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战龙在野壹缘起九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天蛇山

战龙在野壹缘起九州 凯里雨神 2357 2020.03.11 09:59

  “公子,实在抱歉,从这过天蛇山的路已经封了。”将领说道。

  “这路好好的怎么封了。”白起疑惑地问道。

  将领笑着回道:“我是说公子看着面生,公子应该是外地人吧。”

  “在下是南海离山人氏,并非神武人氏。”白起回道。

  “那我可更不能让公子过去了。”将领说道。

  “为何?”白起问道。

  “公子,你过来,我慢慢跟你说。”将领笑着说道。

  正说着,那将领便引着白起往卡口附近的一个凉棚去。

  如炎的烈阳从天空中无情的倾洒下来,将那空气之中夹杂着一丝丝灼热而潮湿并伴有泥土气息的味道一一显露出来,不难知道这里不久之前下过一场雨。

  将领将两杯茶倒好,然后示意白起坐下,白起礼貌的鞠了一躬,便与他同坐。

  将领喝了一口茶后,说道:“公子急着赶路吗?”

  白起警惕的打量着茶杯,回道:“不算急。”

  将领看了看白起的样子,立刻明白了些什么。

  “公子放心,这茶绝对没毒,我也不是什么山贼,只是太久没见到人了,我有些兴奋……”将领拍了拍头说道:“对了,我都忘了自我介绍……在下是神武飞骑上将季鹰,字守约,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在下白起,字洛溪,方才的举动让季将军见笑了。”白起回道。

  说完白起便举起茶杯抿了几口。

  季鹰又喝了一口茶,说道:“既然洛溪兄弟不忙,那不妨听一听这天蛇山的故事,正好我也好久没和人说话了。”

  白起将紧握在手的暗月放在板凳上,恭敬地说道:“季将军请讲,白某愿洗耳恭听。”

  季鹰放下茶杯神神秘秘地说道:“如果要说的话,至少要从五十年前说起……不知道洛溪兄弟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天谕的人?”

  白起微微一怔,平静地回道:“季将军说的是‘无上邪尊’?”

  季鹰将茶添满,笑道:“没错,就是‘无上邪尊’,魔道的创始人——天谕!”

  白起喝了一口茶,笑道:“魔道的故事,我倒是有几分兴趣。”

  “哈哈哈,可能要让洛溪兄弟失望了,我要说的故事和天谕的关系并不大,不过洛溪兄弟既然有兴趣听天谕的故事,那我就多讲一点吧。”季鹰笑着说道。

  “二十年前,天蛇山也曾是一片美丽的净土,山里生长着各种奇花异草和珍禽异兽,直到有一天,那个人的出现为现在天蛇山的改变种下了罪恶之根……那个人就是天谕,他也曾是除魔卫道的猎魔人,可是自身修为不高的缘故,又加上同门的冷嘲热讽,终于他选择离开了阴阳家,并且发誓要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接下来的五年都没有一点他的音讯,于是渐渐地人们淡忘了他,但是只有一个人始终没有忘记他,依然还在寻找他的下落。”季鹰回忆道。

  白起嘲讽地笑道:“讽刺的是一直在找天谕的人,却是最后了解天谕性命的人。”

  “看来洛溪兄弟也听说过,大名鼎鼎的女战神——应龙和天谕的故事?”季鹰问道。

  “听说过一些罢了。”白起回道。

  季鹰接道:“本来天谕和应龙是青梅竹马,两人都有着同样崇高的英雄梦,即使两人最后,一个去了阴阳家,一个去了兵家,本来两人大成之后,应该会是一对神仙眷侣,只是可惜了,最终闹了一个流芳百世,一个遗臭万年。”

  忽然之间,天空中那灼热的火球没了影,取而代之的一片片的灰白,天空中卷积这旋涡,地上袭来阵阵萧瑟之风,似乎一场暴雨在所难免。

  季鹰望着这阴沉的天空,叹道:“这山里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啊。”

  白起附和道:“看来一场暴风雨在所难免了。”

  只见季鹰起身收了茶具,说道:“洛溪兄弟,不如进屋避一避吧。”

  白起起身恭敬的点了点头,便跟随季鹰进了凉棚旁的木屋。

  屋内只有些瓶瓶罐罐和几件简单的家具而已,但唯独有个泡着不知什么动物器官的血红罐子显得格外抢眼,看到这,白起不由得又警觉起来。

  “洛溪兄弟了,时候也不早了,不如就在这过夜吧。”季鹰说道。

  “那就麻烦季将军了。”白起回道。

  季鹰点了点头便开始忙活起来,不多时就将一只烤鸡和几碟小菜端上了桌。

  季鹰笑着说道:“来,洛溪兄弟,尝尝天蛇山特有的味道。”

  白起夹起一块鸡肉,尝了一口后说道:“季将军手艺真不错。”

  季鹰也尝了一口,说道:“只是可惜了,原本这天蛇山还有更美味的鸡蛇肉,可是自从天谕在这里大肆捕杀后,鸡蛇几乎绝种了。”

  白起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鸡蛇?莫非是那个鸡身蛇尾的珍禽,我听说看过它眼睛的人会被石化。”

  “哈哈哈,没想到洛溪兄弟会相信那些传说,这我就放心了。”季鹰笑着说道。

  白起顿了顿问道:“季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

  季鹰解释道:“这其实是神武地区对外编的一个谎而已,为的是保护仅存的鸡蛇罢了。”

  白起笑了笑说道:“原来如此。”

  季鹰这时似乎注意到了白起的眼神,用余光随着他的视线寻去,立刻明白了什么。

  季鹰笑道:“相信洛溪兄弟进门时就应该注意到那个罐子了吧,我跟你说那里面装的可是个宝贝。”

  白起疑惑的问道:“哦,不知是什么宝贝竟如此诡异?”

  季鹰冷笑道:“曾经这山上有很多赤练蛇,它的蛇胆那可是不可多得的药材,可是自从天谕来了之后,赤练蛇的下场就和鸡蛇一样了……我这罐子里的蛇胆价值也从五十两白银涨到了二百两黄金,可这是不该有的升值……这也是我守在这的原因,一是为了防止盗猎者的捕杀,二是……”

  咔嚓!一道闪电劈过,屋外的雨声也愈发的变大,原本打击在屋顶清脆之声也变得沉重浑浊。

  白起望向窗,叹道:“看来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

  “看到这场雨,就让人联想到天谕血洗幻不夜城那晚,雨水虽然冲净了地上的鲜血,但却洗不掉天谕手上五万条人命的血债!”季鹰感慨道。

  “幸亏当时,应龙带各家宗主及时赶到,不然可能就不是五万条人命这么简单了。”白起回道。

  季鹰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天谕死后,似乎他的东西都不见了,就只留下了鬼笛蚩灵。”

  白起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其实蚩灵本身并没有什么用处,没有《黄泉引路》就没人知道魔道的原理,那也就没人能做到驱尸驭鬼。”

  季鹰听完白起的话,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白起疑惑的问道:“季将军,这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洛溪兄弟,实不相瞒,我到这的第二个原因就是,这山上还真的就有一个能做到驱尸驭鬼的人。”季鹰说道。

  “你说什么?”白起吃惊地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