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斯文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这个普通人有点厉害

斯文妖怪 卑鄙的榴莲 2133 2019.05.31 06:24

  罗弋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手。

  组长说:“现在看晚了!手是人的第二张脸,一个内心紧张的人,手不可能会放松。而且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在意胳膊,受伤了吗?”

  罗弋觉得面前的这人有点可怕,把头扭过一边不去看他。

  组长一笑:“你这个反应说明,我刚才分析的都是对的!”

  靠……

  罗弋不友好地看了他一眼,懒得再说话。

  “方便我去你家坐坐吗?”李组长问。

  “不方便。”

  “那我们找个方便的地方,我和你谈谈,昨天袭警逃跑的事我这边不追究你了。”李组长带着大度说。

  罗弋对他说:“你这么厉害一定能看出我不是凶手,也不涉嫌犯罪,那我们没什么好谈。”

  他不想和这个看似普通却观察入微,会读心术一样的人多呆一秒。

  组长轻描淡写的说:“还是有必要的……可以谈谈楚信。”

  罗弋听到楚信的名字从他的口中说出,心中一震。

  两人坐在附近的一个饮料店里面。

  早上店里基本上没有顾客,只有他俩人坐在墙角的座位,一个年轻服务员在那里准备东西。

  罗弋看着李组长喝完了2杯果汁。他隐隐觉得,组长知道的东西比他想象的要多。

  组长从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和笔,明显有备而来。不过语气仍旧带着轻松。

  “咱们就当做朋友之间八卦吧,楚信是谁?你们怎么认识的?”

  他此时脸上一本正经。

  罗弋反问他:“这我应该问你吧。他是个通缉犯!”

  组长呵呵一笑,把纸笔放下。

  他看着罗弋,表情仍旧带着微微的笑意,但是眼神犀利:“那我不跟你绕弯子……楚信不是人吧?”

  这个直接的问题突然抛出,罗弋措手不及。

  正常人是不会问这种问题,而这个问题从李组长的口中就像在问:“吃了没?”这样平常。

  罗弋看着他,眼睛睁得很大。

  组长语气正经起来:“不用试图敷衍我,我们特案组调查的就是这种超出合理范畴的案件。

  罗弋当然知道他口中的“超出合理范畴”的意思,但是实在是不知道对方这个人究竟是知道多少。

  现在这个时候,楚信早已经落入韦觉的手中,或者已经被度化了,他在这问查是没什么卵用的,

  组长接着从包里掏出一叠资料。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给你看看这些,希望你也拿出诚意来。毕竟你也是案子的半个受害者……”

  罗弋看他又点上了根烟,“我这里有楚信的一些资料,肯定比你了解的要多,根据我的调查,你是近期才和他有的接触,并不是他的故人!”

  罗弋拿起那些文件,是一些打印着图片和扫描的文件。

  组长告诉他:楚信出生在1979年,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外公是德国人,是四分之一混血。

  罗弋看着厚厚的资料,很多文字和图像都是有了年头的。

  有一张图,是一个小孩子坐在钢琴前对着镜头笑,明显是幼年时候的楚信,他的身后还挂着着那个年代的风格的广告画。

  接下来一张是成年后的楚信,穿着当年古板的校服,站在石像前,对着镜头笑,透出满满的知识青年气息。

  罗弋看着照片,口中念叨“1979年出生....”

  “对!”组长磕了磕烟头。

  “他现在正常的年龄应该接近40岁,不过我们调查中发现他的相貌目前还停留在20多岁的模样。”

  罗弋记得,楚信曾经对他说,他曾在战争逃难,最近的战争也是40年代那会,他至少应该是三几年出生,如今李组长的资料却是79年出生。

  想到楚信要挖他心借他的身体,这样来看,他所看到的“楚信”也只一副被借来利用的一具躯体罢了。

  组长见他眼神闪动,问:“想到什么了?”

  面前这个人很会捕捉表情,罗弋有些不自在。

  问:“你们是因为什么事开始查他?”

  组长说:“他的身上有不少命案,目前已经可以确定他并非平常人类。”

  罗弋真想告诉他,楚信只是被吸血鬼借用了身体,现在已经被大师收服,可能已经在投胎的路上。

  组长又抽了几口手中的烟:“这样一个不正常的“人”既然主动找你,肯定有原因!”

  “大概看我好骗吧。”罗弋说。

  “之前我有怀疑过你不是人类。”

  组长盯着他。

  罗弋心一紧。

  组长接着说:“不过,我们给你检查了身体,除了营养不良以外,你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什么身体检查!?”罗弋紧张问他。

  “在你昏迷的时候……”

  组长一笑:“医生给你做的检查。”

  罗弋装作不经意地瞟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胳膊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和正常没什么区别。

  避免面前的组长再次留意胳膊,他赶紧把眼光放到别处。

  “这个检查是免费的吗?”罗弋问他。

  组长呵呵一笑:“我们部门给你报销!”

  罗弋也呵呵的笑,心中又是生气又是庆幸,这个组长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还好,一直以来除了吸食鲜血,他的身体和正常人类几乎没什么不同。罗弋给自己捏了一把汗。

  “楚信不是人....你一直是知道的吧?”组长问。

  罗弋点头:“我是后来才发现他和别人不一样。”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找你吗?”

  罗弋想了一会,摇摇头:“……不知道。”

  “这种事情局里先前有过类似档案,你可能也只是随机的受害者。”

  组长突然看着罗弋平静的脸,露出疑惑,“你为什么不害怕楚信?他可是要你命!”

  他觉得罗弋过于淡定了。

  “怎么可能不怕?不过我说出来你可别怪我--他可能已经死了。”罗弋赶紧解释。

  组长听这话一愣。

  罗弋告诉他:“那天晚上逃跑的时候,差点被他追上杀死,最后来了一个大师把他收服,我才逃过一劫……”

  组长眉毛一拧:“是什么样的大师?你说清楚。”

  “一个得道高僧,拿着禅杖披着袈裟把楚信收进阵中。于是我趁机逃跑了。”

  罗弋详细讲述了一场得道高僧收吸血鬼的过程。隐藏了韦觉的身份,和不利自己的细节。

  组长皱着眉听他讲完,这套说辞,他当然不会全信,但也暂时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

  整个事情的发生,本身就在常理之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