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修非常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0章 一只老龟

我修非常道 钓鱼1哥 2035 2018.08.20 21:30

  “乌龟!原来真的是只乌龟。”

  “这乌龟目光好凶啊!我被它盯了一眼,心里直发毛。”

  “幸好没去动它。不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它是警告我们呢,不要去吵它。”

  “这家伙真的成了精了。”

  ……

  仙基桥的人在河岸上议论纷纷。

  大雷想着刚才他还想去搬动那只老乌龟,全身不停地抖动起来,脸色突然发青,口里吐着泡沫。

  “大雷,大雷!哈宝崽,你莫吓老子!”张兴富慌手慌脚地将大雷抱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动了那只老乌龟的缘故,那只乌龟发怒了,在大雷身上施了法!”有人惊恐地说道。

  “赶紧回去吧。万一乌龟再出来,可就麻烦了。它肯定是怪我们仙基桥的人把江水抽干了,惊扰了它。”

  ……

  一下子,仙基桥的人走得一干二净。江边只留下一排排停止工作的水车。江里的水也抽到了底,水车全部失去了作用,要等江里来了水,这些水车才能够重新发挥作用。

  肖金林一路上也是忐忑不安:我的个娘亲,要不是小道长阻止,我差点就挖了那只老龟一锄头,那样的话,我只怕比大雷更惨吧。想起刚才那只老龟的那个恶毒的眼神,他就心里打颤,脸色也慢慢地发青。

  小道长跟在肖大江的背后。

  “你这孩子,明明晓得那东西危险,你怎么还往旁边冲呢?”肖大江责备道。

  小道长说道:“我怕别个去动哩。大黄都叫成那个样子了,我就晓得那东西很危险。不过它若是敢来攻击我,我也不怕它。”

  “就你厉害。以后不许逞能。前面你到水潭里捉鱼,我还没收拾你呢。还得师父替你挨了几苗竹梢梢。”肖大江不满地说道,他脚上还残留着苗竹梢梢留下的红印子呢。

  “师父,你先回去,我去看一下大雷。他好像是受惊了。我给他收个惊。”小道长说道。

  “去吧去吧,莫到江边去了。早点回家,回去晚了,你师娘骂人呢。”肖大江点点头。

  小道长走了几步,回头喊了一声:“师父。”

  肖大江停了下来,应了一声:“哎,怎么了?”

  “师父,你怎么那么怕婆娘呢?每次都被师娘收拾得跟崽一样。”小道长说完拔腿就跑,一路上咯咯笑个不停。

  “臭小子!你当真是皮痒了。回头我再好好收拾你!”肖大江冲着小道长的背影怒道,等小道长跑远了,才小声嘀咕道:我这是怕婆娘么?我只是让着她而已。打婆娘算么子本事?

  小道长跑到大雷家里。大雷已经被张兴富慌慌张张地送到了家里,昏睡在床上。

  “兴富叔,大雷怎么样了?”小道长问道。

  看到小道长过来,张兴富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连忙喊道:“秀英,赶紧去给小道长倒碗茶,再拿点呷的出来。”

  马秀英连忙慌乱地去找杯子倒水,又跑到家里石灰缸子里拿出一包用牛皮纸包着的饼干糖。因为缸子里放了生石灰,所以缸子里能够一直保持干燥,放在里面的东西能够保存很长的时间。只是饼干里面会夹杂着淡淡的石灰的味道。

  小道长则走到床边,看了张大雷一眼,只见大雷脸色铁青,双眼紧闭。小道长伸手摸了一下大雷的手,就如同摸到了一个冰垢垢一般。

  “怎么样?”张兴富关切地问道。

  “还好,没什么大事情,就是受了惊丢了魂而已。收个惊就好了。”小道长说道。

  “不是那老龟把大雷的魂给勾走了?”张兴富问道。

  小道长摇摇头:“哪这么容易呢。那老龟道行没这么厉害。它真要是这么厉害,还会趴在那里装石头么?就是大雷自己吓到了。那老乌龟活了那么多年,那眼神也着实很毒。”

  “可不是?我当时被那老乌龟瞪了那一眼,看得心扑通扑通差点没跳出来。”张兴富心有余悸地说道。

  “你也是当真冇得一点用,让你带崽去捉鱼,结果弄成这个样子。”马秀英抱怨道。

  “这能怪我么?这臭小子压根不听我的话,我喊都喊不住。”张兴富委屈地说道。

  “算了,你们先别争。争来争去也冇得用。还是准备好收惊用的物品。晚上的时候,我给大雷收个惊就没事了。”小道长说道。

  “小道长,那就麻烦你了。”张兴富感激地说道。

  肖金林的脸色不大好,回到家里就躺到了床上。等到吃半日饭的时候,才发现肖金林发烧了。(那个时候,农家一般只吃两顿饭,早饭与半日饭。早饭大约是八九点钟吃,一般都是干了一早上的活才回家呷饭,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呷半日饭。)

  烧得很厉害,人都迷迷糊糊的。嘴里还说着胡话。

  “别拦我,我要挖死这老乌龟!”

  “怕么子啊,一只老乌龟而已!”

  ……

  “老四,金林不对劲啊。是不是因为那只老乌龟的缘故啊?”肖老四婆娘周兰英问道。

  “我哪里晓得?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肖老四皱着眉头说道。

  周兰英也冇得办法,只能用汗巾用冷水浸透,然后将水拧干,覆在肖金林额头上。只是这样做似乎没起任何作用,肖金林一直高烧不退。

  ********

  却说新桥大队的人在建水坝上面压过了仙基桥一头,一直得意洋洋。两个村子斗了几十年,终于分出了胜负。这些天,江里的水位在缓慢地上涨,很多地方以前需要抽水的,现在直接从河里将水放了过去,省了不少力气。只有比较高的梯田依然需要用水车一梯一梯地将水抽上去。

  这一阵插秧,稻田里用水用得厉害。江里的水自然一点都没有流下去。

  新桥大队书记杨福安心里爽快得不得了,在家里炒了一些去年的落花生,开了一瓶竹叶青,一个人在家里喝得有滋有味。

  “书记,仙基桥的江里全抽干了,一滴水都冇得了。这两天,仙基桥大队的人都在江里捉鱼。”杨明山走进杨福安家里,乐呵呵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