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诸天第一强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高手齐聚

诸天第一强者 黑衣道士 3533 2019.08.16 07:41

  老乞丐想了想,貌似这样也不错!反正不妨碍自己寻人传授武学。再说他那些秘笈两分钱一本的书,只有武学奇才可以修成。而且他也不是纯粹传武,主要是骗点钱花花,因为这是秘笈本身的原因所在,不怕人偷学。

  “诶,老家伙你别给脸不要脸,沈先生是文明人不想随意动手,我告诉你,信不信我…”

  “阿星,没有必要。”

  沈零走到乞丐身边,“既然你不想,我也不勉强你,这几本书我笑纳了。你好好考虑一下,不催促你。”

  “你……也好,那不过只是几本破秘籍,”老乞丐站起来,犹豫了一下说到,“你拿了有什么用?”

  “我从小就喜欢武侠,看看不行?”沈零笑着说,“你要是有什么别的武功,都拿来我看看就让你继续在这里卖!我过过瘾几天后还给你,说不定还可以帮你弄个固定的摊位。”

  老乞丐思索了一下,眼前的人似乎并不知道他卖的秘笈是真的,不然有手里拿一本就行,何苦还让他再拿几本过来看看?

  而如果他拿去手抄的话,卖出去估计也只能是有钱人买,不是武学奇才学习了也很难炼成,照样不影响自己寻人传授武学。这种又可以赚钱,又有固定摊位的事情,他没理由不做。

  要知道武功这种事,不是看多了秘笈,就可以成为绝世高手的,而且他期间遇到武学奇才也可以卖,不怕秘笈流传出去,因为传出去也没事。

  “你想要什么武功?”

  “什么都可以,做生意来者不拒。”

  沈零毫不在意地说,眼神却时不时地瞥了一眼老乞丐的神色,“你这老乞丐一点远见都没有!”

  “好,我给你!但是你要给我摊位…还有五十块的盈利。”老乞丐还不忘沈零刚刚说的事。

  沈零点了点头,“让他走吧!”

  阿星看了看这老乞丐说:“沈先生,他……”

  “没事。”

  半小时后,估摸着天残地缺已经去了包租婆那里闹事,沈零起身看着阿星:“跟我走一趟?”

  “求之不得啊,沈先生!”阿星一脸惊喜,拉起肥仔聪,后者也点了点头。

  ……

  苦力强在和另外两个高手过招之后,独自一人离开了租房,一个人走到小巷子里,背着行李却不知何去何从?只能木然走着,从一个拐角处转身继续走向远方,身后一个人坐在地上,捧着古筝弹奏。

  周围的气氛突然诡异了起来,琴声越来越快,苦力强却还没有发现,身后两侧的竹叶纷纷断裂,一道道罡气在四面肆虐。

  他眼神一凝,看到月光下投在墙上的猫的影子,一瞬间被诡异地分作两半,连忙怒目圆睁回头看向那弹琴人。

  嗤!

  一道透明的杀气掠来,苦力强大吃一惊,但心中倒毫无避开的念头,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侧面响起,“天残先生不愧是暗器高手,罡气运用得出神入化啊!”

  就在这个声音出现的时候,苦力强看到眼前那罡气轰然瓦解掉,他这才回头看向侧面,只见两个男子走了出来。

  一个他认识,就是那个第一次到租房那边惹事的,腰里揣着死耗子冒充打猎,但是另外一个人他却不知。

  沈零走到他跟前,说:“快走,我保下你了。”

  “……多谢!”苦力强抱拳一拜,来不及多想转身就跑。他知道自己留下来也帮不上忙,这两位都是顶尖高手,不是他可以对付的。

  阿星看着他跑了,问:“沈先生,就这么放跑了么?”

  “阿星,你站在哪一边?”沈零笑道。

  “您,肯定是您这一边了!”

  阿星想了想,连忙说到。

  沈零看着远处那天残,笑着说:“一分高下?”

  “没想到你和帮主不是一派的!”天残笑了笑却丝毫不在意,“六式古筝,嘿嘿,请赐教!”

  “凌虚剑!”沈零反手拔剑,凌虚两个字是纳兰元述起名,他也就默认了。

  咚咚!

  两道琴声飞掠而来,罡气肆虐,自尽头射杀来。

  沈零左脚落在地上,浑身剑罡盘旋,“阿星,先走开!”

  “是!”阿星连忙躲到一边。

  “一招决胜负吧!”沈零举剑而立,踏空而行。

  剑渡罡风,百步穿杨!

  这是他全身武学的凝聚,最强的一点,最巅峰的一剑。

  磅礴的剑光自小巷深处炸开,把天地照得通亮。

  “哈哈,终于遇到高手了!”天残大笑一声,手中古筝飞快地弹奏,六根琴弦不断震颤。

  天地间琴音如魔,道道破人心神,罡气飞舞。

  剑罡盘旋而去,琴音湮灭,剑吟响彻天际,剑光中沈零踏着虚空,剑指天残。

  “哇,厉害!”阿星仰头看着,身边的肥仔聪也附和了一句。

  剑光凝聚在剑锋之上,这一点越来越锋利,直至天残的喉咙处,眼看就要一剑封喉。

  沈零反手以剑柄点中其穴位,暗劲勃发,打入其中,“你的心脏被我种下暗劲,投入我的麾下饶你一命!”

  “你……”天残扯开衣服摸了一下心口,五个大穴全部突起,隐隐连成一片,锁住心脉。

  ……

  几分钟后,阿星跟着沈零还有天残来到租房这个地方,沈零一步跨入其中,四处观察,见一屋子里灯光通明,心下顿时了然。不一会,里面就传来打斗声。

  “这是地缺!”

  “去阻止他吧!”沈零道。

  后者点了点头,一步跃入了那间屋子里。

  砰砰!

  两个人从中飞出,落在地上。

  天残和裁缝师傅阿胜同时站了起来,后者一拳砸向前者,沈零走到他面前,一手握住了阿胜的右拳,“人称洪家铁线拳,名不虚传。”

  “天残,你怎么回事?”地缺跑了出来质问。

  天残笑着说:“我听沈先生的!”

  大门外,琛哥点燃了一根香烟,一巴掌打开眼前挡住视线的师爷,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情况。

  “不对啊,琛哥这…这不对啊!沈零怎么在这里呀?我们不是只带了天残地缺吗?而且他们看起来好像不是我们……”

  “滚开,老是挡到我!”琛哥又是一巴掌拍在师爷脑门上,“奇怪了!”

  “你脑门被门夹了?”地缺大声道,“我们这些杀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现在出尔反尔算什么情况?”

  “管不了那么多,你还是别和我动手了。”

  地缺冲上去,“我今天就看看你搞什么飞机!”

  话音刚落,龙爪往前一搭,两人瞬间交手数十次上百次。地缺的功夫更加高明,一下就将天残压制住,沈零上前一掌,按在地缺退后的身形上。

  “你偷袭!”后背中招,地缺转身侧踢,沈零一掌拍开,再一掌打在他的胸膛上。

  后者倒退了几十步,在一楼的墙壁上贴住墙壁把力道全部卸掉,身后的墙壁轰然倒塌。

  “哇,厉害!”师爷靠在窗户边大叫一声。

  琛哥不耐烦地一巴掌再次将其打到座椅上,“去你妈的,都说了别挡我!”

  “是是!”师爷摸了摸发型,把身体后卧。

  地缺从楼下走了出来,脚下一个无名桩站着,开始调理自身气机,“厉害,这功夫应该是心法秘决失传已久的毒功,如此功力少说也有数十年的火候。”

  沈零一步往前,他竟然看到这人在排掉体内的毒气内劲,“怎么会这样?连纳兰元述都化解不了的毒气,他怎么可以?”

  “你等我一下,我把毒压下再说!”地缺笑了笑看向对面的两个击杀目标,他还从未失手过呢!

  “等你恢复过来,那更麻烦!”沈零几步近前。

  地缺一双利爪立刻抓过去,犹如龙腾九天,由上至下,抓落。沈零双爪倒扣,五指似兵,与龙爪芊指手抗衡,两人双爪皆被互相制衡,地缺抬起头问到:“这是什么功夫?”

  “虎鹤双形!”沈零双手传来一股反震,直接震散其全身桩法,右脚上前左脚往后,弓步,作虎爪抬起。

  地缺被他一手甩出去,落在二楼围栏,双脚一蹬再次袭击过来。沈零一掌击出,一道罡气轰出几十米,打在他的身上。

  “呃……好厉害的掌力!”地缺落在地上,口吐鲜血。

  沈零一招无影脚,连环踢在他的身上,地缺再次被踢飞。此时那两个高手,裁缝和小贩站在沈零身后,问:“你不是斧头帮的人么?”

  “是,怎么你们两位不走?”沈零转身道。

  “你放我们走?”裁缝问。

  “赶紧走!”

  沈零摆了摆手,突然身后一道劲风袭来。

  砰!

  “内外兼修,横炼巅峰!”一个声音不紧不慢地说到,包租公落在地上,负手而立。

  沈零转头,看着他笑道:“你的掌力不错!”

  “过奖了!”

  包租公一身睡衣,但身上却一直流露出一股顶尖武林高手的气势显得颇为古怪。

  琛哥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的情况,怒道:“他们在搞什么,怎么自己打起来了?”

  “内讧?”

  “啊呀你…你怎么在这里?”

  琛哥看了看眼前的人,这不是那个肥婆么?师爷回过头,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捂着心口说:“你你……”

  “大哥,他们……”一个小弟走了过来,正准备说,却被师爷制止了。

  “大什么大,有没有公德心?街坊们不用睡觉啊!”他说完,讨好的看向包租婆。

  后者在琛哥面前捏了捏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琛哥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坐在座椅上,直到包租婆突然跑了。他才颤抖着双手,拿出打火机,想点燃香烟,师爷连忙上前帮忙。

  沈零笑了笑,看着二叔公说:“我知道斧头帮和你们大家的误会,都是误会!”

  “你说是误会就是……”包租婆走了出来,站在沈零身后,两大高手的气机全部锁在沈零周身区域,整个空间的气流仿佛都凝固了。

  沈零没有搭理包租婆,脚下慢慢摆下一个桩,双手却不时在腰带边来回晃动,真打起来,他拔出沙漠之鹰,无限子弹加持,鹿死谁手可说不准。

  此时腕表震动了一下,沈零没有去看,其实不用看都知道任务完成了。

  “好吧!以后斧头帮别来干扰我们的生活,否则我们跟你们没完!”包租婆大吼道。

  包租公看着沈零后背的剑,不出剑就可以镇压天残地缺两个杀手,如果出剑,那么是不是更厉害了?苦力强如今不在,这里就只有四个高手,阿胜两个人只是一流高手,对付沈零这种打击高手必然不堪一击,眼下自己和老婆怕是没底气打。

  “这我无法保证,我只是斧头帮客卿。”沈零漫不经心地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