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修非常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请祖师

我修非常道 钓鱼1哥 2072 2018.06.24 21:48

  祖师庙中,摆了一个香案,香案上摆了一个猪头,一只羊头,一只牛头。这年头,这三样可不好买,有钱都难买得到,张太金也是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搞到手。那只猪头不是家猪头,而是张太金打了一只野猪,猪肉拿了大半去换了只羊。那牛头则是从山里苗族寨里弄到的。

  民间泛指三牲有大小之分,大三牲指羊、猪和牛;小三牲指鸡、鸭和兔(一说大三牲指猪、牛、羊,小三牲指鸡、鸭、鱼)。有些地方也称鸡、鱼、猪为三牲。

  请祖师传本经可是古礼,自然要用大三牲。张太金这才费尽心机去将这些东西准备齐。

  另外这香案上的香烛自然都不是什么难得的物资,在祖师庙也是常备之物。

  “伏以起心动意,神圣皆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未先动兵先动粮,千千兵马降坛场。起眼观青天,祖师在眼前;起眼观青天,师父在身边。一观便到,一请便来。拜请老君殿前,启教华佗教主,传度开刀接骨,和止血入痛,移凉退热。消痛仙师、隔山入痛仙师、隔河入痛仙师、华佗祖师、真武祖师、尊古仙师、铁牛祖师、雪霜祖师、化骨仙师、接骨仙师、普提仙师,请赴炉前,同在会中,弟子前传后教,香炉头上,叩请祖师本师,教度传度。”张太金一边烧纸焚香,口中念念有词。

  常兴跪在香案前,任凭张太金摆弄。常兴年纪虽小,却知道今天这请祖师非是平常做家家,不能够儿戏。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听张太金念完全听不懂的咒文。像一个牵线木偶一般,听从张太金将各种仪式做完。

  这个请祖师的咒语很长,总共有一千多字。张太金之前就抄录在一张黄纸上,一边念口诀,并唱雅做辑。念完之后,放在香坛前焚烧。

  请完祖师之后,再到三天门下请兵马,也要一边念口诀,一边烧纸钱,并唱雅做辑。

  “一请天兵天将,二请地兵地将,三请三元将军,四请四大天王,五请五百蛮雷,六请六丁六甲,七请七星将军,八请八大金刚,九请九龙九虎。”

  请完了兵马,再回到桌前向香坛请祖师:“观请贤神师祖,付七五祖师,亲身下降,传度学法,要一圣一阴,助吾弟子,敕下灵符法水一碗。”

  卦就是两个半边羊角,张太金随手将羊角卦往地上一扔,两个半边羊角在地上一蹦一跳,正好一个朝天一个朝地,也就是圣卦。表示祖师已经领受。从这一刻起,常兴便已经是名正言顺的接班人。

  常兴才几岁,跪在地上膝盖下也没个蒲团垫着,跪的时间一长,便开始感觉阵阵痛楚,若是娇生惯养的孩子,这个时候只怕已经哭啼了起来,但是常兴却咬着牙,他是担心万一哭了,师父就不教他道法了。

  张太金将仪式做完,这才将常兴扶起来:“孩子,这礼节做完了,待会师父教你画符化水。”

  张太金这一派的道法,入门第一天,得先画祖师威灵符。这符是张太金这一派修士一生之中最为重要的符咒。每次修炼、画符、施法,都要将此符供与香案之上,在祖师威灵符中,书写了炼法之人的姓名与生辰八字。一旦入派,终生不得欺师背祖,否则法力尽失。

  这道符必须有炼法之人亲自书写,所以也是张太金这一派修士书写的第一道符。

  祖师威灵符看起来像结构很复杂的字,但是比一般的字复杂得多。而且画符也是有讲究的。符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符头、符胆、符脚。

  祖师威灵符的符头是三勾,代表三清(道德天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或三界公(城隍,土地,祖师)的记号。

  此符头代表三清道祖,也就是人们说的道德天尊(太上老君)、元始天尊、灵宝天尊、三天尊。这笔画中的三清符头,它象征生气,无中生有之意,又有三才之意,暗合人之精气神,天之日月星,地之水火风。画时用咒为:(1)一笔天下动(中间);(2)二笔祖师剑(左边);(3)三笔凶神恶煞去千里外。

  符胆则是一张符的灵魂,是符的主宰,一张符能否充分发挥效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有符胆镇守其中。书符一般都称为入符胆,入符胆的意思就是请祖师镇座这一张符令之内,把守此符的门户。

  符脚,“叉符脚”,用以结束符胆,结束一张符的书写手续,它也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祖师威灵总符全部用朱砂来画,画好之后进行祭拜,供在香坛之上。

  张太金非常有耐心地告诉常兴如何画祖师威灵总符。常兴年幼,手握着符笔都不停地抖动,而祖师威灵总符非常复杂,比学写字还要难上百倍。但是常兴却双手握住符笔,不让毛笔抖动,然后一笔一划地照着师父说的顺序书写。虽然笔画画得歪歪斜斜,但总算是将符的笔画大概地画了出来。

  张太金见如此情景,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耐心地鼓励着常兴继续下去。

  “兴儿加把劲,画得很好,待会师父奖励好吃的犒劳你。”

  常兴画着画着,握笔的手已经开始酸痛。这也难怪,手使劲地握着笔,不会用巧劲,一只符笔用起来,不会比挥锄轻松。

  张太金画一个祖师威灵总符,最多就是一炷香的功夫。而常兴画这个祖师威灵总符足足花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将祖师威灵总符全部画出来时,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了。双手也全是汗水,连画符的黄纸都被汗水浸透,墨水在汗水浸透的黄纸中扩散,黄纸上画出的祖师威灵符变得略微有些模糊。

  “再在这里把兴儿的名字写上去,再写上生辰八字,这个符就算完成了。”张太金说道。

  常兴已经感觉非常累了,但是答应了师父一定能够吃得了修炼的苦,怎么能够反悔?所以常兴继续咬牙坚持着,照着张太金写出的自己的名字与生辰八字,当图画一个字一个字画在祖师威灵总符的符胆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