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诸天第一强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潜行入寺

诸天第一强者 黑衣道士 1987 2019.08.06 19:11

  吃完饭后,沈零偷偷回到庭院里,见师父还没有回来,阿宽等人又不在,兴许是去青楼那边玩耍了,便自己在庭院里,修炼了一会醉拳。

  醉拳的功法讲究无意是真意,步伐松松垮垮实则下盘稳如泰山,八招拳法分别为八仙意境的诀窍。

  他的拳法似醉非醉,一会似醉酒提壶,一会旋争膝撞,而后忽然翻身,脚下一点地面,跌步抱提,以醉酒换杯式,抛杯连环踢。

  拳法之中一系列的招式,以扑虎、栽碑、头翻、侧空翻、金绞剪、鲤鱼打挺、乌龙绞柱等为主打,练法和打法相互交错,宽敞的空间里伴随着拳法施展,一道道气劲在其中肆虐。

  黄飞鸿一回来,还未打开门,就听见里面的拳风呼啸,神色略微有些满意地点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阿零,醉拳学的还挺快的,拳法就是需要多练,熟能生巧明白吗?”黄飞鸿笑着说。

  “是师父!”沈零弓步一道箭拳,轰然击去。

  嗡嗡!

  空中一阵沉闷的雷音传来,闷雷声已经比脆响更上一层楼,这一道箭拳明暗交替,刚柔并济基本上做到武学中所讲的化境,不过沈零自我感觉还是差了一点。

  转身一个拧转桩,平复气息。

  “师父,你刚刚去哪了?”

  “阿零!”

  黄飞鸿若有所思地说,“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在外面跟人斗狠了?”

  “什么斗狠,没有啊!”

  “那好吧!没有就好!”

  黄飞鸿有些担忧地说了一句,随后一声不提地回到屋子里。

  沈零没有多想,回到卧房里,修习铁砂掌。

  那一盆滚烫的沙粒被炒熟后,放在卧房前面的桌子上,沈零伸手打入其中,双掌在沙粒中游走穿刺,逐渐通红一片。修炼毒砂掌之后,他基本上就很少再练铁砂掌,因为两者重叠,已经没有必要重复修习。

  不过今天是温习一遍,让铁砂掌的功力保持住,为击毙雷一笑等人做准备,另外醉拳也要提上日程,争取早日出神入化。

  几个时辰之后,沈零将抹了药酒的双掌置于膝盖之上,自然放松身心,调理内息。

  夜晚确定铁燕两人没有离开租房,便继续回到武馆中修行,他必须确保让雷一笑两人在一个地方出现且敌在明他在暗,这样可以利用沙漠之鹰先击毙一人,在做打算。

  实在不行,也可以和牙擦苏等人一起过去。

  只是有些麻烦!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铁燕一身伤路过宝芝林附近,把香芝馆看成宝芝林,闯了进去。随即里面传来一声尖叫,楼上的梁宽等人下来一看,原来是老鸨发出来的叫声。

  “这不是那个卖艺的人么?”梁宽疑惑道。

  “师兄,怎么办?”其他宝芝林的弟子七嘴八舌地问道。

  “我们先把她扶到房子里休息。”

  几个人连忙伸手将她拉了起来,老鸨在地上惊魂未定,被黄狮虎一脚踢起来,“还不赶快把脸上的血抹干净,大半夜吓死了人啊!”

  老鸨拍了他一下,到后堂去卸妆。

  房间里梁宽扶着铁燕躺在床上,其他几个人在一边,铁燕醒来后有气无力地阐述了一遍,梁宽想了想说:“要不我们明天去看看?”

  “需要跟师父说吗?”牙擦苏问到。

  “不用了,这点小事麻烦师父?”梁宽大大咧咧地说。

  低头看着铁燕,突然一张苍白的脸出现在他眼前,在场的几个人顿时尖叫了一声,定睛一看却是老鸨卸妆刚刚出来。

  “哇,你想吓死人啊!”

  “卸妆了就不要出来嘛!”

  梁宽几个师兄弟纷纷骂到,老鸨却是若无其事地走出门外,随后被沈零推着进来。

  “你们这么好玩的事情不叫上我?”沈零笑着说到。

  梁宽回头,看见是沈零,连忙说:“大师兄你来看看铁燕姑娘的伤势,那能仁寺我们这不打算去查看一下。”

  “嗯!”沈零走了过去,一手搭在她的手腕上号脉。医武不分家,在宝芝林那么久,他也学会了一点医学。

  “怎么样?”

  “没有伤及根基,不碍事。”沈零道。

  “大师兄,我们明天要去一趟能仁寺,你去吗?”牙擦苏询问到。

  “去啊!”沈零说了一句,自从听到这一声惨叫,他就知道自己跟漏了人,没有赶上铁燕父女潜入能仁寺的时候。

  那只能跟牙擦苏等人过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密室,拿下邪教高手空空真人再说。

  “那太好了!”

  沈零笑了笑,起身到屋子里准备一些武器。

  第二天一大早,牙擦苏就化妆成一个女人模样,涂着厚厚的粉底和唇膏,胸口用两个水袋塞的满满的。

  沈零看到这一幕,瘪着嘴不笑,其余几个师兄弟却是绕着他又说又笑。

  牙擦苏恼火地跟着黄狮虎和宝芝林的几个人一齐出门,前往了能仁寺。

  一行人走了一段路程,来到能仁寺。

  沈零站在一侧,没有说话。

  牙擦苏上前问了里面的几个和尚,带着一众青楼女子走进大殿,烧香拜佛。

  黄狮虎的妹妹九姑娘故意说要求姻缘,让寺庙里的僧人为其算算,沈零站在一侧,和他们隔了一段距离,没有让人认出来他们是一伙的。

  此时却听见一僧人说:“姑娘若要求姻缘,可在寺庙里住上一夜,即可获得姻缘。”

  “住宿…这……”九姑娘看向自己的哥哥,黄狮虎点了点头,后者才说:“好吧!”

  沈零依然四处摸索,不过此时已经有几个和尚对他起疑,他也不再待下去,而是绕着大殿出了能仁寺。

  半夜,沈零蒙着脸,一身黑袍,腰挂一个袋子,放了沙漠之鹰。背后一柄三尺青锋,脚下运力一蹬地面,飞上寺庙外的围墙。

  寺庙内的一间屋子里,九姑娘躺在床上假寐了一下,突然感觉头晕目眩,紧接着就昏睡过去了。而在侧面的一张桌子底下,一个暗门突然打开,钻出两个贼眉鼠眼的僧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