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凰不为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另一个声音

神凰不为徒 寞然回首 2109 2020.03.05 20:00

  南宫宸还在滚,却没有喊认输。

  秦朝云无奈地摇摇头:“你给我下的是兽毒、虫毒、花毒、水毒四种混合而成的剧毒,能够瞬间毙命,就算治疗,也很容易留下后遗症,令人经脉寸断、再也无法修炼灵力。

  你应该是知道我的灵力资质,所以才故意下这种黑手吧?那你觉得即墨先生是傻子吗?还是觉得费学究不学无术,看不出你那点破烂玩意?

  所以喽,你这剧毒怎么还没发作呢?

  他们怎么舍得让我一直熬着,不给我解毒呢?”

  秦朝云话都说到这份儿上,南宫宸就算再不甘心、再不愿意相信,也必须面对事实了。

  “认输。”

  这两个字艰难地从南宫宸牙缝里逼出,之后他整个人就像鼓胀的大气球,躺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

  即墨渊出手,在南宫宸的几处穴位点了几下,似乎有一股白气从他身体里往外跑。

  这一次,真的是气球泄气了。原本被撑成肥胖如球的南宫宸,逐渐恢复到正常状态。

  只不过看他的样子,满脸憔悴苍白,肯定是有些后遗症的。

  反观秦朝云,喝完茶,还收了一炉丹药,笑眯眯地凑过来说:

  “这十万灵珠,我就笑纳了。我是平民没什么见识,还第一次见这么多灵珠,该怎么花呢?

  啊,对了,你不会恨我吧?我看到你给我下那种毒,才用了同样的方式。你早点认输不就好了,现在这样,你的三境还能维持吗?”

  “不用你管!”南宫宸气愤出声,掉头就走。他倒是想问问秦朝云是怎么解毒,可现在不成,他气得不想跟这个女人多说一句话!

  秦朝云耸耸肩,收了战利品就准备撤了。

  结果还没等她走出几步,就被阳九梅一把抱住,猛地抛向空中,还有其他几个同学,也跟着阳九梅一起,接住她又抛起来。

  好在秦朝云冷静,自己用灵力稳定身体,才不至于被抛到半空的时候出现什么尴尬场面。

  秦朝云想说:姐姐,你表达喜悦的方式,也太折腾人了吧?

  不过,这种感觉,似乎还不赖呢。还她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

  “我突然,开始有点喜欢上这里了。

  他们不会因为我的身份,也不会因为我的容貌来恭维我,只是因为,我们是同伴,互相依靠、互相支持,这种感觉,很不错。”

  这是秦朝云在即墨渊处蹭饭时,咬着筷子说的话。

  即墨渊已经跟秦朝云说过,他同样是从天外陨石中被发现,跟她一样点亮过宁州城的通天柱。

  只是即墨渊和秦朝云不同,他不知道什么灵界,也对自己从石头中蹦出来之前的事儿,没有半点印象。

  不过秦朝云还是可以肯定,即墨渊就是灵界的人。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送到这里。

  不管怎么说,因为相同的出身,不管是否能收徒成功,两人至少算是朋友了。

  有些话,秦朝云还是愿意跟即墨渊这个,有点闷骚的朋友说。

  “这里,很有意思。人多,热闹。”秦朝云心情有点好,吃东西的节奏都快了些。

  “呵呵。你确实很优秀,值得大家喜欢。”即墨渊不吝啬夸奖之词: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小财迷的人,没想到你居然始终不涨丹药的价格。”

  “我可不是发善心,我这是为了赚更多的钱,给自己做口碑。”秦朝云一点不觉得财迷有错:

  “你堂堂阁主大人,坐拥天下财富,哪里明白我们这些草根平民的辛苦?我们的每一分修炼资源,都需要自己去赚取,不财迷点,以后的路怎么走?

  要是没灵珠,怕是连最基本的灵食都吃不起,只能吃食堂里限量供应的粗糙灵米吧。”

  “你说的没错。”即墨渊点点头:

  “其实你完全可以走捷径,只要拜我为师,成为阁主亲传弟子,通天阁所掌控的所有财富,你都可以支配。”

  “算了,本姑娘卖艺不卖身。”秦朝云摇摇头。

  “……”即墨渊彻底无语,这词,听着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应该是用再某种特殊服务场所吧?

  “反正就是那个意思。”秦朝云心情很好,话都比平时多了许多。

  “那你今天又是如何解毒?我好像并没有看到你服用解药。”即墨渊岔开话题,免得人家小姑娘尴尬。

  “那么低劣的毒,还需要服用解药吗?”秦朝云笑眯眯: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百毒不侵的体质,他找我斗毒,不是送菜吗?”

  看着眼前的女孩,脸上表情生动,眉眼笑弯弯,即墨渊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

  不是不喜欢秦朝云,而是不喜欢此时的自己。

  他感觉此时,好像跟上次初见秦朝云时一样,他的潜意识里,有另一个声音,再操控着他的身体,强烈地呼喊着,让他抓住她。

  不,不可以!

  这不是他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即墨渊不是那么轻易被操控的人。

  秦朝云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他要把她收做徒弟,当亲人一样爱护,才不要听从那古怪的声音,才不要对她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来。

  从秦朝云的角度,只觉得今天的即墨先生很古怪,聊着聊着,怎么就板起脸来,最后居然下了逐客令,冷冰冰地跟她说:

  “吃好了就先回去吧,他们还在等着你。烤箱里的绿茶酥,记得带走。”

  “哦。先生再见。”

  感觉到即墨渊的异样,秦朝云也没继续赖着,撇撇嘴,熟练地打包了东西,两脚抹油,开溜。

  到了院门口的时候,秦朝云还不忘转头,关切地多看了即墨渊一眼。

  即墨渊就那么安静地站在梧桐树下,冷漠却极美,像是一幅生动的卷轴,画中人活了过来一样。这样的风景,不知道比那个南宫宸好看多少倍,气质方面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即墨渊也感觉到秦朝云的目光,他却没有转头,依然安静地站着,眉头微蹙,跟自己心底的那个声音,继续交战。

  “有什么了不起,姐早晚要离开的,才不会被美铯诱惑。”秦朝云嘟囔着小嘴儿,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转头离开了这处小院落。

  等院门关闭的声音传来,即墨渊才猛然抬头,看向秦朝云离去的方向,眸子逐渐变红,口中喃喃:

  “终于,找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