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斯文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友谊

斯文妖怪 卑鄙的榴莲 2142 2019.05.28 07:50

  “小罗,你怎么能这么和金小姐说话嘛。”郝经理假装生气地教育他,他已经察觉到这不寻常的气氛。

  金小姐语气冷淡:“郝经理,这是我们私人的事,你去忙吧。”

  “好好好。”

  郝经理答应着悻悻离开,快速撤了出去,远远回头看了眼对峙着的两人,擦了擦头上汗。明明前几天还一副惺惺相惜的样子,今天就闹僵了,真让人捉摸不透。

  见他脸上怒气未消,金小姐低声平和说道:“何必这么折磨自己,你上次不是也说了……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那是120多条人命!”罗弋红着眼睛看着她。

  “该放下的始终要放下你又何必活在过去里?你看这个世界如今大不相同,我们为什么不能好好相处……”

  “为什么你做了那么残忍的事,可以这么心安理得?!你做得到,我做不到。”

  金小姐伸手去拉他,口中说着:“如今已然这样,没法改变了,你我之间毕竟血浓于水……”

  罗弋把她的手一把打开:“我的亲人早就死完了!”

  见他依旧这么倔强,她也露出了些许强势:“就算你不愿意承认,我也是你的母亲!”

  罗弋麻木一笑:“我母亲早就死了!”

  说完,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朝广场另边走去。

  “子琪!”

  她在他身后喊了一声。

  这个名字伴随罗弋整个前半生,那是他极为珍惜的的过去。

  可是罗弋的脚步却是没有丝毫的放缓,因为这个名字已经被他连同过去,一起丢弃了。

  金小姐看着他决绝的背影。果然,他还是不能原谅她。

  ----------

  罗弋回到家,拿出钥匙开门,房间里看起来比以前阴暗了很多。

  四处找了一圈,没找到楚信的身影,他有些意外,楚信的房间空空如也,平时楚信都会一直在房间呆着,由于怕光,房间的窗帘都会不留一点缝隙地拉上。

  此刻,楚信却不在家中。

  想起昨天没人接听的电话,直觉告诉罗弋,他似乎昨晚就已不在了。

  罗弋思量,楚信的身体已经恢复。出个门大概也不奇怪。

  他坐在沙发上,房间恢复了以前的空寂,脑中又想到了金小姐的事情,思绪乱了起来。

  接下来自己要怎么办?离开这个城市的话去哪里?从事什么样的职业?一切又要重新开始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开始了新生活,没有想到会突然这样被打破。

  最近精神压力大,好几天没有休息好,此时一股困意袭来,他带着乱飞的思绪陷入了沉睡。迷迷蒙蒙中睡着,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天已经黑了。

  看看眼墙上的挂钟显示晚上9点,一觉竟然睡了好几个小时。

  此时,楚信还没有回来。

  罗弋走到窗旁,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的夜幕。

  心想:等楚信回来,该怎么给他说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呢?如果直接说玉已经没戏了,楚信肯定会绝望吧。

  当知道金小姐身份的那刻,他就知道让她帮忙是不可能有结果了。

  正想着,低头看到楼下一角的阴影处站立着一个人影,一动不动,罗弋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人影身形瘦削,很熟悉。

  认了一会才恍然发现,那个熟悉身影分明就是楚信!

  他站在那做什么?

  罗弋试着朝他挥手,楚信一直没反应地站着,他心中隐隐感觉不妙,下楼去找他。

  今晚虽然有月光,却多了几分昏暗。

  罗弋走近那个影子,的确是楚信无误。

  “你站在这做什么?”罗弋问。

  楚信一动不动背对着他。隔了半分钟才开口回答:“晒月光。”

  他一向喜欢搞这种新奇怪异的事情,罗弋对他说:“你不在屋子里呆着,万一韦觉出现就危险了。”

  楚信转过脸来,面无表情。黑色的瞳孔在他灰白的脸上衬得有些吓人,幽幽答道:“他伤比较重,短时间内好不了。”

  罗弋想到上次拍卖会上见到韦觉的情景,脸色的确是一副旧伤未愈的样子。

  楚信黑色的外衣被夜风吹动,笔直站着犹如一个牧师。

  “我这有个不太好的消息……那块玉.....”

  罗弋知道迟早要对他说这些,准备告诉身上所发生的这些事。

  他已经决定把自己的过往都告诉楚信,和他一起面对眼前的一切。

  可是,眼角不经意扫到他的身后,突然看到楚信脚边阴暗处露出一只人的脚。

  罗弋以为自己看错了。他走上前去,趁着月光,一个女人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瘫在角落,身体僵硬,和垃圾混在一起。

  罗弋惊愕住了,确认了一遍没看错,颤抖地问楚信:“这......怎么回事?”

  楚信直勾勾盯着罗弋,平静答道:“饿了!”

  罗弋看他丝毫没有愧疚的表情:“你不是要变成人,不害人的吗!?”

  楚信一反常态地冷漠:“我可不记得这么说过。”

  一瞬间,罗弋发觉他和之前不一样了,整个人散发着阴暗的戾气,让人难以接近。

  “难道你不想变回人了?”

  楚信冷笑一声,牙齿在夜色中透了惨白的光,嘴角上扬,露出凶相。

  罗弋脑中瞬间回想起韦觉小弟子的话,问他:“那你之前的一切,都是骗我?”

  楚信忽地伸出爪子扼住他的咽喉:“你简直是个废物……发现了你母亲的身份就要再次逃避?离开这个城市?”

  罗弋去掰他的手,惊异问道:“你都知道?”

  楚信力气很大,将罗弋脖颈掐出血,这一刻,罗弋已经感觉到了楚信的恶意。他的形象前后的差距太大,甚是可怖。

  楚信散发着寒意,黑色眸子看着他:“我等这么多年才找到你,明明有一副不惧怕阳光的身体,却要一心求死,简直暴殄天物!”

  罗弋看着他的脸越发狰狞,吃力地对楚信说:“想要借助那块玉已经不可能了!”

  楚信冷笑:“那就把你的心挖出来和我换换,看我会不会得到一个全新的身体!”

  楚信手伸向他的胸口,黑色的指甲锋利地渗了进去。

  罗弋一阵刺痛,伸手快速拿住他的手腕,用力撇向一边,伸脚狠狠踹了楚信一脚。

  那一脚力气很大,楚信踉跄退了几步。他衣服被踹开,露出里面青色的皮肉,一股死亡的气息传来,他衣服下面的身体竟然有些许的腐烂。

  楚信将他一把甩到地上,罗弋额头擦过地面,流出血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