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战龙在野壹缘起九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西楚之行

战龙在野壹缘起九州 凯里雨神 2040 2020.03.21 23:08

  宽阔无边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周围皆是大门紧锁的房屋,连酒楼客栈也是贴出了停业的标签……

  风,不断吹动路边的沙石,灰尘随着沙石漫天飞舞,除此之外似乎也就只能听见几声乌鸦的嘶鸣,这西楚是如此死寂,简直就是一座废弃的空城,而唯一可以看见的人,似乎只有站在城门口的白起而已……

  白起独自一人漫步在这寂寥的街道上,仔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他清楚的感觉到,现在一定有无数双眼睛正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白起环顾四周,最后缓缓走到一家徐记义馆前,敲了敲门,但白起却没说一句话……

  “咚咚咚!”义馆里的人听到这敲门声,吓得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但他也不敢应声……

  “请问里面有人吗?在下是离山驱魔师,听闻西楚邪祟凶猛,特来应援……”白起说道。

  “咔!”门突然打开,一只粗壮有力的手立刻将白起拉进屋里,没等白起反应过来,“咚!”的一声,门又立刻关上,一切都显得那么雷厉风行……

  “抱歉,这么冒昧来访,可有给徐司仪造成什么困扰?”白起问道。

  “无妨无妨……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徐司仪问道。

  “在下白起,字洛溪,离山人氏。”白起回道。

  话刚说完,白起便感道这义馆内似乎有种危险的气息,便警觉的握紧了手中的刀……

  “白公子,你是驱魔师对吧?”徐司仪问道。

  “对。”白起回道。

  “那我奉劝你一句,这外面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之前来西楚的五个驱魔师,到现在居然连一个人的消息都没有,我劝你也最好不要趟这滩浑水,赶快离开西楚,这事等我们宗主回来自会处理,你还是保命要紧,赶紧走吧!”徐司仪叫道。

  “徐司仪,在下既然有信心来到西楚,又怎么会因为几句传言就全身而退。”白起回道。

  “白公子,您别说我看不起人,说实话,只要不是像我们项宗主这一类有点名气的驱魔师,我还真的不相信能解决外面那家伙。”徐司仪回道。

  白起冷笑道:“在下虽然不是什么名人,但有些道理还是明白的,既然像徐司仪您这样的人,都还能在家里安然无恙,那对付外面的那家伙就不是什么问题。”

  “白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徐司仪生气的问道。

  “做司仪的人处理死者无数,阴气就自然比一般人重一些,通常来说阴邪之物会对你优先下手的可能性最大,而且我也说句不好听的,你在门口贴那种级别的符纸,最多也就只能挡一挡初阶厉鬼以下级别的邪祟,不过既然你都没事,就说明这邪祟不是等级低就是根本没有作祟之心。”白起解释道。

  “白公子,你没骗我吧?”徐司仪问道。

  “骗你干嘛,不过……你们西楚难道除了项宗主就没有别的驱魔师了吗?”白起问道。

  “西楚比较强的驱魔师都跟着项宗主一起走了,而少主又去姑苏听学去了,剩下的都是些普通驱魔师而已,一听说是邪神级别的邪祟这种场面,没一个敢去!”徐司仪回道。

  “对了,这邪祟的级别是谁判断出来的?”白起问道。

  “就是那五个驱魔师,他们五个是一路来的,就是他们判断的邪祟级别,对了……我门口的符就是跟他们买的。”徐司仪回道。

  “那五个人是什么来头?”白起问道。

  “不清楚,但是他们的修道服很独特,这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徐司仪回道。

  “很独特?”白起疑惑的问道。

  白起疑惑的不但是徐司仪的话,疑惑的更是他的行为,从白起一进门徐司仪的右眼就一直眨个不停……

  徐司仪说道:“对,而且不是一般的独特,简直就是奇葩,那是一种……”

  “铛!”白起闪到徐司仪面前挡住了劈头而来的一剑……

  “徐司仪,让你紧张了这么久,实在抱歉啊。”白起扭头淡淡的说道。

  白起转头将劈了的那剑弹回,顺势一刀砍去,随即一个身着左半纯红色,右半纯蓝色修道服的人倒地不起……

  “阴阳家修道士?”白起惊道。

  白起反应过来后,清楚的感应到危险并没有散去……

  “你们四个也别躲了,都出来吧。”白起冷冷的说道。

  黑暗中走出了四个和刚才白起杀死的人一样打扮的阴阳家修道士。

  “杀了他!”其中一人命令道。

  “噗!呃……啊!”白起手起刀落瞬间又倒下三个,这是白起的刀架到了下令的人脖子上……

  “来西楚干什么?说!”白起喝道。

  那阴阳家修道士没有说话,只见他口中流出一口黑血,就立刻倒地不起。

  “真是条忠心的狗!”白起骂道。

  “白公子,感谢你出手相救!”徐司仪说道。

  “不谢,不过徐司仪,你可以跟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白起问道。

  徐司仪叹道:“这还要从宗主走的那天说起,五天前宗主去参加黄龙大会,就像刚才我说的那样,然后不知从哪来了一个邪祟,然后死了七个人后,这帮家伙就来了,说能解决这邪祟,结果大伙就出钱消灾,结果邪祟非但没有解决,这帮人还另有企图。”

  “怎么说?”白起问道。

  徐司仪看了看那五具尸体说道:“他们已经关了我两天,为的就是这义馆里的尸体。”

  “他们要尸体干什么?”白起问道。

  “这我还真不知道了,不过肯定不是干什么好事,不过听这几个人意思,过几天会有负责接运尸体的人来这,到时候公子你可以亲自解除这些疑问。”徐司仪念道。

  “哦,方才你不是不相信我吗?”白起嘲讽道。

  “白公子,你知道的,那是在演戏,我也没办法,他们刀都架在我脖子上,我不支你走怎么办啊。”徐司仪念道。

  “说到底,还是不信任我……算了,还是说说正事吧,这邪祟还在吗?”白起说道。

  “在,不过不是在城里,是在城外,要不是这几个家伙传谣搞得人心惶惶……”徐司仪回道。

  “我知道,以西楚城的阳气浓度还不至于能招邪祟进城,既然如此,就麻烦徐司仪通知百姓们不必再躲了,大可安心出门,等天色暗些在下就出城除了那邪祟!”白起说道。

  “那真是有劳白公子了。”徐司仪谢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