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凰不为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没醉

神凰不为徒 寞然回首 2019 2020.03.24 20:00

  即墨渊认真地点点头,算是听进去了:“对不起,下次,我一定会先问问你。”

  等等,他说对不起?

  他堂堂通天阁阁主,对她这么一个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实力也弱到可怜的初学者,说对不起?她是不是听错了?

  秦朝云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认真地看向即墨渊。

  这一次,不用照心咒,她好像已经看到自己的心,跳得特别快,她下意识地开口:

  “我,当时是有点生气,后来想明白了,已经不生气了。或许,你说的方法也不错。只是我们修炼的方式不同。”

  秦朝云说出这句话,又觉得弱了气场,气鼓鼓地强调:

  “你别误会,我可不赞成你这种不尊重人的做法,我也没打算拜你为师。我已经有师傅了,我不会另投他人门下,就算拜师,也不能是你!”

  因为你是我师弟!辈分不能乱!

  秦朝云刚从黑市出来,脱下那一身黑袍,穿着一套日常的浅湖蓝色长裙,看上去倒是多了几分女孩子应有的柔美可人。

  今日的即墨渊穿的是在学院当先生,习惯的一袭青色儒衫,给人一种略显文弱的感觉。

  他们俩此时四目相对,彼此静默不语,倒更像是戏本里的才子佳人相会、脉脉含情凝望,一切尽在不言中。

  秦朝云有点不习惯这样的感觉,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出言打破这份暧昧的寂静:

  “那个,即墨先生,您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不会真的如封文君所说,手眼通天,随时可以关注我们吧?”

  “差不多吧,你们是通天阁的人,总会有些记号留下,我自然有办法找到。”即墨渊没给她准确答复。

  但是按照秦朝云的聪明,一下子就知道了,她觉醒资质之后,就会得到通天阁办法的资质证明,尤其是她九星通天资质,更是获赠了加持阁主念力的勋章,据说这枚勋章还是一件护身法器。

  而等到入学院,第一件事就是领到一枚象征身份,写着一个大大的一境的一的校徽,等到突破二境、三境,都要去及时更换。

  问题肯定处在这两件东西上,上面必然都有通天阁的烙印。

  秦朝云也不矫情,这是人家通天阁的管理方式,又不是针对她,也没必要太过执着的。

  看秦朝云沉默,即墨渊倒是先做出了让步:

  “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尽量不用这个方法找你。但你若遇到危险,我还是会用。”

  “哦。”秦朝云应了一声,低着头往前继续走。

  哦是什么意思?

  即墨渊也能明显感觉到,今日的秦朝云,好像跟往常不太一样,从任性小丫头,变成腼腆大姑娘的感觉,还真有点不适应。

  他也不知道秦朝云是怎么了,毕竟他也有点心虚,他的强硬做法,可能会招惹秦朝云不喜,他的收徒之路好像更难了。

  哎,走一步算一步吧。

  等等。

  “这里好像,不是回学院的路?”即墨渊忍不住问。

  秦朝云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封文君冕下帮我请假了,所以今天我休息,我要回家喝酒,不醉不休。

  怎样?你又不是我师傅,你管得着吗?”

  “喝酒?”即墨渊眉头微皱,刚想说教一番,突然想起她还是个孩子,现在叛逆的很,又改了说辞:

  “你家的酒还不错,那就再尝尝。”

  “就是,我秦妃娘亲酿的酒,那可是天下无双。”提起秦妃,秦朝云脸上的神色都柔暖了许多。

  似乎是被秦朝云感染,即墨渊的眼神也有些迷离:“有家人的感觉,真好。”

  “你没有吗?”

  “我也是和你一样,被人捡到,他就是我的亲人。只可惜,他已经过世八百多年了。”即墨渊的声音有些伤感。

  秦朝云识相地,没有再问他的伤心事。

  活的太久而不会老,也是一种孤独的悲伤。以前在灵界大家都这样,秦朝云也习以为常。

  可这里是云曦大陆,她若也活个千年不老,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故去,是不是也会像即墨渊一样,孤独?

  不,她应该不会,至少,她还有即墨渊这个,跟她一样怪的师弟。

  两人又是一路沉默,并排走着,一路步行回到素水居。

  素水居门童小春子,看着他们俩一同回来,瞌睡都惊醒了,满脸都是喜色,忙不迭地将两人请了进去,又大声吆喝起来:

  “玉娘,玉娘,小主子和即墨公子回来了。”

  整个院落,因为秦朝云的归来,立刻忙碌了起来。

  玉娘是干练的女人,先让厨房把方便现成的冷菜弄了几盘过来,在后院梨花树下,摆个小方桌,让他们先吃着下酒,之后再陆陆续续上主菜。

  即墨公子一看就是身份尊贵的人,可不能怠慢了客人。

  秦朝云的酒品可不怎么好,喝点酒话都多起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总算她父母将她投入云曦大陆,也同样给她下了禁咒,无法提起灵界的事情,但凡她想说了,总会莫名其妙地忘记自己想说什么,始终无法说清楚。

  秦朝云喝了点酒,也没醉,只是心情豁然开朗不少,就想着找个人倾诉,好好说说她那不负责任的爹娘。

  只要不指名道姓,别人也不知道是谁吧?说不定她抛砖引玉之下,能找到个同样来自灵界的老乡?

  结果被这禁咒弄得,总是忘了说什么,导致秦朝云就有点语无伦次,像是吃醉酒。

  看着语无伦次的秦朝云,即墨渊以为她醉了,也是无奈地摇摇头,强行抢了秦朝云的酒杯:

  “好了,乖,别闹了。天黑了,睡觉觉。”

  “不,我还要喝。我又没醉。”秦朝云不服,有点兴奋地比划着:“我就要说,我不要保守什么秘密。我要好好批判,那两个不负责的,混,嗯哼。”

  她想说神尊的,结果开口就变成了嗯哼之音。

  即墨渊无奈地摇头轻叹:“你这小丫头,酒量这么差,偏偏还爱学大人喝酒。下次可不许这样了,你清醒的时候挺精明,万一醉酒了被人欺负,可就得不偿失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寞然回首

寞然回首

上一章有个细节错误,封文君是灵王,不是灵皇,已经修改过来。

2020-03-24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