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斯文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夜路上的警告

斯文妖怪 卑鄙的榴莲 2130 2019.05.22 19:58

  金小姐带他来到附近一个饭店的包间。

  罗弋带着几分拘束,一直四处张望,生怕有人再偷拍上个杂志。

  金小姐看他的模样忍不住笑:“这里老板我熟,不用紧张。”

  她叫了一些饮料,二人面对坐着,罗弋看着面前红色的饮品,想起自己冰箱里的血袋已经喝光,是时候该买新的了。

  “您……找我有什么事?”他问。

  金小姐觉得他有几分建外,“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罗弋看金小姐神色如常,大胆问了姜少琰的事。他觉得以金小姐和姜少琰的亲密,两人昨天大打出手,她对自己多少会有一些成见。

  金小姐用餐巾擦擦嘴唇,说道:“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他本来就比较固执,和不来或许彼此是有误会。”

  看他脸上仍有一些淤青痕迹,金小姐问:“他一向没有轻重,你没事吧”

  “没事。”

  罗弋扬了扬胳膊,本来还被咬了一下,现在已经好了。

  “多亏上次你帮我拍的那块玉,可以疗伤。”

  金小姐一笑:“我一直知道,你买它……不就是为了变成人。”

  罗弋惊,“你都知道?”

  想起自己之前拙劣的种种掩饰,一阵惭愧。

  “其实你现在看起来和人并没什么区别,为什么要执着变成人呢?”她问他。

  罗弋面色有些沉重,“看起来一样而已,其实还是异类。”

  金小姐看到了他脸色的变化,“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你留恋的吗?比如亲人?”

  “亲人全都不在世上了。”

  金小姐摸着手中的杯子,沉默地点头。

  两人讨论了关于如何开启玉的方法,罗弋便客气地告辞回公司接着上班去了。

  他从心理上不愿意跟她单独呆太长时间,省得背后有人议论。

  回到办公室,建国正坐在他的位子上晃悠,看到罗弋回来,“蹭”地站起来:“来来来,汇报下情况!”

  “什么情况?”罗弋问。

  建国:”别装蒜,金小姐!”

  罗弋无奈地笑。

  建国指指外面交头接耳的同事,“你那个杂志的风波都还没过,这次怎么解释都没用了。”

  说完,他一脸八卦地凑过去,“聊什么了都?”

  罗弋叹口气:“聊还钱!”

  “不会吧……”建国不信,“她都那么有钱了,还在乎这一点?”

  “那你以为呢?”

  建国一拍大腿:“她这是借着钱的由头制造跟你接触的机会!她想泡你!”

  罗弋苦笑摇摇头,没有搭理他。

  ————

  晚上回家的路上。

  罗弋拐到一个街道的巷子里面。

  一个憨厚地中年人把一盒加着冰袋的血包交给他:“罗先生,这次的都是新鲜的,全是好猪身上的。”

  罗弋连声说谢谢,把钱交到他手上。

  中年人是个屠夫,家境一般,人比较敦实。罗弋一直都是托他帮忙,用比较高的价格买生猪血。

  中年人一开始不好意思收这么多钱,后来也拗不过罗弋,每次都把血包处理得很干净。

  离开巷子罗弋一阵疾走,得尽快赶回家去,不然血会越来越苦。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他觉得身后似乎有人跟着他……

  回过身来看,后面路上空空如也。

  难道是心虚紧张产生了幻觉?

  他带着疑问放轻脚步。

  不对,身后确实有人,故意和他保持相同的步伐。罗弋一个疾速转身,那人正想躲,被他伸手快速逮到。

  是个瘦小的年轻人,帽子遮着头。

  “你谁?为什么跟着我?”罗弋问他。

  年轻人不回答。

  罗弋把他帽子拿掉,竟然是个小光头。

  那张脸他似乎见过。

  仔细一想,竟然是很久之前,韦觉大师来公司的时候,身旁拎包的小弟子。

  “你?跟着我做什么。”罗弋问他。

  小和尚脸色不太好,看他认出了自己,神情也有所缓和。

  “你是罗弋吧。”他问。

  “是。”

  他猜想对方知道自己非人类的身份,问他:“为什么跟着我?”

  小和尚鼓起勇气道:“我是想劝你,赶快和楚信撇开关系,他是个不择手段的妖孽!会害死你!”

  ……

  他本以为小和尚会咬牙切齿地说:你们害我师傅受伤,我要为他报仇!

  如今却说楚信的事,罗弋有些懵。喃喃问了句:“什么意思?”

  小和尚脸色不好,似在病中,“你远离楚信!他让你拍那块玉不是为了变成人。”

  罗弋看着他发白的脸:“是你师父叫你来挑弄是非?”

  小和尚有些生气:“我师父德高望重,是楚信那个妖怪狡猾自私,本来我不想告诉你,好在你没有害过人。

  我师父已经因他受伤,刚才在街上看到你才跟上来,你现在很危险,楚信已是个死去多年的人,他在利用你!”

  罗弋听他一口气说完,看着他的表情,不像说谎。

  他问:“能告诉我你师父为什么一直追他不放吗?”

  小和尚犹豫片刻:“他偷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我师父追捕多年,至今没有拿回来。”

  罗弋还想问是什么东西,小和尚看看天色,慌忙跑开,喊道:“别再研究那块玉了,赶紧丢掉它!楚信不是善类!”

  罗弋看着他焦急的身影,脑中如乱麻,不知道该相信几分,但他的样子又不像信口开河。

  如果是真的,那自己其实一直都在被利用?

  罗弋摇摇脑袋,思索片刻,说不定这是离间计,自己不能轻易动摇。

  低头看看怀中的冰袋有融化的迹象,罗弋匆匆往家赶去。

  一进家门,

  楚信正无力地趴在沙发上,玉安然在桌上放着。

  罗弋看他一脸疲惫,知道又是没有进展。

  他把血袋放入冰箱,顺便拿出来一袋给楚信,楚信摇头:“……没有胃口。”

  罗弋坐在沙发上,忍不住悄悄观察着楚信,脑子里小和尚的话挥之不去。

  楚信此刻双目无神,苍白的脸透着些冷漠。

  罗弋开口说:“前几天在拍卖会上碰到韦觉大师,他受伤比较重……说你抢了他的东西。”

  楚信听到这些,回过神来:“他还说什么了?”

  “没了……”罗弋摇头。

  楚信犹豫片刻。

  长长叹口气,“就知道瞒不了你……我的确抢了他东西,当时那种情况,如果不这么做,我会死掉。”

  “是什么东西?”

  楚信手按住自己的胸口,说:“是一个强大法器的碎片,现在在我的心脏里面……其实我的生命早已走到尽头,一直靠它支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