

  她看着药丸的盒子,喃喃说:“药还是苦...”

  黄顾问说:“药厂那边还在研究改进它的效力……恕我直言,这些药虽然从血液中提取,但是制成药丸后新鲜度很难保持,这样的药,远没有多养一些药人来的实际。”

  金小姐打断他:“那就接着研究,一定要制成一种能替代活人血的药。”

  她何尝不知道他说的事实,只是她的行事里没有“放弃”这个词。想要长久地融入人类的社会,就要做出一些牺牲。

  夕阳西下。

  罗弋赶在李组长之前,去了那晚韦觉布阵的地方。

  不知道那天韦觉的阵法进行的是否顺利?

  地上还有隐约图形的痕迹,已经不太明显,还能细看出大致轮廓。

  他重新看了下这个阵法的图形,是个不规则的形状,像个拙劣画手画的梯形。

  一直以为布阵都是圆形或者菱形那种比较对等的图形,原来还可以这么随意。图形中心位置有一堆黑色粉末,已经被吹的散开。

  罗弋瞬间想起倩倩的死,她就是身体消逝被化成了粉末!

  难道……难道这堆黑色的粉末是楚信的遗体……

  想起倩倩,罗弋至今都不知道究竟是谁杀死了她。倩倩死前愤恨的眼神他还记得,杀她的人八成和自己有关联,莫非也是韦觉大师?!

  罗弋看看地上的散落的鱼线和几张零散的符咒,这个阵经过昨晚已经废掉了。那些线已经完全变成普通的线,符咒也变成了废纸。

  视线落到仓库旁的一个大石头上,大石头是一个废弃的大磨盘,笨重地躺在那。

  他一眼望过去,竟突然看到:上面竟然坐着一个人!

  罗弋以为自己看错了,定定神。

  的确是一个人,衣服颜色太灰,和背景融为一体,很难引起注意。那人定坐在石头上一动不动,跟个石像一样。

  罗弋带着好奇走近,这才看清是韦觉的小弟子,此时他正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身上的衣服沾满了土,猛一看就像一个土人。

  “你...在这做什么?”罗弋问他。

  “……你师父韦觉大师呢?”

  小弟子一动不动,眼脸垂着一直向下看着。

  这个场景太熟了!

  根据罗弋多年的追剧经验,每当出现这一幕,接下八成的剧情就是发现这人已遇不测……

  想到这,罗弋有些发寒。

  他凑近小弟子,小弟子的脸色并不算太灰,完全不像死人,只是在发呆而已。

  罗弋把手指缓缓伸到了他鼻子下面,去探他的呼吸.

  刚凑过去,小弟子一动,“呼”地伸出双手,用出奇快的速度抓住罗弋的胳膊!

  罗弋大叫一声。

  他指甲奇长,已经渗进了罗弋胳膊的肉里,似乎要抓他的骨头,抬起眼怒视着罗弋,那双眼散发着黑气,好像一个已经严重失眠多日的人。

  “我在这等你!”小弟子阴森森地说。

  罗弋看着他似曾相识的表情:“楚信?!!!!”

  小弟子咧嘴一笑,露出锋利的牙齿,上前就要去咬他。

  罗弋猛地挣扎,拽回胳膊,不顾疼痛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爬起来想逃却不知道往哪逃。

  他问楚信:“你不是被韦觉大师超度了?……”

  心中暗想不妙,那晚必然出了意外!看样子韦觉大师也凶多吉少。

  小弟子站起身,低沉地笑声在这片空旷的仓库旁添了几分恐怖。

  “我岂会这么容易死!”

  他再次伸出锋利的爪子向罗弋袭来。

  此时一个身影快速出现,用极大的力气拉了罗弋一把,拽着他往仓库里去。

  楚信的手同时去拉罗弋的胳膊,却只扯掉了他肩膀的几片衣服。

  罗弋被生生拖进了仓库!

  仓库中的空地上燃着一堆柴火,造出微弱的光明,罗弋借着火光,看清拉他的人是韦觉大师,他脸上有几道伤口。

  “大师!”

  罗弋对这一切充满了疑问。

  韦觉对他说:“延法已经被他吞噬,现在很危险。”

  他声音透着疲惫,加上之前的旧伤,脸色非常难看。

  延法是小弟子的法号。

  罗弋看到韦觉,心中顿时升起一丝安全感,同时对此番景象感到疑问:“大师怎么被困在这?”

  韦觉摇头:“这个仓库被我施法了,楚信无法进入,目前这里最安全!……楚信刚得到新的身体,一定会去吸食人血补充血液,我们等他离开的空档离开这个仓库!”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之前不是已经控制了他吗?”罗弋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这一切转变太快,令人措手不及。

  韦觉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懊悔……

  “怪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