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斯文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喝什么!!!

斯文妖怪 卑鄙的榴莲 2136 2019.05.27 18:51

  建国硬拦,没拦住。

  这边郝经理刚到办公室,椅子都没坐热,看到罗弋一大早递交的辞职信,也摸不着头脑。

  他用温和的语气说:“小罗,是不是觉得工资低,我这边可以给你申请提高待遇嘛。”

  公司原本还打算,让罗弋靠着私人关系去谈爱美臣公司接下来的几个大广告,此时他却突然要辞职,简直就像一直生金蛋的肥鸭子扑腾一声要飞走。

  倘若批了他的辞职,对上面实在不好交代。

  郝经理语重心长道:“年轻人嘛不要总那么浮躁,你这么年轻,很有前途呀……公司是亏待不了你滴。”

  看罗弋面无表情,他补充道:“工资这边也会相应的涨上去,最近你也挺辛苦,我给你放几天假,你好好休息下!别动不动辞职,传出去让人误会。”

  他将罗弋的辞职信折起来,塞进抽屉里,面带宽厚地说:“公司一直培养你,你也要站在公司的角度着想麻。”

  罗弋看着自己的辞职信被收起来,“我是经过认真考虑,请让我辞职……”

  郝经理脸上带着笑:“你毕竟还年轻,对工作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就说出来,我这边会尽量给你做出调整。”

  此时A组长一脸不忿地敲门进来,郝经理指着他:“以后他可以充当你的助理,有什么做不完的让他给你分担。”

  罗弋看看a组长不满又刻意掩饰不满的表情,知道他心里不服。

  他对郝经理说:“我辞职完全是自己的原因。”

  郝经理胖胖的手拍拍他:“你先休息几天,给你一个星期的假,这个事情以后再说。”

  罗弋被郝经理推了出来。

  建国一直在门外站着。

  看他终于出来,建国把罗弋拉到楼道口,问他:“你到底遇到了什么难事?说出来我帮你。”

  罗弋平静地对他说:“你帮不了。”

  建国难得正经:“你起码说出来,让我知道是什么事。”

  “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去另外一个城市生活。”

  建国问:“离开多久?”

  “不知道,看情况吧……”

  罗弋脸上带着几分木然,缓缓走下台阶。不管公司允不允许他的辞职,他都决定离开。

  建国看他这副模样,突然眉毛竖起,在他身后吼道:“你他玛在逃避什么!到底是失恋了?杀人了?还是被人要挟拍了裸昭?大男人遇到什么事情不能去解决?躲躲藏藏算什么?”

  罗弋被这句大吼镇住,整个人有几分触动。一向吊儿郎当的建国在这个时刻变得正经,气势逼人。

  罗弋沉默着,他何尝不想摆脱痛苦,可惜这些事根本无法讲给他听。

  建国声势逼人:“不去解决你就算躲到天边都没用,是兄弟就留下,除非你是因为有更好的工作出路离开,否则我和你的交情到此结束!”

  建国说完,转身大步回自己的办公室。

  罗弋回过头看着他气呼呼地样子。脑中回想着他的话,逃避的确不是办法,可他又能做什么呢……

  他脑子瞬间又变成了乱麻,现在楼梯上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建国拖着腮帮子,在座位上烦躁地转着笔。他朝门口伸伸脑袋,发现罗弋并没有跟过来。

  刚才的话好像说的太重,带了些许的激将法,不过万一他真的走了,自己岂不是下不了台?他偷偷又瞄了几眼门口,发现罗弋已经下楼了。

  刚才还气势凛然的建国,情绪一下子萎靡几分:“臭小子,八成是被女人算计了...”

  罗弋走出大厦,外面天气大好。

  他回头看着这个工作了很久的地方,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能真正把自己当成是人类的一员。而现在这种习以为常的状态就要被打破了。

  走出了公司大门。

  远远的一辆白色跑车停在广场的喷泉旁,金小姐正站在车旁。

  与往日不同的是,平时她都是司机接送,随从好几个,今天的她只有一个人。

  金小姐倚在车旁,似乎在等他,看见罗弋走出来,收回了思绪看着他。

  罗弋远远的看到她的身影,脚步快速收回,一转走向另个方向。

  金小姐快速走上来,到他身前伸手拦住他,“罗弋……我有话跟你说。”

  罗弋甩开她的手,退后几步保持距离,“……我没什么跟你说!”

  金小姐料到他会是这样反应,“你这样解决不了问题,不如我们好好聊聊!”

  “你去跟地下的父亲说去吧!”

  金小姐拉住他:“我不想你再对我有误会。”

  “误会?”

  罗弋听到这个词感到可笑。

  为什么她做了那么残忍的事,却可以丝毫没有愧色,心安理得。

  “杀了那么多人……是个误会?”

  金小姐看着他,面容平静:“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罗弋看着她,眼角已有几分红了,他忍着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来,每每想起家人的惨状,他总是无法控制自己心如绞痛。

  此时看她一如既往的平静面容,突然又有种想笑的感觉。

  “全家人的死,还有我现在的样子,哪一样不是拜您所赐……”

  金小姐知道他总是过不了这个坎,没有反驳,只是露出无奈。

  一旁,郝经理不知何时候跟了出来,远远看见两人在喷泉旁站着。

  “哎呀,这不是金小姐吗?”他喜笑颜开地过去。

  金小姐没有理会他。

  郝经理笑着上前:“您是来找罗弋吧?”他脸上带着谄笑,胳膊捣了捣罗弋,没想到罗弋直直站着,一点反应都不给他。

  金小姐对罗弋说:“去喝点东西……有时间吗?”

  “有有有!”郝经理替他抢答。

  金小姐看了眼郝经理,目光又回到罗弋身上。

  郝经理热情地解释:“刚给他批了一周的假,绝对有时间……是吧小罗?”

  他眨眨眼试图给罗弋一个眼神,想让他表现的积极点。

  但此时罗弋听到“喝东西”三个字心中无名的火蹿动。

  “喝什么?”他问金小姐。

  “你说喝什么?!!!”

  罗弋语气凌厉,透着攻击性。

  郝经理被他的反应惊到,他分明听出了话锋里面的怒意。

  金小姐也被这个问题噎住,百年来,食物一直是罗弋痛苦的根源,如此一语双关的质问令她无法回答。

  气氛有点怪异,郝经理站在两人身旁,竟然有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眼睛偷偷瞅瞅罗弋,瞟瞟金小姐,才发觉自己出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