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修非常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5章 来了一只小猫

我修非常道 钓鱼1哥 2021 2018.08.08 11:45

  大早上,小道长修完早课,老猫与大黄就回家了。大黄走在前面,嘴里叼着一只肥肥的野兔。老黑走在后面,嘴里叼着一个小小的黑乎乎的动物。

  大黄将嘴里的野兔放在小道长身边,老猫却将嘴里黑乎乎的小东西藏了起来。

  小道长有些奇怪,心想这家伙怎么还想呷生的呢。

  小道长探头过去看了一眼,却发现老猫藏起来的东西是一只黑色的小猫,小猫很小似乎连眼睛都还没睁开,唧唧叫着四处找奶喝。

  “老猫,这么小的东西怎么呷?不够一口啊。”小道长笑道。

  “喵呜!”老猫立即勃然大怒,毛发全部竖起,恶狠狠地看着小道长,就跟护崽的母猫一样。

  小道长立即不高兴了:“住我的,吃我的,你还跟我呲牙!要不要我今天把你给宰了,呷猫肉算了?”

  老猫这一回丝毫不退缩,护着小猫崽,生怕小道长碰到了小猫崽。

  小道长没想到老猫这一回来真的,翻了翻白眼,不屑地说道:“谁稀罕一只奶猫。你又没奶,这猫仔你弄回来,想送它的命啊?”

  大黄趴在地上,用前爪垫着脑袋,无动于衷地看着老猫与小道长对视着。反正这两个家伙都是口炮,根本不会动真格的,哎呀,真是无趣啊。

  小道长将兔子清理干净,连那张兔子皮都用道术处置了一下,变成一张柔软温暖的兔皮。上面的兔毛干干净净,光泽非常好,一点异味都没有。

  做饭的时候,小道长用碗装了一碗米汤,等到米汤温热的时候,放到地上:“你护着它也冇得用,不给它呷东西,迟早会饿死。你要是不让我碰这只奶猫,那我以后就不管了。”

  老猫看了看那碗米汤,又看了看小奶猫,犹豫了一会,才让到一边,朝着小道长摇了摇尾巴,软声喵呜了一声,似乎在恳求小道长给小奶猫喂食。

  见老猫让到了一边,小道长过去将那只没睁开眼睛的奶猫轻轻地抓起,小奶猫立即伸出舌头在小道长的手上不停地舔。小道长抓住小奶猫的脑袋,凑到米汤里,让小猫的舌头能够舔到米汤。小猫早就已经饿了,现在舔到了米汤,立即本能地拼命舔,只是小奶猫不会从碗里喝汤,只能通过舌头每次舔一点。速度自然很慢。根本满足不了肚子里的饥饿。唧唧叫个不停。老猫也急得不行,可是它又没奶喂。

  “你看你,把这小东西弄回来做么子?要不了几天就得饿死。”小道长埋怨了老猫一句。

  这可不行啊,小道长看着手里的小猫每次舔一点点米汤,急得半死。突然灵机一动,去拿了一根稻草,去掉几公分长的一截,弄成了一根空管,将稻草做成的空管放在碗里。然后将另一头放在小猫嘴里。小猫本能的吸允稻草,便将碗里的米汤吸进了肚子。

  老猫高兴地围着小道长打转,不停地用脑袋蹭小道长的脚,似乎在感谢小道长一般。

  就这样,祖师庙里从这一天又多了一个小成员。小猫崽比较精贵,小道长舍不得让它睡在柴塘里,而是每天将小猫放在床上。

  小猫崽每天晚上都钻到小道长腋下,把身体藏起来。小道长每天晚上都不敢翻动,生怕把小猫给压死了。

  有一天,小道长醒来,一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有两只乌黑发亮的眼睛叽里咕噜地盯着自己。那种感觉很是奇怪。

  从那一天起,老猫开始郁闷了。因为小猫只黏小道长一个,每次被老猫叼到嘴里,都是不停地挣扎。老猫一松口,小猫立即四条腿飞奔,往小道长身边跑。小道长去上学的时候,小猫都要跟过去。

  你是我捡回来的好不好,而且咱们才是同类啊,你怎么跟小屁孩那么好呢?真是气死猫了。

  大黄不太喜欢小猫,因为小猫一来,小道长都不让它靠近了。这小东西不但抢了老猫的风头,也抢了对它的宠爱。连带也怨恨起老猫来,都怪你多事,让你咬死呷肉,你非要捡回来,这下好了。

  “老猫,过来把小猫捉回去。老师要是晓得我带只小猫去学校,肯定要数落我一番。”小道长喊了一声。

  老猫将脑袋调个方向,假装没听到。

  “哎呀,带过去就带过去。就是仙基桥的狗太多,不晓得会不会把这小东西咬死。”小道长自言自语地说道。

  老猫立即飞奔到小道长身边,将小猫叼着便转身往回走。小猫在老猫的嘴下不停地挣扎。老猫看着小道长走远了,才将小猫放了下来。这一回,小猫恨死老猫了。

  小道长赶到肖大江家的时候,肖大江家旁边,很多人正围住一颗大枫树。这棵枫树几个人合抱大小,立在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是仙基桥很有名的一棵大树。

  肖大江正在劝说准备砍树的人:“维山哥,这树不晓得好多年了,当真是砍不得的啊。搞不好就要出大事。”

  “那有没有别的法子?这个屋场地总共这么大。我大崽要结婚,就要起新屋。一家人实在是挤不下啊。这树不砍掉,屋就起不下,要么就要拆老屋。拆了老屋,我们上哪住去?”肖维山何尝不晓得砍这种上了年份的树的顾忌?

  树长了多年,总会拥有一些神秘色彩。这棵枫树几十米高,到仙基桥来的人,远远地就能够看到这颗枫树。可以说,这棵枫树就是仙基桥的地标。

  仙基桥的老人们流传着一些让人非常畏惧的故事,据说这棵枫树通人性,谁要是想砍这棵树,家里就会不太平。而且传说,以前仙基桥有个二流子,想砍了这棵枫树做柴烧,结果第一天砍出一个口子,第二天就长满了。这砍树的人家里还会出一些诡异的事情。

  肖维山为了砍这棵树,已经下了很久的决心了,还特意去找风水先生问了一下这棵树该怎么砍。肖维山准备了很多祭品,准备敬一下神灵,就开始动斧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