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霜雨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城门夜酒

霜雨楼 巫岳 3050 2018.11.09 12:23

  夜长街,一到这晚上,古镇便热闹起来,熙熙攘攘中灯火通明。

  酒楼大厅中,萧帝已将天子重剑收入乾坤,毕竟非战之时,如此一柄大剑有些碍事,影响作息。

  此刻,在一张方桌前,小二准备好笔墨纸砚,萧帝挥手写下两张方子,一张交给青秋,为她祛毒滋体,一张交给雪莱,为她疏通经脉所用。

  萧帝交给两人药方后,随意询问:“青秋、雪莱,这药方所需药材价值不菲,身上带金银够吗,若是不够,我这里还有些……”

  青秋浅笑:“我这公子不必担心,公子不是外人,我不隐瞒,这次从家族出来,钱财还是带了一些的,身上金票价值也有千万两黄金,购些药材绰绰有余。”

  雪莱亦是回答:“我身上金银虽没青秋多,但也有其三成,购买药材等物不是问题,请萧公子不必挂心……”

  破虏不由在一旁嘟囔:“原来都是豪门,就俺是个穷人。”

  破虏的嘟囔忽略,听到青秋与雪莱的回答,萧帝笑了笑,自己何必担心,青秋作为寒域木家的掌上明珠,怎会缺少财物,携带金票价值,是萧帝十倍!

  至于雪莱,怕是来历也不简单,雪族中地位应是不低,要不也不会所带金票价值三百万两黄金!

  区别在于,两女所带钱财乃是四大商行预存的金票,携带方便,而萧帝所带是难查踪迹的实物黄金。

  萧帝笑了笑:“那就好,晚上吃完饭便去抓药,今夜我回来后帮你们调理病体。”

  这片刻,萧帝定的两桌佳肴也都上桌,菜香扑鼻。

  小二一脸讨好:“萧公子,两桌佳肴都给您上齐了,确定不用食盒打包?”

  萧帝站起,全身散发上位者光华:“不必了!我就这样带去与前辈对饮!”

  “起!”

  一声高喝,萧帝单手将阔大八仙桌举过头顶,仅靠躯体力量,身躯并无罡气波动。

  “嘶、嘶——”

  酒楼大堂内一声声倒吸冷气声,这凤翔楼财大气粗,桌椅皆是千锻钢打造,涂有清漆,八仙桌很大,重约七千斤,单靠肉身力量,高阶武者们亦是吃力,何况眼前这样一名少年,想来武学境界亦是不会太高。

  在这普遍不重视肉身修炼的时代,世俗亦有“躯力不破万”这等说法,除了少数天赋异禀者,绝大多数武者即便封圣后,亦不过万斤左右肉身力量,背负重物时,多数都是依靠罡气化力的手段。

  萧帝所继承的迦蓝传承,乃是古法,极为重视肉身,各种锤炼配以密法锻体,更有龙象功无时无刻不在激发躯体潜力,这才诞生了萧帝这种肉身强大的门徒,算是迦蓝一门的特点。

  萧帝之前背负三千斤玄甲已经觉得轻了,此刻肉身力量万斤以上,一万三千斤重剑背得,这七千斤的重桌自然更是举得!

  “你们先在这酒楼吃喝,我去跟老前辈痛饮几杯,喝完后回来与你们汇合!”萧帝单手举桌,面色如常与破虏几人交代,而后大步向楼外走去。

  长街喧哗,一名英俊少年,单手举着七千斤重桌向城门方向走去,也算一道风景。

  ……

  路越走越暗,到了老城门已是灯光昏黄,萧帝一步一个脚印走来,步步坚实。

  “前辈,喝一杯否?”萧帝高举千锻八仙桌,声音明亮。

  “别撑着了,放下吧……”老乞丐缓缓起身酒葫芦滚到一旁,睡眼惺忪一身酒气呢喃,“好酒、好菜,没有不吃喝的道理……”

  萧帝略显尴尬笑笑,虽然此刻他躯体已有万余斤神力,龙象功提升两倍负重之力,可这单手举七千斤千锻八仙桌,一路走来,早便气力不足,此刻只是强撑。

  “哐——”

  一声轻响,千锻八仙桌落地,萧帝已经做不到举重若轻。

  老乞丐摇摇晃晃站起,他的身子依旧骨瘦嶙峋,周身死气弥漫万年寿元将尽,老人望了望一桌酒菜,撇嘴说到:“酒不错,菜更好,只是你这小子请人吃酒,却有桌无椅,真是思虑不周呀……”

  听到老乞丐调侃,萧帝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带椅子来,前世这些琐事都有七帝中三师妹练霓裳帮他想着,处理细节,萧帝并不擅长。

  萧帝抱拳:“让前辈见笑了,我这便去寻棵大树,为你我二人造两段树桩坐凳。”

  “不必了……”老乞丐张手释放寒功,以内劲罡气营造冰椅,“还是老朽来吧……”

  不多会儿,两张美轮美奂的寒冰座椅完成,如同水晶,月光下晶莹。

  萧帝赞叹一番,与老乞丐一起落了座,对老乞丐真正身份愈发好奇。

  “嘶——”

  刚刚坐上冰椅,萧帝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冰椅至少零下百度,可称绝对极冰!

  稍作适应,萧帝为老乞丐倒了一杯美酒,言语恭敬:“前辈,上次城门相救还未来得及感谢,这桌酒菜,算是向您孝敬……”

  老乞丐接过美酒,轻轻嗅了一下:“好好好,小子还算你有心,这酒是凤翔楼厨圣的果酒酿造,菜是招牌,不错、不错,老乞丐我今晚倒是有口福了,哈哈!”

  “前辈,这第一杯我敬你,谢您当日相救!”萧帝举起玉杯,向老乞丐敬酒。

  萧帝这声前辈叫的真诚,毕竟在真实年岁上,萧帝两世不过千年有余,面对眼前这万年古帝叫一声前辈,理所应当。

  “哈哈,你小子不老实啊……”老乞丐端起酒当即一饮而尽,并没有与萧帝碰杯,繁文缛节他一向不喜,喝酒嘛,只求痛快二字!

  “前辈,这话可重了,晚辈是真心敬你……”萧帝也不恼,自顾自幽幽将举起的杯酒饮尽。

  “你当我老乞丐看不出,那日,即便我不出手,你也自有办法脱身?”老乞丐拿起一壶酒,自斟自饮起来,又喝下一小口,“哈,好酒,那日出手只是出于职责,你不必特意感谢……”

  “哈哈——”萧帝开怀大笑,“前辈是高人,只当晚辈单纯仰慕,不提其它,这第二杯再敬前辈,先干为敬!”

  一口饮尽杯中美酒,萧帝也是感到胸中顺畅,酒香四溢,果酒微甜淡苦,口中余味隽永。

  “哎,这就对了!”老乞丐也美滋滋一口饮尽杯中酒,脸颊红润,“喝酒嘛,不必啰里啰嗦,好酒好菜,美味佳肴,吃好、喝好,痛快了就好,来,小子,再喝!”

  夜风徐徐,在这城门昏黄灯光下,少年萧帝与老乞丐一老一少痛饮美酒,这一夜,萧帝都没有提及任何琐事,只是安心与老乞丐对饮。

  酒过三巡,雪又飘飘摇摇下来,却挡不住萧帝与老乞丐兴致,两人继续吃酒对饮。

  “小子,你不是有事吗,怎么一直不说?”老乞丐睁只眼、闭只眼问到。

  “是有件小事,对前辈是不过抬手之劳,对我一位朋友却关乎一生。”萧帝再次举杯致敬,“不知……”

  老乞丐睁开双眼,脸色红润:“喔,是为朋友所求于我老乞丐啊,那你这小子又能给我些什么好处,凭什么认为,一顿酒席,老乞丐就要帮你?”

  萧帝笑容灿烂:“前辈,不是一顿酒啊,未来三年小子常来陪你喝酒解闷,一百顿大酒如何?”

  “一百顿啊……”老乞丐眉飞色舞,“哈哈,你小子有趣,好!老乞丐答应帮你这一回,改日将你朋友带来吧!”

  “谢前辈,晚辈再干为敬!”说着萧帝将剩下最后半壶酒为自己斟了一大碗。

  “呀!你小子!这是最后的酒,给老夫拿来!”看到萧帝用大碗倒酒,老乞丐一把将剩余的小半壶美酒夺了过来。

  “哈哈哈,前辈,干——”

  “好小子,干了,哈哈哈——”

  夜雪飘摇,在昏黄灯光下如同雪绒之花,美轮美奂,一老一少两个江湖边缘人灯下冰椅上喝酒,笑声中透着畅快……

  ……

  酒慢慢喝到尽头,黑幕渐深,古镇长街上亦是人流稀疏下来。

  萧帝与老乞丐告别,扛着千锻八仙桌回了凤翔楼,好借好还再借不难,这酒桌来自酒楼,自然是要还的。

  只是归去时,桌上的一桌好菜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不小的极冰大鼎。

  雪女疏通经脉与萧帝鼎寒锻体,皆是最适合以冰鼎进行,只是普通之冰,火一炼便化,也只是这零下百度的“绝对极冰”,才可以承受火炼十二时辰以上。

  至于这极冰大鼎,自然是萧帝厚着脸皮求老乞丐帮忙制作的。

  这一日,本只是来与老乞丐熟络,就连青秋之事都没多大把握,最终却连这极冰之鼎都获得,自然更是意外之喜。

  “咚——”

  回到凤翔楼大厅,萧帝将千锻八仙桌放下,发出一声响声。

  破虏、青秋、雪女三人都在此地等候,望到桌面上两个冰质大鼎,脸上神色各异。

  雪女对冰系之物熟悉,认出极冰:“这,这是极冰鼎炉?”

  萧帝醉眼朦胧,形象上些许不羁:“正是极冰之鼎,为你疏导淤塞经脉最为合适……”

  万事俱备,萧帝带领破虏三人向楼上客房走去,今夜几人,或锻体、或疏导病体,子夜将近,该开始进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