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斯文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人类生涯的结束

斯文妖怪 卑鄙的榴莲 2130 2019.05.26 19:31

  子琪可以容忍她骂自己,但是不能接受母亲平白无故被羞辱。令他难过的是,父亲对这种矛盾竟然不予理睬。

  后来,二姨娘就吊死在了庭院的井旁,死状极其诡异。

  二姨娘死的第二天,母亲房中传来了与父亲的争吵声。

  府中的人更加不敢接近母亲,三姨娘更加地唯唯诺诺,他们都对母亲产生了深深的恐惧,子琪不相信这些都和她有关。

  直到那天,他在母亲房间的桌角下发现了一封信,是二姨娘写给她远房叔父的信。二姨娘的叔父跟从一个道人修行学习。信中说,:府中住着一只喝人血为生的妖怪,请叔父速速来除妖。

  子琪知道,信里面说的妖怪是指自己的母亲姜氏。而这封信很明显是被人半路拦截了回来。他将信放回原位,心情复杂,他不相信世上有什么妖魔,更不相信自己的母亲是可怕的妖怪。

  可是细细想来,他的确从没有看到过她正常的吃饭行走,她的一切又是那样的诡异。

  最终发现是在一个晚上。

  那晚的子夜时分。

  子琪坐在庭院中发呆,他归家之后身体就开始感到不适,白日昏沉,夜晚失眠。身体发热疼痛,他觉得自己的症状有点像当时流行的热病。

  父亲为他请来了多位医师,都诊断不出具体的病因,他自己也研习过医学,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夜色下的走廊上,远远走来一个身影,是母亲的贴身丫鬟玲儿。

  她一无平日的灵动活泼,神情迟钝,呆板地走入母亲的房间,仿佛被人牵制般。子琪喊了她的名字却没有反应。

  子琪看着她进入母亲房中,房门诡异地凭空关上了。

  子琪知道,母亲需要人日夜照看,本习以为常,但是不久之后,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随后四处飘散。

  子琪不知从何时开始,对血液的味道异常敏感。他惊慌地推开房门,闯入了房内,眼前一幕令他整个人呆住。

  母亲背对着他,站在房子中央,一头长发垂至地面,如黑色深渊令人隐隐发寒。

  玲儿形貌干枯地躺在血泊中,皮囊碎裂,景象惨不忍睹。

  子琪看着这一幕,吓得说不出话来,姜氏缓缓转过身来,脸上的五官和平日有所不同,没有一丝皱纹,如年轻少女般鬼魅,整个煞白的脸上只有嘴唇是突兀地鲜红。

  她黑色的瞳孔盯着突然闯进来的子琪。

  子琪被吓得僵住了。

  看着她乌黑的瞳孔泛着幽幽的光,这张熟悉的脸的确是自己的母亲。地上的玲儿身下是一片血泊。

  他想大喊一声,嗓子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视线中,她轻轻扬起了手,随即子琪便觉的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失去了直觉。耳边响起她平日清冷的声音:“晚上就要在房中休息……不要乱跑”

  当子琪再次醒来,他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父亲,母亲,还有几位大夫都在围着他旁边。

  父亲带着愁容说:“你病的比较重,需要调理。”

  母亲坐在父亲的旁边,眼圈很红。子琪看到她,浑身充满寒意,他甚至不敢去直视她。

  众人离开房间,只有母亲留在他的身边。子琪心里忐忑,昏倒前的那一幕清晰在目,实在不像幻觉。

  她对他说:“你只是做了噩梦,梦里的一切都是假的,不要胡思乱想。”

  罗子琪对那天晚上的事情丝毫没有放下。下人告诉他,玲儿家乡有事被送了回去,所以一直没有出现。

  他不信,觉得这些巧的不合常理。

  直到后来有天,玲儿再次出现在府中,子琪看到她没有任何异样,才稍微放下心中的疑虑。

  很长一段时间里,子琪一直养病。每天不停地吃药,身体却越发沉重地厉害。而母亲极少再来他身边探望,有时候他主动上前去看望她,也总是被挡在门外,避而不见。

  外界都在说,罗家已经被诅咒,几乎都是病人。

  血腥味在府中越来越重,子琪觉得自己身边到处都是血腥味。

  身边的人仿佛都察觉不到,明明这股味道四处弥漫,充斥着整个府邸。子琪越来越压抑,他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

  本以为是个小病,却越来越严重。

  在他卧病第二年的时候,他已经没办法下床走路,每天晚上都会咳嗽着醒来,醒来之后手脚都沉重无比,内脏疼的厉害。

  他痛苦这样的自己,觉得已经完全是个废人,没办法做任何事情。

  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政府在对外战争中屡屡挫败,洋人对国人的压迫和欺辱越来越明显,整个都国家处在萎靡的气氛中。

  罗家因为党政之争被贬!

  官职的罢黜,独子的病重,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这个家正在没落。

  1886年的初春。子琪去世。

  在他去世的前几天,他让人修好了自己的相机,等待院中的桃花绽开,他要让下人照一张相片给他。

  相机是他留洋归来的时候带回来的,他在家拍的第一张相片是他和母亲的合照。

  桃花未开,子琪却提前离世。

  那天晚上他一直咳嗽,浑身酸痛发热,已经预感自己过不了那一夜。

  回想自己的一生,几乎没有任何作为,浪费了大好的出国留学,他没有像自己预想中一样,医好家人的疾病,反倒自己卧床不起。

  对父亲,他也深深愧疚,自己不是一个可堪大任的好儿子。

  他觉得自己的离开是种解脱,如果有来世,希望自己于国于家都是可用之材,而不是现在这样,浪费汤药。

  合眼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窗台有一个红色的身影站在那里,可惜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第二天早上,下人赶去服侍子琪的时候,看到了很少出房门的姜氏出现在了房间内,她正坐在床边,抱着子琪僵硬的尸体发呆,一言不发。

  罗府挂起了白绫。

  罗启赶到房间,儿子离世痛心不已,他劝说姜氏:人死不能复生,应该寻个吉日早早下葬……

  “……早早下葬”

  姜氏重复着这句话,眼神空洞语气凄然。她低头看着怀中的儿子,问罗启:“你知道,这个罗家就要走到尽头了吗?”

  罗启听到这句话,知道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从容答道:“这一切,是我咎由自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